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三十六章:挥戈(四)
    刀光起时,赤魇后退的那只脚将落而未落,心神将定未定,处在最最尴尬、最最难以应变的时候。由此可知,之前两次抛人的举动是故意为之,事先算准了赤魇会后退,并且知道他会落脚于何处。想远一些,巨灵王藏身之处与方笑云所在位置是精心设计的结果,赤魇到来后的反应、双方的距离、以及之后的应对与修正,几乎全部符合预期。假如赤魇事先没有找蛮兵了解战况,可能连巨灵王的存在都不知道

    算得极致,应变得法,这是一次完美的偷袭。以巨灵王的强大实力,没有多少人能够逃脱。

    方笑云却不敢这样想,尤其当他看到赤魇神色如常,唇边泛起不屑冷笑。

    “无知小儿,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本座?”

    “我以为,你快要死了。”

    方笑云大笑,拔刀,提步,一往无前。

    ......

    ......

    刀光来自地下,未曾破土,森冷的气息已将周围泥水冻结,沙石如冰坨飞射升空,转眼间将赤魇的身形吞没。

    赤魇忽然张口,一股灰白色的浓烟应声而出,随后像活物一样蠕动,盘旋,扩散,转眼间覆盖全身。爆射的泥沙与冰坨朝已经被浓烟包裹的赤魇没头没脑地乱打。“噗噗噗!”一阵密集地声响,不知道发生多少次碰撞,也看不到结果。

    寒冽刀光切进白烟,相似的“噗噗”声更加密集,难分先后。如此凶猛、凌厉而且巨大的刀竟然不能一挥而过,反倒像一根泥潭中搅动的棍子,阻滞难行。

    刀光照亮方寸之地,只见赤魇身上“长出来”无数双手,形貌千万,栩栩如生。它们当中有人手也有兽爪,有的关节粗大,有的细腻丰满,有的修长有力,有的细嫩如婴孩。现形之后,它们有的挡,有的抓,有的挠,有的扯,竭尽全力阻止刀势前进。

    那股让人心烦气躁的气息骤然加重,周围传来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尖叫,水鸟乱飞,蛙声凄厉,水里的鱼、地下的虫儿都纷纷逃离。

    “咒怨之气!”

    方笑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透着危险而冰冷的光。白烟中的每一双手代表一个不同的人,他们承受非人折磨,经历种种惨事积累怨气,并在临死前以灵魂制造毒咒,才能将怨气转化为实质,长久保存。

    这显然不是自愿发生。

    巨灵刀霸道凶猛如虎,刀光自地底升至中腰之地,竟然没有沾到血。那些手则如狼群,齐心协力,连绵不绝。刀光如劈练将无数手掌斩断、震碎,震碎之后的白烟再度凝聚成手掌,又一次猛扑上来,反复来回,无休无止。

    被无数手掌包围的赤魇仿佛变成烟雾,根本见不到实体。

    此时,咒怨之气开始逐步显露威力,在无数手掌的拉动、阻拦下,刀势沉重,刀芒渐灭,露出巨灵刀的真身。看到它,狼群仿佛嗅到鲜血,潮水般扑上去,里三层外三层,将其缠到密不透风。

    “嗷!”

    巨灵王刚刚冲出地底,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不由自主大吼起来。他与刀之间不仅仅是人与武器的关系,还存在心神关联,咒怨缠上刀身,感觉如同蚀魂腐骨。那些手掌与魂魄、神念一样无形无迹,通过巨灵刀,已经和巨灵王死死纠缠在一起,让他连弃刀都无法做到。

    过程描述起来麻烦,实际发生得极快,从巨灵王突袭到结束,充其量眨眼两三次。作为巨灵王的帮手、援军,方笑云甚至还没有发动夹击,战斗已经有了结果。

    “好一把刀!”

    胜券在握,赤魇的声音自无数手掌从传出,听起来有些怨愤,有点振奋,此外还有一点虚弱。

    “本座决定了,保留你的神智,将你变成本座的刀奴。”

    二次狂化的巴郎不能硬扛巨灵大刀,赤魇也做不到毫发无损。要控制那些由咒怨之气转化的手掌,他同样需要投入心神,在这场以心神魂力为主的交锋中,他的损失一点都不比巨灵王小。只不过赤魇以此为战,自有应对之法,巨灵王则习惯了大刀砍人,对此毫无准备。

    赤魇发现自己低估了巨灵王,从刀中判断,巨灵王似有余力没能发挥,其状态并非最佳。

    这样才更加难得!假如没有今天这场事故,上哪儿去找这样绝好的机会。

    “你忘记了,还有我呢?”方笑云提刀冲来,一路上都在叫嚣。

    “你?”

    藏身与白烟之后,赤魇的声音充满不屑:“你的实力太差,没有资格成为刀奴。本座只能让你......”

    “我能做你爸爸。”

    方笑云大笑,挥手三十七重法术连击。

    嘶!

    白烟中赤魇两眼发直,无法相信看到的一切。

    火球术的威力不足以吓坏人,关键在于施法速度......实在太快了!

    三十七颗火球连爆,用时仅呼吸间。

    “这不可能!”

    赤魇很快意识到对方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凝聚这么多火球,那就是神符。即便用符,依然快到没有道理,甚至比施展出来更让人难以置信!

    况且神符不是破铜烂铁,这个修为低得可怜的家伙如此奢侈,难不成他爹就是符师,而且是神符师?

    所有神符都叫神符,但不是每个符师都能挂上“神”字,需要根据制符的水准而定。神符师的火符威力能与正宗修行者施展出来的火球术相比,甚至超出,差的只能摆摆样子,点火烧柴没问题,想把人一下子烧死、甚至融化钢铁,门儿都没有。

    赤魇的眼光何其毒辣,一眼便能看出那些火符威力。粗略评估,与明窍期施展的火球术相当。

    三十七位明窍同时发动,谁敢小觑?

    大惊失色的赤魇并不知道,方笑云修行接近四年,至今没有施展过一个火球。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所有初级法术当中,方笑云最想学成、用时最多的就是火球术,千万次修炼至今无结果。如果不是这次事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够引动火符。他的元力仅够施展几个初级法术,但用来做引子的话,百八十次不成问题。另外他有一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快,超乎想象的快!

    信与不信,火球已经到了,偏偏此刻,赤魇与巨灵王的心神之争极为关键,不愿也不敢轻易放手。

    “借来之物,无根之水,岂能奈何得了本座。”

    烟雾中赤魇暗暗咬牙,全力催动咒怨之气向巨灵王攻击,对那三十七颗火球置之不理。

    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

    ......

    第一颗火球冲入烟雾,就像燃烧的木棍丢到水里,嗤的一声灭掉,与此同时,白色烟雾之中冒出一股迥异的青烟。

    赤魇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忍不住叫出口。

    啊!

    一张口就再也停不下来,足足三十七次。

    “啊啊啊啊啊啊......真阳之火!”

    喊出真阳之火的时候,声音由吃惊转为凄厉,进而变得惊恐。转眼之间,密不透风的咒怨之气出现三十七个冒烟的窟窿,如同开在密室的三十七个烟筒。周围那么多咒怨之气化成的手掌,没有一只敢填补进去,而是纷纷逃跑,如避蛇蝎。

    赤魇的身体也显露出来,赤足焦黑,麻衣破碎,不少地方冒着火星。狼狈不堪的他脸色不再从容,尤其当他看到烟筒周围的咒怨之气仍在以不可逆转的趋势消解,更是急火攻心,暴跳如雷。

    “竟然是真阳之火!”

    真阳之火既昊阳之火,火中之王,专克污秽,咒怨之气遇到它,就好比阳光下的春雪,哪有不化之理。问题在于,这种火珍贵到无以复加,极难掌控,哪个疯子会把它炼入神符之中?

    假如不是在这里使用,这些火符了不起增加一点点威力,根本是暴殄天物!

    从头至尾,赤魇丝毫没有怀疑过方笑云与之有关,方笑云自己也莫名其妙,但他知道这是绝好的机会,赶紧抓住机会大喊。

    “看我八荒**真阳无敌大火焰刀!”

    说着再次挥手,这回丢出来的不是火符,而是释放着流水般光芒,看到便觉得心胸为之一空,神魂安定。

    赤魇当真被吓一跳,等发觉颜色不对,才意识到上了当。

    想想也对,即便真有神符师做爹,也不会有那么多含有真阳之火的火符。

    “小畜生,本座将你碎尸万段!”

    见不到那位神经病一样的符师,滔天怒火只能朝使用者发泄。暴怒中赤魇忽略了一件事,方笑云虽然击破咒怨,可他依旧是那个实力低微、连一个火球术都施展不出来的初级修行者。

    赤魇真正的对手是巨灵王,刚刚心神受困,但没有被降服的那个狂野刀客。

    “嗷!”

    来自苦寒之地的刀鸣,骤闻好似荒原上的狼嗥。巨灵刀猛烈颤抖,刀身浮现出朵朵冰霜,周围的气温急剧下降,仿佛严冬从北国搬到极南。下一刻,无数冰花飘飞,冰寒之气将咒怨化成的手掌冻结,彼此碰撞,碎成千万。

    至此,由咒怨之气凝聚的囚笼千疮百孔,再也无法成形。

    “噗!”赤魇张口喷出鲜血,未落地便在寒气中结成冰。

    “阳关三叠!”脱困的巨灵王高高跃起,怒吼挥刀。

    “这货只会打架,不懂杀人。”方笑云心中暗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