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704章:你才是我心中的那个魔
    “嗖~”

    秦观雷绝剑轰出,另一个秦观也不甘示弱,雷绝剑对了上去。

    “轰!”

    飞剑在空中对撞,两人旗鼓相当。

    “五雷御剑诀!”

    一个秦观用出雷法大招,另一个使出纵地金光快速躲闪,“轰隆”,刚刚所在地方被雷霆轰出一个大坑。

    “撒豆成兵!”

    被雷劈的秦观撒出一把铜豆,瞬间化作上百个豆兵,这些有着金丹巅峰修为的豆兵一股脑向着秦观冲去。

    “袖里乾坤!”

    秦观看豆兵冲过来,大袖一挥,将这些豆兵收进袖中。

    收完豆兵,一甩手打出一道金光,捆仙绳向着另一个秦观射去,这个秦观不敢接捆仙绳,赶紧使出纵地金光躲开。

    “七彩莲花灯!”

    秦观拿出莲花灯,瞬间放出南明离火向着另一个秦观烧去,神火漫天,另一个秦观身上黄光亮起,五彩烟罗环绕,土葫芦和太乙五烟罗一起将神火挡下。

    “法天象地!”

    “雷绝剑!”

    两人可谓是手段尽出,秦观打的那叫一个累,心魔和自己一模一样,或者说,这就是自己的投影,手段相同,又怎么可能轻易战胜。

    战斗间隙,秦观抬头看向趴在笼子里看着下方的浅浅,发现这妞眼睛依旧通红,显然并没有从入魔状态中清醒过来。

    秦观知道,这里是心魔世界,想要战胜心魔,走出心魔世界,关键还在浅浅身上。

    “当!”

    雷绝剑再次对轰一招,秦观大声喊道:“浅浅,赶快醒过来,我来救你了,千万别入魔。”

    ......

    “喂,傻妞,你还不醒啊,别看热闹了,打架好累的,老子手段都用尽了。”

    “小狐狸,究竟是你渡劫还是我渡劫啊。”

    场中,两个秦观依旧在激烈对战,一个冷静动手,一个却一边打架一边对着浅浅开骂。

    看着那个骂自己的秦观,浅浅忽然笑了,眼中红光开始慢慢消散,神智也渐渐恢复,从入魔状态中退出来。

    “浅浅,醒了没,赶紧啊,我快坚持不住了,我都没发现自己有这么厉害。”秦观还在大声叫道。

    “谁让你刚刚如此折磨我,我的心都碎了,我就不醒,就让他和你打。”浅浅眼中含着泪,笑着说道。

    “那是我吗,那是心魔好不好,关老子毛事。”秦观怒道。

    浅浅嘟着嘴道:“那也是因为,你才是我心中的那个魔,别人根本不可能如此影响我,就连我师傅也不行。”

    秦观累的呼呼喘气。

    “你说的,老子竟然无言以对,既然醒了,就赶紧过来帮忙,咱们两个一起战胜这心魔。”秦观道。

    浅浅站起身,两手抓住牢笼栏杆,随手一扯就撕开了口子,整个人刷的一下飞到秦观身边。

    秦观和浅浅并排而立,就见对面的那个秦观冷哼一声,身体刷的一下变成另外一副模样,竟然是金玲夫人。

    金玲夫人看着浅浅说道:“浅浅,当年,是师傅从大雪域将你带回宗门,就连浅浅这个名字也是我给你取的,如今,你竟然宁可相信这个男人,也不相信师傅。”

    浅浅被金玲夫人一顿斥问,眼神又有些迷茫起来。

    “浅浅,这是心魔所化,不能信他的话。”秦观抓住浅浅的手,大声说道。

    感受到秦观手上传来的温度,浅浅深吸一口气,说道:“秦郎,我不会在迷失了。”

    对面金玲夫人面色冰寒,冷哼一声,“不听为师的话,今日师傅就抓你回去闭关思过。”

    说完金玲夫人一挥手,就见周围忽然多出无数人影,秦观看过去,发现全都是魔修,其中竟然还有秦观认识的,比如被他杀了的魔修尸毗奴,被他打伤的君无梦、采花和尚这些散修。

    “上,杀死秦观,把浅浅给我抓回来。”金玲夫人命令道。

    嗖嗖嗖~~

    无数人朝着秦观和浅浅扑去。

    真正的群殴开始了,无数邪修魔修围着秦观和浅浅攻击,手段百变无所不用其极,秦观靠着诸般手段勉力支撑,比刚刚和自己的心魔对战还要危险万分。

    “轰!”

    一个地仙魔修扫出荡天一棍,秦观逃跑不急,被一棍砸中,好在有土葫芦挡下伤害,不过他本人也被砸出去几百米远,捂着发闷的胸口,秦观刚想回去再战,就见一群邪修已经将浅浅包围。

    下一秒,浅浅被抓,两只手被人控制,向着金玲夫人飞去,浅浅哭着回头对秦观叫道:“郎君救我。”

    秦观咬牙。

    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系统,用功德值消除眼前心魔。”秦观张口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谁也没有听清,可是就在人们不以为意的时候,天上突然降下朵朵金花,金花不大,如桃花分作五瓣,小小的一朵,非常美丽,看不出有任何危险。

    花瓣落下,有人不知是何物,伸手去接,花瓣落在掌心,那人忽然脸上大变,就见花瓣融入身体,下一秒,这人身上开始窜出道道金光,那人啊啊啊的叫了几声,竟然化作金光消失不见。

    众人这才恐惧起来。

    可是金花弥漫了整个天地,他们躲无可躲。

    金花触碰到身上,触碰到头发上,触碰到衣服上,这些心魔所化的邪修就会化作金光消失。

    金玲夫人也消失了。

    抓着浅浅的两个邪修也消失了。

    浅浅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有些害怕这些金花,生怕自己也被化作金光。

    就在这时,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天空,裂开一道缝隙,一道阳光从里面射出来,秦观飞过去一抓浅浅的手,说道:“快,那里可能是心魔出口,我们走。”

    两人飞向裂缝,在穿过裂缝的那一刻,两人同时醒来。

    秦观和浅浅对坐在山洞中,浅浅思维渐渐恢复,脸上露出喜色,一把扑向秦观,“郎君,郎君,我的心魔劫过了。”

    秦观抬手啪的打了浅浅屁股一巴掌。

    “怎么了郎君。”浅浅大眼迷蒙看着秦观。

    “这是对你不信任我的惩罚。”秦观道。

    浅浅钻进秦观怀里,“以后不会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信任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