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定计
    “见过许公!”

    方元略微一拱手,旋即就不客气地坐下,上下打量起许仁来。

    十五年不见,原本忧国忧民的正直愤青,此时已经变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腹黑中年,哪怕见到方元如此无礼,也是不见丝毫怒色,显然城府甚深,让方元不得不感慨岁月是把杀猪刀。

    “原来是尊神来了!”

    许仁见到方元年轻的面孔,不由有些感慨,旋即又是肃容一礼:“尊神对我家帮助良多,许仁在此谢过!这次尊神前来,不知有何见教?但有用得着许仁之处,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元听了,面色不变,心里却在冷笑。

    以他灵觉,当然已经感应到了潜伏在书房夹层中的气机。

    这古色古香的书房之内,此时赫然藏着八名武道好手,外加两个会道术的法师!

    甚至,那八名武道好手身上,都是煞气充满,显然乃从是尸山血海中爬出,精神千锤百炼,鬼都要怕的货色。

    如是一声令下,这书房就要立成绝地,哪怕五变六变之时的他,要在这重重包围之下,迅速杀了许仁突围,也会有些麻烦。

    更不用说,许家自搬迁到此之后,已经连田万亩,依附的佃户武士更是不计其数,拉出上百人的私兵死忠,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就是天意眷顾,崛起的根基所在了。

    ‘看样子,这许仁可真是羽翼丰满了啊!’

    方元心里默默想着,这时却道:“不敢……许公有着天命在身,我这次前来,便是想问一句,时机成熟,许公要动否?”

    “天命?”

    许仁大惊失色,朝西北方一拱手:“我许仁乃是朝廷命官,自然要效忠陛下……”

    但他说到一半,看到方元笑吟吟的脸色,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才想到,对方乃是大妖!根本不吃人类这一套,不由默然,微微点了点头。

    良久之后,才涩声道:“先帝对我有大恩,他国我原不愿谋之,朝廷更替,不过天数,但若关系我人族气运,老夫虽然不才,也必要粉身碎骨,定我人族大兴之局面!”

    果然是混老了官场,将起兵伐主的不忠,掩盖在了人道崛起的辉煌大旗之下,藉口与大义就有了。

    虽然这很假,方元还是不由点头。

    有没有这大义,完全就是不同的局面,可见这许仁也是个有慧根的。

    当然,实际上,自从他举族搬迁,又传播名声,蓄养死士之后,这点心思,在方元面前已经差不多是明镜一般了。

    “那许公准备如何做呢?”

    方元又问。

    “现任知府寇伟,体弱多病,年老昏聩,并且快要致仕,老夫有着准备,必可接任知府,深扎根基……”

    许仁面色一抽,还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

    反正这一屋之内都没有外人,护卫也都是死士,忠心耿耿。

    “如此,必失天时也!”

    方元听了,立即嗤之以鼻。

    大劫发动,就在这几年,居然还想悠哉悠哉地等着人致仕?到底并非潜龙,只是潜龙之父,失了那股大无畏的气魄,与敢将一切推倒重来的勇气。

    “那依照尊神之意,是要我立即发动了?”

    许仁笑吟吟地问着,心里却决定,若此妖敢如此说,必要纠结一切实力,将他灭杀在此!

    毕竟,这时大楚虽衰未坠,冒然起兵造反,不过死路一条。

    “非也!”

    方元胸有成竹地一笑:“许公可还记得自己初来之时的大愿否?”

    许仁一阵恍惚,回忆起自己年轻气盛之时,还有治国平天下的宏愿:“这金泽府唯有两害,一是邪神,二是水匪!”

    邪神上,这十几年清理,已经差不多了。

    唯是水匪,进退如风,平时藏于金庭湖中,如滴水藏海,又极擅水战。

    当然,更关键的是,天灾**,令附近各府灾民流民齐聚,这就给水匪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后备。

    虽然许仁几次出兵进剿,还得了大胜,但不久就复起,直如春风吹又生一般。

    按照他的估计,除非直接拿下金庭湖附近几府,统一协调配合,或许才有根除水匪的指望。

    “莫非尊神来此,有治水匪之策?”

    许仁眼珠一转,大喜问着。

    “以往几次,击败俘虏水匪之后,官府怎么处置?”

    方元把玩着茶盏,在一府之丞面前侃侃而谈,端是从容淡泊,这种气质,令许仁都不由心里一,觉得自己那个天资横溢的儿子都稍逊一筹。

    这时想了想,就回答:“匪首与头目处死,其余俘虏编户齐民,只是我金泽府土地也不多,无法一一安置,多有降而复叛者!”

    “之前,你在官府体制之内,只能如此,但此时,跳出想想,不就什么都有了么?历来起事者,皆以军权为重,这金泽湖藏兵上万,岂非绝佳的兵源?”

    方元笑了笑,直接点破这层窗户纸。

    实际上,这也是天意直接给许廷准备的。

    否则的话,哪有那么容易就崛起?

    “编水匪为兵?这一旦超过额度,与公然造反也是无异了啊……”

    许仁想了想,觉得方元话中似有意犹未尽之处,不由起身,深深一礼:“还请尊神教我!”

    心里,则是一阵恍惚,只觉此情此景,与十数年前,自己下决心,清理邪神之时,何其相似!

    “大楚多水路,这些水匪稍加编练,就是上佳的水军……并且,许公救他们于水火,必得死力!”

    实际上,水军什么的,不过附带,方元的意思就是,大楚数百年,君臣规则的影响还是深入人心,你要造反,哪怕有着族人,附带的力量八成也会动摇,在这时代,大义君臣的名分力量,十分不可思议。

    因此,真要起事,实际上能依靠的力量很少。

    但水匪无法无天,本来便是杀官造反之人,只要能给更好的生活,救他们出苦海,那当真就是性命相随。

    哪怕要将天捅破,也是毫不犹豫,这便是造反军必备的心理素质!

    “这……”

    许仁一下就明白过来,立即就觉得心里大动。

    历代造反起事,一开始最忌的就是心智不坚,一旦动摇,就容易出内奸,兵败如山倒。

    朝廷百年威严,敢立即打破一切者,终究是少数。

    妙的是水匪之中,却多得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之人。

    若能得其死力,倒的确是一招妙棋。

    最关键的,还是藏兵于湖,平时默默无闻,一旦发动,便可沿水路袭击各府,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把握甚大。

    这样一来,便是立即起事,也有了数分把握,能割据一方。

    若再有着天时配合……恐怕夺取天下,也并非梦想!

    “尊神一言,令我醍醐灌顶啊!”

    许仁立即拜下,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有着今日成就,还要多亏尊神当年提点,我愿为尊神建得家庙,四时供奉不绝,还望尊神千万莫要推辞!”

    直到这时,他还以为这方元乃是香火之神,受封的乌龙将军呢。

    “哈哈……我来提点你,只是天命所在,难道你以为我图的这个?”

    方元大笑三声,出门就走。

    只见金光一闪,人影早已消失无踪。

    许仁见到此幕,不由面色一黑,沉吟良久,又拍了拍手:“出来吧!”

    “见过老爷!”

    书房之后,隔墙打开,两个人就走了出来,恭敬跪下。

    “此事……乃我绝密,你知道规矩吧?”

    许仁冷笑数声。

    “请老爷放心,此事绝不会外传,若有丝毫风声外泄,小人提头来见!”

    武士模样的人知道厉害,重重叩首,头皮一片殷红。

    “你们,我自然是信的,下去吧!”

    许仁挥挥手,让武士退下,又看向文生:“申长河,你乃我的谋主,觉得此计如何?”

    这文士身穿青衫,年约三十,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相貌儒雅,带着潇洒之气,闻言不由道:“老爷,我刚才在后面听了,心里咀嚼良久,还是觉得此策大妙,藏兵于湖,一旦有变,完全可以控制附近五府,立即就成了气候……”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讨伐水匪,名正言顺,任凭谁也找不出老爷的错处来!”

    “嗯!”

    许仁捋了捋胡须,显然也是对这点极为满意。

    “只是……这事应当交给何人来办?”

    他看向申长河,似无意问着。

    申长河浑身一个激灵,冷汗顿时就下来了,磕头道:“老爷身为府丞,哪怕知府实际已经理不了事,在这上面也应当避讳,但可以让大少爷上!”

    “大少爷已经考取了举人功名在身,如果立即进仕的话,可授九品之职,各县巡检,乃至代理县尉都可……”

    兵权乃是重中之重,申长河身为谋主,自然不会傻到染指。

    实际上,推出许廷,也是唯一的人选了。

    “嗯……左右天下将乱,考进士又有何用?不如直接授官,这道理,我会去和廷儿说的……”

    想到这个儿子,饶是许仁,也不由抚须而笑,脸上带着欣慰之色。

    此乃他家麒麟子,未来光大门楣之责任,就着落在他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