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十三章:杀蛮
    苏箐远远看到这一幕,绝望地闭上眼。

    三名蛮兵正在猛冲,看到这一幕,全都松了口气。

    狡猾的伤兵,卑鄙无耻的伤兵,不知死活的伤兵......

    “我要吃了他。”光头首领暗暗发誓,“而且要吃干净。”

    就在这时,一道黑光自方笑云之手发出,直扑蛮巫面门。

    蛮巫看到方笑云的举动。他有足够时间做出反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僵硬,眼神痴呆,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黑光扑面,蛮巫大张着嘴巴站在原地,眼睁睁望着铁锥刺入口腔,撕裂咽喉,刺穿后脑,带动身体一起飞翔。

    身体在半空开始消解,皮肤、血肉、经脉,全都化作烟气,缓缓消散。等落地时,已变成一具穿着衣服的骷髅。

    到死的那一刻,他甚至来不及感觉惊恐。

    啊?三名蛮兵目瞪口呆,全都停下脚步。

    啊!苏箐大声尖叫,仿佛又被人摸几把。

    萦绕在头顶上空的乌云翻腾不休,忽而膨胀,忽而收缩,聚合数次后突然以人眼无法无法捕捉的速度凝结出一点,再以无形的方式飞投大地,射入蛮巫的尸体。在此之后,剩余云雾就像失了魂的一样,随风飘散。

    阳光明媚,天空再无一丝异象。

    血气弥漫,地上争斗并未完结。

    方笑云艰难起身,悄悄擦去唇边鲜血,目光睥睨,神情桀骜。

    “神官都被我杀了,尔等区区蝼蚁,还不逃走?”

    三名蛮兵彼此看看,其中两个突然大喊着,以更加疯狂的姿态朝方笑云冲去。

    “死蛮子,没脑子。”方笑云暗骂着,内心充满苦涩。

    ......

    ......

    状态完好时买对三五名蛮兵,方笑云只要谨慎些,有把握战而胜之。现在他心肺皆伤,腿软手麻,对付一个都未必能赢。奈何他吓不走对方,自己也逃不掉,只好奋起精神,提刀迎接最最艰难的一战。

    “我吃了你,我一定要吃了你!”

    光头首领一路上不停大喊。让人吃惊的是,每喊一次,他的身体似乎长高一截,变粗几分。三十米过后,他的身形已同之前对苏箐施暴、被方笑云砍头的那名高大蛮兵相仿,并继续增长。与此同时,他的双眼变得赤红,眼里血丝纵横,让人担心会不会破裂,他的身体上,一块块肌肉拥挤在一起,仿佛扭曲的树根,有些地方的皮肤都被撑爆,凶煞之气混着鲜血的味道,弥漫在战场四周。

    几只乌鸦感受到恐怖的气息,纷纷振翅远离那个凶神恶煞般的身影。对不能离开的方笑云而言,光头首领的变化宛如当头一棒,几乎将他的决心与勇气打散。

    “......狂化......”

    方笑云的声音像呻吟。

    蛮兵很少有人穿盔甲,一是穷,再就是他们会狂化变身,到时盔甲非但保护不了他们,反倒变成障碍,甚至有可能致命。以往方笑云听说过蛮人狂化的恐怖景象,他万万没想到,会在今天、此刻、这种状况下遭遇狂蛮。

    狂化状态,蛮人的身体变大,力量瞬间翻倍甚至更高,他们会暂时失去痛感,身体对刀枪的抗力大大增强,据说有人用刀砍进肉里却抽不出来的情况。

    实战中狂化的蛮兵少之又少,军方提醒士兵注意狂蛮,然而方笑云打了三年仗,也只遇到几次而已。

    “运气真好!”

    可用来安慰的是,狂化的蛮人缺乏理智,打起仗来凶猛霸道,但显得没头没脑。正常状况下,方笑云有七八种法子要他的命,此时却只能叫苦。

    转念间,光头首领像一头巨熊杀到眼前,挥刀时,空气中似有什么东西被震破,噼里啪啦,爆响声不绝。

    “拼了!”

    方笑云起刀来招架,刚一接触便被巨大的力量撞翻,刀也掉在地上。这次不像刚开始那样,他假装力弱实为突袭,一次接触,方笑云清楚地意识到,即便状态最好的时候,自己也无法与狂蛮硬拼。

    无奈方笑云只好拼命打滚,所幸光头首脑用力过猛,收不住势向前冲出好远。

    “你杀了大神官!”第二名蛮兵随后赶到,嘴里也在大叫:“是你,就是你!”

    “快逃。不然连你也杀。”方笑云大喊着再次翻滚。

    “我不逃,我要为大神官殉葬!”蛮兵大喊着又是一刀。

    “那敢情好。”方笑云内心苦笑,一边匆忙躲避。这次他的动作不够快,刀锋掠过,斜肩带背撕开一条血口。

    虎落平阳......

    方笑云心里暗叹,余光看到光头首领转身,索性顺着斜坡一路向下。

    斑斑血迹染红草皮,光头首领追过来,嘴里大喊着要吃人。斜坡之下,最先动手、一直在追的那名蛮兵堵住去路。

    啊啊啊啊!

    刚刚发生的事情难以置信,这个蛮兵至今有些糊涂。方笑云狼狈不堪滚到其身前,他却只会大叫,全然忘记了该做什么事。

    机会!

    方笑云挺腰提腿遏制住翻滚势头,奋力一脚蹬在其裆下。

    嗷!

    蛮兵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双手捂裆,弯刀脱手。

    方笑云及时接住,深吸一口气后艰难转身。

    “我要吃了你,我一定要吃了你!”光头首领首先冲过来,仿佛吃掉方笑云是其毕生使命。

    “看法宝!”方笑云掏出一包粉末洒向对手。

    白雾弥漫,光头首领全然不知道回避。转眼间,他的双眼被烧出血水,嗷嗷怪叫着如同受伤的野兽。令方笑云感到无奈的是,狂蛮似乎具有一种奇妙本能,不依靠视觉也能锁定对手方位,方笑云几次腾挪闪身,非但无法摆脱,反倒连连遇险。

    “吃了你!”

    “日你姥姥!”方笑云也毛了,提刀准备殊死一搏。

    搏命关头,忽听一个尖锐、冷厉、包含无穷愤怒与仇恨的女声。

    “去、死、吧!”

    火光绚丽,在空中画出致命弧线,瞬间将光头首领吞噬。背后的田野里,苏箐缓缓升至空中,双手虚抱,凝聚出一颗更大的火球。

    “留活口!”方笑云奋力大喊。

    ......

    ......

    苏箐无视方笑云的呼喊,杀死光头首领之后,直接四方火球将那名不停叫嚷的蛮兵烧成灰烬,满足了他的殉葬心愿。

    连杀两人,苏箐心里依旧充满怒火。她看一眼倒地捂裆不停哀嚎的蛮兵,再狠狠瞪一眼方笑云,之后便走到斜坡角落,坐下来抱着膝盖发呆。

    方笑云注意到她脸上残泪未干,表情空洞,行走时脚步踉跄,好几次险些滑倒。

    “干吗这样瞪我......算了算了,幸好还留下一个。”

    心里暗暗嘀咕,方笑云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息。这种时候他不想为一个蛮兵纠缠,而且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事情必须弄明白。

    蛮巫亡,封印自动解除,应该就是苏箐恢复战力的真相,这件事推导起来不难,难只难在最初。

    蛮巫为何会死?

    方笑云只记得当蛮巫朝自己施法,眼看就要取他的命,绝望之余,方笑云的脑海一片空明,也可以说一片空白。

    他抽出铁锥,扔飞刀一样投向蛮巫。

    长期养成的习惯与本能,方笑云朝铁锥灌输元力,目的并非将其激活,而是觉得自己就要死了,辛辛苦苦积攒的元力不能浪费。

    铁锥化龙,一举将蛮巫钉穿杀死。方笑云震惊、狂喜之余,元力被彻底抽空,连带身体里的水分、甚至包括灵魂都仿佛被吸走。

    从未经历过那样的空洞与干涸,方笑云瞬间昏迷,又在瞬间被某种刺激唤醒。恍惚之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似乎多出什么东西,来不及思考,便迎来与蛮兵、以及狂蛮的苦战。

    好在苏箐恢复战力,及时出手。

    回想这一切,实在太幸运了。

    可是原因呢?明明做不到的事情为何突然间实现?方笑云清楚地知道,战前他的状态并非完好,元力也没有恢复。

    莫非突破了?!

    这个念头刚一生出就被否决,原因很简单,即便梦想成真,也只是极限得到突破,元力依旧需要慢慢积攒。换个说法,小桶变大,不代表桶里的水位马上提高。

    再有,蛮巫为什么呆愣着被杀死?方笑云不清楚那个蛮巫何种水平,但他起码比苏箐强大。铁锥只是一阶法器,岂能让他无招架之力?

    诸般疑惑充斥在心头,等到体力稍稍恢复,方笑云从衣服上撕几块布条,将其牢牢捆死。做完这件事,他把头枕在蛮兵的腰上,一边呼呼喘着粗气,重头细细思量。

    几处细节慢慢浮现,方笑云想起来,当蛮巫第三次施法,自己的心仿佛被锤子狠狠砸中,瞬间裂成几块。然而就在同时,胸口处出来一股暖意,将重击抵消大半。

    镜子!

    他赶紧伸手入怀,摸到镜子完好才放心。

    找到关键,方笑云的思维慢慢通透。他想起来,当重击发生时,此前并不饱满的泥宫突然膨胀,仿佛要炸裂开。当时方笑云连遭重创,注意不到这些变化,而且他当时拼命朝铁锥灌输元力,肿胀只维持片刻。

    也是镜子的功劳?唯如此才能解释元力为何突然间增多。

    蛮巫发呆多半也与此有关......无论他用的什么方法攻击方笑云的心脏,都与镜子发生冲突,进而导致身体失控。

    反复回想,方笑云越来越相信这就是真相。

    “宝贝啊!”

    狂喜之余,方笑云微微有些遗憾。他还是没能突破,未来并没有因此改写,换个角度,这样恰恰证明资质无法更改。

    镜子救了他的名,今后遇到修行者、蛮巫之类的人,多多少少有一点周旋余地,不会像这次费尽心机,到头来全是空。

    “死老头早不对我说。”

    心里恨恨骂着,方笑云坐起来,随手拍拍蛮兵的头。

    “歇够没?咱们聊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