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1976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大风车呼啦啦的转
    小包是个很随和的人,新人入户,那是得搞个全家欢的,家里的锅太小,叫隔壁警卫班那边做米饭,叫高姨喝些缓解高原反应的药物,休息一下。自己亲手下厨,开始做饭。

    阿绣知道小包爱显摆,就把自己老爹的卤味店熟食拿出来,也不帮忙,去带着无暇几个在新铺的彩塑地板上撒欢,和阿姨们熟识联络感情起来。

    小包算了下人数,警卫班里加上两个小队长,十四个人,卢明明一家肯定得来,四个大人俩孩子加上王十九的妈妈,季小纪和九个女勤,还有高姨,这就得三十人左右,那菜的份量就得用脸盆搞了。

    小包现在功能恢复,就不想自己麻烦了。准备一堆的白搪瓷新洗脸盆,不锈钢桶。关上厨房门,反锁一把,就消失在厨房里。

    2017的慎阳小吃一条街,秋日的午后来了个奇怪的人,开着面包车,在县里最大的烧腊店里,来人一次买了一锅的九只烧鹅,要刚出炉的热的;麻辣小龙虾,要热的,全部都要,店家咧着嘴称了下,一百一十斤,滚烫的龙虾还淌着卤汁热水,香味诱人。酱香猪蹄一次就要人家一锅的,五十多斤。连价钱都没有讲,一算价钱,五千多块,店家看他没法拿啊!塑料袋肯定不禁烫啊!就把四个不锈钢桶送给了他。店家很高兴,这小龙虾里沥水下来,也值这四个桶钱了。三十多块一斤哪!帮忙给装上面包车,小包一溜烟走了。

    下一站,是市里一家酒店,正在待客酬宾模样,几十张桌子排在几个大包房里,出菜的厨师正在装盘,服务员端着托盘,准备送菜,小包手里挥舞着大屏手机,主人一般走进来说:咱们这菜,味道要少放辣椒油,这个季节,容易上火的。

    一个后厨经理上来,陪着笑说:老板,你先尝尝,看这汤靓不靓!

    小包接过个小碗小勺,对着一溜的大不锈钢桶,挨个尝起汤来。嗯!这个鸡汤不错啊!这个是山药炖出来的吧?这个是肚丝黄花菜过辣,放点醋吧!... ...

    服务员开始上盘子菜,后台就空了下来,小包也去前面大厅看着,经理还送他走的,折转回来一看,那八个不锈钢大汤桶怎么不太对劲儿啊?少是没少,只是这不像咱家的桶啊!这汤颜色也不对,尝了一下,顿时就想坐在地上,这是什么东西啊?这可是市委赵秘书的小舅子的妹夫待客啊!这可怎么办啊?

    阿绣见厨房门开了,家里的高压锅还在呼哧呼哧放气,看了看表,已是傍晚六点,就叫开饭。周小联去请卢平夫妇和卢明明母子,顺便把蒸好的米饭抬来。

    家里没有这么大的餐桌,王十九把一个乒乓球大桌子分成两处,又把小包家来客人用的大餐桌和季小纪抬了出来,从储物间抱出来一堆的高原饮料纸箱,摆上碗筷椅子餐巾纸,开始上菜。

    小包上菜和人家卖烧烤的相似,端出来的都是方形不锈钢大盘子,祝黑鸭的卤味叫一班男警卫员顿时就丢掉保持许久的绅士风度,王十九甚至先拈一块卤鸭胗塞进嘴里。对于还是热气腾腾的祝黑鸭卤味,大家选择性的忘掉它的加工过程。只有高姨,诧异的看着三张桌子上的各一大盘卤味,这么多东西是怎样在短时间里做出来的?

    更叫她惊讶的是,烧鹅、小龙虾、酱猪蹄依次上来,接着是大脸盆盛汤,排骨炖玉米棒,酸辣肚丝汤,上面的香菜还是新鲜的,老母鸡炖山药,那味道刚刚好,还在冒热气,最后一盆是米酒蛋花汤,很清淡。

    小包还在厨房忙活,叫大家先吃。卢平说:等小包一会吧!一屋子人就闻着香气,暗自流着哈喇子,继续等着。只有无暇姐弟,她俩可不管别人,也不怕辣,各自对着小碗里的卤味下功夫。

    小包最后叫人端出来六只澳洲大龙虾,这下,惊诧的人更多了,这么大个的龙虾,又这么几个,全须全尾的,家里有这么大的锅吗?

    小包摘掉围裙帽子入席,端起倒好的饮料说:今后,咱们就是一个屋檐下同甘共苦了,这就是缘分,来!为了我们的工作和友谊,干杯!这菜,口味不知道合不合口味,大家不要拘束,还是全部消灭掉吧,大热天里,剩菜不好放啊!

    话没有说完,王十九首先下口,带动男警卫员,启动疯狂模式,另一桌男女混合一桌,男生也顾不上矜持,开始大快朵颐,女生一看,也不甘示弱,在卢明明带领下开始风扫残云。小包自己这一桌上,卢妈和高姨在喂王十九的两个孩子虾肉,小包也在剥虾肉喂无慎,无暇无名已经满四周岁了,阿绣给两个夹菜,放在他们面前的小碗里,他们自己也在啃玉米棒,吃得不亦乐乎。

    军人吃饭速度快,十分钟后,王十九那桌已经盆碗皆空,连小龙虾盘子也没有了,阿绣就笑着把自己这盘卤味和酱骨头端过去,说:也不知道给女生留点小零食!以后有女朋友了可得注意!

    女生吃饭少些,也慢些,那是相对而言,起码比卢妈高姨几个人快许多。桌上几个男警卫员已经听见阿绣的责备,看着小包最后放下筷子,开始收拾桌子,把剩下的卤味小龙虾端过来,送给一班女生,殷勤地说:留着晚上当零食,慢慢吃。

    小包是做饭不洗碗的,看着墙边没动的米饭桶,说:明天,大家要吃剩饭了!周小联!你到仓库那边,给女警卫班拉个冰箱两个冰柜过来,平时放些食物牛奶,好喂几个孩子。拉大点的啊!

    周小联答应一声:是!就出门走了。

    海西特的气候真的有了很大的改变,逐渐演变成自己独特的小气候。盆地中的植被越来越多,栽植的树木逐渐长大,在风中摆动着枝叶。新开辟的绿洲,小农场也越来越多,植物蒸腾效应现在还微不足道,西北大峡谷卷进来的传统季风和东南峡谷带来的雪山冷气交锋,在闭塞的盆地中来回转圜争斗融合,形成更多的云层,在地面蒸腾气流作用下,反复上升下降,就带来三五天一场的不同程度的降雨。

    这种降水给地面植被带来好处,也给人们带来困扰。整个夏天,部分地区一改一往的干燥爽快,变得闷热,甚至还有些潮湿,河边近水地区尤为明显。

    有雨水滋润,各种草籽开始和沙漠植物比着疯狂生长,格桑花遍地开放,向更远地方伸展蔓延。观测站的报告说,草丛里竟然出现了沙鼠和蛇。

    小包是顾不上关注这些事情的,有国家环境气候检测部门在这里,他只是看看变化数据就行了。大量工厂陆续开始进驻工人,电力供应就越发紧张起来。短时期内,核电站暂时是指望不上了,小包关注的是如何尽快建起几座风电高塔大风车,就住进这个悄悄挂牌成立的中国风能利用研究中心。

    风能中心只是一座普通的四层楼房,说白了,就是个工厂的职工宿舍筒子楼,里面一楼的办公室和资料库里,总共才十七八个来自中科院的专家和助手。旁边的工厂区,就是新成立的海西特电气设备制造公司。这里也就是小包的大风车组装车间。原有的四个厂棚和增建的四个高大厂棚子里,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大风车零部件。

    海西特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它是个风力资源丰富地区。风能中心附近,当然要优先建设风电塔,当做试验场来搞。按照技术资料要求,电气公司下面还组建了个专业工程队,七十多个人,和二十多辆工程车,小包进驻风电中心,就带着基建队开始修建地面塔基。

    工厂里有三百多人,他们的任务是把散乱的损坏的零部件整理出来,先按型号把完好的筛选出来,把它们按照功率要求的尺寸配套分开。当时小包收集得过快,那些空中飞舞的东西互相碰撞,损坏是不可避免的。那些弯曲破损的,缺胳膊少腿的,放在以后再修理,制作配件。这里的散件只占小包空间同类物资的一小部分,几百上千座形状尺寸恐怖的大风车那是山高的一堆。

    六月十八号中午,包一秘打电话说张凤芹和男朋友来了,小包说:先安排休息吧!第二天,小包吴文德一家三口赶来了,住进了小包家里,当天下午,他的五岁的女儿发烧起来,阿绣打来电话,出现这个情况,小包就得赶回去了。

    这时,外面已经修建了六处高塔基座,小包和施工队负责人刘玚,风能中心的所长李泽阳,正在看这个基站控制系统小系统建设联网检测情况。小包说:我有事要离开一天,你们先按步骤安装,吊装一个立柱,顶部风机安装要是有困难,就等我回来。

    小包当晚回到家里,盛宴款待自己的小学同班同学张凤芹。

    今晚的主角是张凤芹,他的男朋友罗学文也陪同到场。小包又叫季小纪和老表卢新化夫妇赶过来陪同吃饭。吴文德夫妇却担心自己的孩子病情,他的女儿叫吴薇薇,一直发烧不退,卢明明过来看了,说高原反应问题,用些药物,过一天就好了。小包担心有并发症出现,还是给注射一支基因二号。这种药品存量很多,只是怕引起社会上的连锁反应,没有敢扩大推广。

    见吴薇薇在药物作用下,加上氧气袋作用下,呼吸症状趋于平稳,两口子也放下心来。这次先来三口,岳母还在枫树湾托儿所工作,等这边安置稳妥后再来。

    张凤芹小鸟依人一样依靠在罗学文身边,对小包的这次观工作调动倒是没有什么抵触,能在小包身边工作,她反而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小包不喝酒,阿绣多次代小包敬酒,提起小包当年的事,张凤芹只是羞涩地说:以前的事,记不得了!

    小包待客的饭菜依旧是上次接待女勤务员的那些菜式,对于吴文德几个来说丰盛程度就不用说了。

    饭后,小包开口说:吴文德是学长,张凤芹是学姐,季小纪都是我青梅竹马的伙伴,卢新化是我姑表姻亲,咱们的关系是谁也更改不了的,谁谁要说小包搞什么群党关系,你们不要在乎!对于联想集团的产业,我想你们还没有个全面的认识。集团公司内部,有上百万的员工,我所亲自掌握的公司工厂不到百分之一。对于我小包来说,万分之一的人都不认识。以前的产业我要调整,新兴产业我要抓在自己手里,你们的这次调动工作,是我从员工档案中筛选出来的。我!就是要动用权利,安排一些亲信人员上来,为我分忧,替我工作的,你们愿意来帮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