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二十二章:逃兵的麻烦
    无论战术还是战略层面,那支狂沙骑兵都必须解决。

    他们以抢掠烧杀制造恐慌,周围几大州郡民生不安,用不了多久便会荒废,城市则因为涌入大量人口被拖垮,势必会反过来影响到军队。

    狂沙一族善养飞雕,这种猛雕是信鸦的天敌,一路放飞,各地守军之间的空中联系通道被掐断。此外,狂沙骑士得到蛮人的指引,遇到难以躲避的围堵,他们一头扎进山里,再出现已经跳出包围圈之外,有时还会掉头反咬一口。

    这就是蛮人与狂沙骑士合力的恐怖效果。以这种方式,狂沙骑士连过两郡,地方驻军打不过他们,西部大营抽调不出军力追入内地,而且追不上。无奈之下,他们通报西南大营,寻求这边的帮助。

    一旦他们与古越军汇合,后果极其严重。

    该怎么做呢?

    要歼灭一支来去如风的骑兵,首先要做的是限制,方法无非围追堵截四个字。西南大营谋划中,苍云守军肩负着极为重要的一项:截。偏偏赶上这边大败,指望不上了。

    “苍云新败,士气低落,军力不足。”苏箐轻叹一声,“余大年宣称他的职责是守卫州府,没能力对付远道而来的三万狂沙。”

    “明智的判断,聪明的选择。”方笑云说道。

    “胡说什么。”苏箐忍不住皱眉。“一支轻骑加入就有这么大威力。等那三万人杀到,后果不堪设想。”

    “不是还没来嘛。”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幸灾乐祸。

    “少说点风凉话。好好想想如何才能解决问题。”苏箐很费力才压住火气。

    方笑云本想说我是逃兵不是将军,没义务为这些问题烧脑。忽想起老铁的那些话、王老头的面摊、四妞的死,等等诸多事情,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你真看得起我。”

    “那就别让我失望。”苏箐认真道。

    你尽管失望好了。方笑云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余大年说守卫州府,是不是指聊城?”

    “你早知道会这样?”苏箐轻轻挑眉。

    谁不知道啊!方笑云连连摇头。

    “我瞎猜的。”

    “你认为余大年勾结虎威,故意战败?”苏箐神情慢慢转冷。

    “等等!”方笑云赶紧打断:“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苏箐冷冷说道:“是你说想命令他,必须先吓住他。如果不是勾结虎威,余大年如何敢抗命?”

    “我可没说过他会抗命,还有那个什么勾结。”方笑云万分后悔那时候多嘴,可惜时光无法倒流。“你,你想害死我!”

    “那就解释一下,‘不好相处’是什么意思?”

    “余大年为人还算不错,但作为将领,他不够称职。”

    “什么意思?”苏箐一时难以领会。

    “同样过程,两种因果。”方笑云不肯把话挑明。

    苏箐仔细想想,渐渐明白了他的意思。

    余大年战败,导致苍云州的局面难以收拾。为了不受责罚,他有两个办法挽回,一是向西南大营求救,二是向聊城求救。

    前者试过,行不通。苏箐的到来令余大年的希望彻底破灭,当他知道自己非但得不到援兵,还要承担无力承担的艰巨任务,便有了抗命的念头。

    转投聊城,请虎威将军来。等到战局扭转,虎威将军战功赫赫,余大年也由败将变为功臣,届时他与西南大营的关系,与虎威将军的关系,虎威将军与西南大营的关系,还苍云州军政,都将是另一种模样。

    余大年清楚后面的变化,因此需要很慎重地做出选择。

    苏箐倾向于“余大年与虎威将军早有勾结,故意战败。”,方笑云判断他被逼无奈。虽说是一件事情,但由于起因不同,关乎到对余大年的基本判断。

    “讲话要有根据。”苏箐压住急躁的心情,“为什么说余大年不称职?”

    “作为主将,他打了败仗。”

    这个理由简单粗暴,让人难以反驳,但也很难信服。任何战斗都有输赢,输的那方将领一定不称职?

    “这次战斗有很多突发状况,失利的主要原因是对手变强。如果余大年不是故意,怎能怪到他头上?”

    “料敌不明,算不算失职?”

    和之前一样,这个理由冠冕堂皇,让人无话可说。苏箐知道方笑云很能胡搅蛮缠,不愿这样辩下去。

    “来点真材实料。”

    “多的是。”方笑云侃侃而谈:“开战前有很多不同往常的变化,最明显一条,古越军队居然大张旗鼓、气势汹汹地朝州府进军,丝毫不害怕在平原地区作战。我在苍云打了三年,从没见过他们这样做,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这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有所持仗。”苏箐若有所思。

    “还有别的。”方笑云说道:“古越对蛮兵的运用,以往都把他们扔到乡间穷苦之地,这次却故意放到那些富裕地方。”

    “这能说明什么?”苏箐有些困惑。

    “古越军队毕竟代表国家颜面,不会做得太绝。蛮兵不管这些,他们天生残暴,不计后果,走到哪里杀到哪里。”

    “然后?”

    “那些被抢、被杀、被烧的富户、家族、地方官员大多有来路,事情发生后,压力最终会传到军队,转到余大年身上。”

    “以暴行逼迫余大年出兵。”苏箐思考着。“守土有责,余大年怎能坐视敌军为祸?”

    “扛不住压力,当什么将军?”

    “难道任由敌军胡作非为?”苏箐忍不住反驳。

    “不马上出兵决战,不代表只能死等干看,可以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怎么知道?”方笑云理直气壮:“我又不是将军。”

    苏箐很无语,她发现这家伙像个挑事的,看热闹的心态。

    “追错是日后的事,眼下该怎么做?”

    “虎威将军出马,别人什么都不用做。照我看你也别费劲儿,回去把情况报告一下,妥妥的功劳到手。”

    大宇王朝六大神将,虎威将军是其中之一,麾下玄军实力强大,所向无敌。倘若他全力出击,苍云州的局面瞬间就会发生根本性转变。

    值得一提的是,虎威神将与别的神将还有不同,因为他姓赫连,神将之外还是侯爵,有世代传承的封地。

    这些事情,方笑云并不十分清楚,但他隐隐意识到,倘若虎威将军扭转乾坤,平定苍云,甚至将那后续狂沙骑士歼灭,西南与东南、朝堂之上,都会有变化。

    苏箐比方笑云更清楚这些,态度极其坚定。

    “不能让虎威插手苍云。”

    ......

    ......

    虎威神将要做的事情,区区一个明窍女孩竟然说不准?

    方笑云看傻子一样望着苏箐,尽量放缓语调:“苏姑娘,苏仙子,你是特使,可不是钦差。人家一个想归顺,一个想招揽,愿打愿挨,情投意合......”

    “别再胡说了。”

    像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苏箐头一回不觉得厌恶,相反有些温暖的感觉。

    “之前你告诉我,想命令余大年,得先吓住他。”

    “我和余大年有仇,想陷害他。”方笑云毫不犹豫说道。

    内部倾轧比战场上的敌人更可怕,方笑云对此领会不深,但他明白一条:大人打架,小孩儿没资格插手。虎威将军这种级别的人物角力,小兵最好能避而远之。

    “按你说的,我已经吓住他。”苏箐已经很了解方笑云,对他的表情视而不见,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很好。说明他害怕统帅,对军规尚有敬畏之心。”方笑云随口道。

    “余大年怕的不是统帅,也不是军规。”

    “那他怕谁?”方笑云脸色慢慢转变:“不会是你吧?”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苏箐静静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姓苏。”喉咙里像是堵了东西,方笑云渐渐说不下去。

    ......

    ......

    同行数日,方笑云问过苏箐的名字,也曾试探其出生来历,苏箐只回答他自己姓苏,其余皆不肯说。方笑云不想她怀疑自己有觊觎之心,没再深究。

    救人是乐意,护送是交易,不打算结交也不想结仇,何必在乎别人是谁?方笑云觉得自己行为潇洒,如今却忍不住痛骂三百遍。

    “我姓苏,姑苏的苏。”

    相识以来,苏箐首次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我的名字叫苏箐。”

    大宇是神州历史最强大的帝国之一,不仅有代表人类最强者的四大圣人,还有极为强大的中坚力量,譬如在修行领域,三宗四门是最最主要的部分。

    密云宗,忘忧谷,秀女峰,各自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三宗弟子相加,相当于神州半壁江山。

    三宗之外有四大族,虽不像三宗历史久远,但有圣祖扶持,皇室力鼎,经七百年发展,实力比三宗犹有过之。

    姑苏是其中之一。一手创建苏氏的老太君是圣祖时期的人,如今依然在世,大宇数千里土地,数万名修行者,她是所有人的老老老.......老前辈。

    这些信息从脑子里闪过,方笑云的脸像苦瓜。

    “......你该早点对我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