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404章:我靠,要不要玩的这么猛
    “杀一半,留一半”,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看着朝廷一众大佬都是脊背发凉。

    交趾国百万人口,秦观这是准备屠杀五十万人啊。

    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成就杀神之名,秦观准备屠杀五十万南越人,比白起还狠。

    在这一刻,无数人称呼秦观为杀神。

    北方成就战神,南方成就杀神!

    说道这里,张澜疆眼睛眨了眨,小心翼翼的说道:“殿下,下官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这么说,不就是想说吗。”秦观道。

    张澜疆被噎的不轻,呵呵傻笑:“殿下您看,以后这交趾道地盘也不少,可人口却没有多少,我听说,您的手下现在还在外面杀人呢,不知道,能不能停一停啊。”

    秦观对外面喊道:“熊二,进来。”

    熊二走进来,行礼后问道:“王爷,什么事情。”

    “薛凡和李常杰最近是什么时候汇报的,数据有统计出来吗。”秦观随口问道。

    “王爷,他们前天派人来汇报过,说是清理了兴安府,杀了大概3万多人,现在总计杀了32万了。”熊二随口说道。

    可是听到张澜疆耳里,却是让他从心底往上冒凉气,手都不自觉的抖了抖,他也是战场上厮杀过的汉子,可是听到三十多万这个数字,也让他有种恐怖的感觉。

    再看看眼前的燕王,只是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

    秦观转头看向张澜疆问道,“还剩下70万南越人,你觉得你管得过来吗。”

    张澜疆先是一愣,随即赶紧点头,“殿下,下官应该能管过来。”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不杀了,毕竟朝廷已经任命你为行军道总管,以后这里还需要你来打理。熊二,通知薛凡、李常杰,让他们停手回来吧。”

    熊二领命去了。

    张澜疆脸上露出一抹放松。

    如果真的将人都杀光了,就算占了这交趾国又能如何,从国内迁徙人口绝对不现实,岭南人口本就少,也没有什么人口可以迁徙过来,还是要靠着这里的人口啊。

    看来这位燕王也不是不听劝,一味蛮干嚣张跋扈,毕竟人家是文人出身的。

    可是当他想到文人这两个字,瞬间又斯巴达了。

    有他这样的文人吗。

    一句话就灭国,再一句话就屠戮五十万人口,纵观历史也找不出这么狠的文人。

    张澜疆交接交趾国事务,秦观闲下来,等李常杰他们回来,就可以准备回南京了,一晃出来也有三个月时间了,时间还真是快。

    几日后,薛凡和李常杰回来,秦观将两人介绍给张澜疆,薛凡是从荆州借来的兵马,是要还回去的,而李常杰手里的两万多人,却是货真价实的交趾兵,黑蛇不可能永远留下来,秦观需要对这些士兵有一个安排。

    最后,秦观安排李常杰的弟弟李常宪成为新的交趾兵统领,归于张澜疆麾下,对能够接收到这样一批悍卒,张澜疆很是高兴。

    车马正在准备,秦观抢劫来的财宝,装了上百辆大车,看的张澜疆直咽口水,不过他是一个字也不敢乱说的,这是人家的战利品,理应由人家带走。

    这些日子张澜疆和薛凡、李常宪几人也混熟了,从他们口中听到一个个好似传说的事情,什么符水治痢疾,什么服用破瘴仙水不怕这南越的毒虫瘴气,听得他都是一愣一愣的。

    一开始他是不信的,以为这些家伙在胡吹,可是当有士兵给他演示,将一把蝎子抓在手里,那些蝎子却好似害怕一般,不蜇不咬,却是一个个玩命奔逃,这才信了。

    张澜疆跑到秦观面前,舔着脸说道:“燕王殿下,下官有一事相求,您看可以吗。”

    “我要说不可以呢。”秦观道。

    张澜疆脸色一垮,他没想到秦观会这么说,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秦观决定不逗他了,“是不是想要符水和破瘴丹。”

    张澜疆一听,脸色露出喜色,不住点头,“下官听薛凡兄弟他们讲了,才知道王爷手段神奇,下官以后要带着兄弟们在这穷山恶水谋事,如果有符水丹药,不知会少死多少弟兄呢,所以下官就舔着脸来求殿下了。”

    “好了好了,说的这么悲情,不就是符水丹药吗,给你一份就是了,你且随我来。”秦观说着,就带着张澜疆来到交趾国王宫一处水井旁。

    这水井是皇宫专门挖的甜水井,平时是供给王族专用的,水井四周有石板雕砌井口,上面还盖有凉亭。

    来到水井旁,秦观拿出一面玉符,用法力催动之后,整面玉符都亮了起来,张澜疆就在旁边瞪大眼睛看着,随后秦观将玉符直接丢入水井,又从怀里拿出两枚破瘴丹丢到水井里。

    回身对张澜疆道:“破瘴丹化开,让士兵在三天内服用,过了三天就没效了,至于那枚玉符,可治疗一些疾病,比如疟疾、内疾等,有人得了此类病症,可以让他喝一杯井水,想来也就好了。”

    玉符可以慢慢吸收灵气,让井水变得灵气充裕,带有治疗疾病的效果。

    张澜疆一听大喜,差一点就要给秦观跪下,这可不是简单的礼物,相当于给了他一口神井,以后可以救治无数人,哪能不让张澜疆欣喜若狂。

    又在大罗城待了两日,秦观队伍正式出发,张澜疆带兵送出三十里。

    至于李常杰,自然是跟着秦观去京城谋事了。

    在梧州,薛凡与秦观分开,薛凡过来再次对这位燕王殿下感谢了一番,这次他因为战功,兵部已经下文晋升两级,让他高兴坏了,而且通过抢劫,他也得到了大批财货,这次是真的大发了一笔。

    分开之后,秦观只带着熊二这一千护卫赶路,更显轻松,两日后来到潭州,却忽然有燕京情报人员找过来。

    “王爷,京城发生大变故,三夫人命我等以最快速度呈给王爷。”情报人员呈上一个厚厚的信封。

    燕京有两套情报系统,一套归军方,由韩玉卿掌管,一套归民用,由洛依人掌管,军方主要对外,民用主要对内,所以这份情报出自洛依人那里。

    秦观惊讶的是,如果不是万分紧急的事情,依人绝对不会让人半路拦他,看来京城确实应该发生了大事。

    秦观打开信封,看完之后也是目瞪口呆。

    “太子储位之争,多名皇子相互攻讦,朝中大臣也有参与,皇城大火,八皇子宋哲联合禁卫军谋害陛下,欲夺取皇位,我靠,要不要玩的这么猛。”

    情报写的很详细,将夺位之战写的像是一部宫斗戏,之后的火烧皇宫更是这场戏的高,潮。

    最后情报上说,皇帝无恙,大怒,杀心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