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九零年代奔小康 > 第五十一章 一日陪伴
    洛老爷子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孙子认真学写大字的样子。

    他抚了抚颌下短须,似乎又看到了孙子新的兴趣点。

    见洛老弟过来接孙子了,夏夏的太公孙老爷脸带笑意地和来人打了声招呼,请他进屋里坐。

    小九看到了他爷爷进屋,只是微微抬了抬眼,还是没说话。

    热情的乖宝宝夏夏仰着圆乎乎的笑脸和哥哥家里的老爷爷甜甜地问好,还像个小大人似的。朝洛爷爷挥着她肉乎乎带着窝窝的小手,学太公招呼客人的时候说的:“老爷爷啊,屋里坐屋里坐,夏夏给你倒水哟……”嘴上边说,还边坐了个“倒水”的姿势,小屁股却坐在椅子上没动。

    问她怎么没倒水来,她还理直气壮着挺着小胸脯说“夏夏写字啊,写字呢……”,直把大家都逗乐了。

    春妮腼腆地和洛爷爷问了声好,又继续埋头写她今天的大字了。

    洛砚麟刚才喝过一碗秦家熬的甜津津、香甜浓稠的美味腊八粥,回忆起年轻时候的事,一时心里又柔软又感伤,看着小孙子认真写大字的脸,不由得有些心疼和自责。

    他陪孙子的时间还是太少了,都没有关注到他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以后他要对孙子更上心一些,既然把小九从他那不成调的父母家接了回来,孙子便是他的责任了。

    小娃娃们的课业还没完成呢,屋里几位老爷子便坐在一块叙话。

    吴向东便把他上午的观察告诉了小九的爷爷,话里话外颇有些激动之色,一脸意外发掘到了人才的兴奋之情。

    洛砚麟听了吴兄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看来,小九的天分远不止智商测验里所测出的那样,还有不少领域有发掘的潜力。

    不过孙子毕竟只有六岁,一下子让他接受这么多知识,会不会给孩子造成很大的负担呢?从刚才吴兄的话里,他听出了吴兄的惜才之心,从之前的交谈中,他也无意中知道了吴兄精通数种语言,可以流利地与欧洲多国人对话,是个不折不扣的语言天才。

    孙子有天赋是好事,但也要看孙子有没有意愿和兴趣来学习多门语言,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孙子,也不想给他太大的学习压力,孙子从小就少家庭的关爱,往事颇令人怜惜,作为爷爷他想尽可能地让孩子能过得快乐一点,有个正常的童年。

    看来这事还要回去喝小九好好商量商量,他也得咨询一下心理系的老付,看看这些各种各样的学习方向和学习任务会不会对他的孤独症产生不好的影响?

    说起来,孙子也不知道和秦家的小姑娘夏夏是哪里投了缘。就他刚进屋的这一会儿,他都看着孙子瞅了夏夏好几眼,就这一时半会的功夫,孙子比平时一两天里搭理他的目光还多呢。

    这个臭小子,不会小小年纪就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吧?

    洛阳爷爷心里笑了笑,觉得自己刚才的念头颇有些荒诞,两个小娃娃,一个六岁,一个四岁,还是不懂事的年纪呢,哪会像大人似的想的那么深呢。

    不过夏夏这小姑娘着实可爱,热情得让人心里暖呼呼的。看着他笑呵呵的小圆脸,心里就很宁和、舒畅,真是个讨人喜欢的福娃娃。

    虽然他只与秦家人接触了这么一两回,但从他们家孩子的言行举止上能看出秦家在家教上颇有章法。

    春妮和夏夏两个孩子一大一小,大的温婉娴静,小的活泼可爱,都是看着就让人欣喜的好孩子。秦家一家人之间的气氛也让人很安心,是值得结交的良善人家。

    想了想,他下午没有其他课程安排,时间还很充裕,看孙子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样子,洛砚麟和两位老哥哥道了声恼,厚着脸皮跟着孙子在秦家又待了半下午。

    其间,就孙子学习的事情,他和吴兄、孙兄认真商议了一番,决定还是先回家探探孙子的意思,再来给吴兄回话。

    今天过来这趟,除了下棋这个爱好外,他又发现了一处与两位老兄的同好之处。

    刚才一聊之下,他发现孙兄在书法里颇有造诣,洛砚麟自己也是个书法爱好者,只是这么多年断断续续的一直没能静下工夫练字,等到老了,又提起了笔,却没那个精力和动力把字练好了。以后说不定还得多和孙兄请教请教,学习一二。

    几位老人相谈甚欢,三个小娃娃那里也十分热闹。

    今天的学习任务都完成啦,靠谱的春妮姐姐便领着夏夏和小九去厨房洗了洗手,然后带着他们一块儿玩。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错,过中午的时候外面有太阳晒着,还暖和的,三个孩子便在院子里玩起了丢沙包的游戏。

    沙包是夏夏的妈妈前几天给孩子们做的,用的是家里不用的废布条,里面针脚密密地缝着,沙子一点都漏不出来。

    带着弟弟妹妹玩了一会儿,春妮颇有些哭笑不得。

    小九每回都只知道把沙包扔给夏夏,她站在旁边。一次也没接着过沙包。

    夏夏这个小调皮,每次接着沙包了,还要藏背后藏起来,每回他还得哄着夏夏,她才肯把沙包拿出来,继续往外扔。

    夏夏人人小力气小,每回沙包都扔不到地方。

    小九就一路追着跑着,凑到夏夏跟前接沙包,不管夏夏扔的多近多远,他都能第一时间抢着。小小的春妮,这时候还不知道电灯泡是个什么东西,但也觉得自己在这个游戏里很多余。于是她便改变了策略,把自己转到了“将军”的角色,在一旁指挥着夏夏把沙包丢到不同的指定方向,和小九比赛,看谁丢得远,丢得准。

    她回厨房找妈妈要了几根细草杆,简单编成了几个绳圈,放在了草坪的四个方向,和夏夏、小九交待了要往她指着的方向扔,看谁最快把沙包扔到了地方。

    小九倒是依旧没吭声,夏夏兴奋得又蹦又跳,用她软软糯糯的小嗓子,开心的喊着:“比赛比赛,我和哥哥比赛哟!”

    这回,夏夏倒是认真了一点,姐姐说“往北扔”,她虽然不知道北在哪,但能看得懂姐姐手指比的方向,就聪明地对准那个方向的绳圈,用力扔了沙包过去。

    这回她的劲儿又使大了一点,姐姐本来想着她力气小,扔不了太远,特地给他放的离脚边近的位置,结果夏夏这局突然小宇宙爆发,一扔扔远了,沙包直直的砸到了正在草窝旁边晒太阳的米糕尾巴边,那动静把小兔子给吓的哦,猛的蹦了起来埋头跑回了窝。

    春泥无奈的抚了抚有些头痛的脑袋,觉得扔沙包的游戏可能有点太危险了,便回屋里重新拿了太公给她们编的藤球,换下了夏夏手里的沙包,免得她扔的沙包再砸到什么花花草草的。换了个道具,夏夏也没闹,乖乖顺着姐姐手比的方向,朝那里扔出手里的球。

    可这球不比沙包有份量,球又轻又飘,夏夏费了老大的劲,也就只把球扔出了一点点距离,离那个指定的绳圈还远着呢。

    她也不泄气,一直扔了四五回,都没成功,眼看着嘴角就瘪下去了。

    妮儿姐姐看不下去了,主动想喊停来着,这时候小九突然动作了,他“登登登”地跑到了放着绳圈的地方,直接把圈移到了夏夏的脚边,夏夏只要微微抬抬手,球就能掉圈里。

    三个孩子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夏夏的妈妈见日头越来越短,外面气温凉了下来,便把院子里玩着的孩子们喊回了屋。

    洛老爷子自觉已经在秦家蹭了早饭和午饭已经够不好意思了,晚饭他们是真不好再厚脸留下了。

    下午3点多的时候,洛老爷子带着自家孙子和秦家人道了别,祖孙两个便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