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五十一章:方统领的方
    “将军明鉴。”激动加惊慌,方笑云的声音微微颤抖。“我的老家在中州,离此上千里远,我的父亲......”

    “既无蛮血,为何能狂化?那名实力强大的蛮奴,地荒族前少主,他为何宣称你是他的主人?”将军淡淡的声音道。

    “这个......”

    方笑云不知如何回应,心里大骂巨灵王与阿吉,同时偷偷看一眼苏小月与苏箐。

    正为难时,旁边传来轻笑,纸扇“啪!”地敲在掌心。

    “我没说错吧。此人怀疑两位不替他保守秘密。”

    听到这句话,方笑云心知不妙,进而生出怒意,没等他开口辩解,苏小月已经笑着开口。

    “一个兵痞,小王爷何必与他计较。”

    “仙子误会了。”小王爷微微颔首,温和的声音道:“无忌只是替箐姑娘担心,和这种人走太近,弄不好有损苏氏声誉。”

    “有劳小王爷担心,我有分寸。”苏箐在一旁淡淡说道。

    “如此甚好,无忌......”

    后面的话方笑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只剩下那句:这种人。

    这种人是哪种人?

    我怎么就成了这种人?

    他凭什么这样讲?

    以往在军营,方笑云常常惹是生非,给人以莽撞、愣头青的印象,真正了解他的人知道那是假象,每当大事临头,方笑云极少冲动,相反能够忍受轻蔑与羞辱。他自己的话叫“无视”,有人瞧不起我,瞧不起就瞧不起,只要不来惹我,侵犯我,管他怎么看、怎么想。

    这种心态帮他避免很多麻烦,方笑云一度认为自己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然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听到小王爷的话,心内一股无名之火,难以自持。

    丹田处,方方正正的太阳微微震动,此前试图占据主导的意志竟又浮现出来。它就像一头被冒犯的雄狮,低吼着,咆哮着,给方笑云带来更多勇气与冲动。

    “呵呵,我......”

    前方的身影变得模糊,方笑云摇摇晃晃,样子仿佛喝醉酒,他抬腿、迈步,想要走到那群人中间,重新回答之前的问题。

    忽然一股微风吹来,柔和的力量阻止其前进,伴随着清凉的感觉。

    方笑云的神智为之一清,愕然抬头。

    “内息紊乱,心浮气躁,兼有内创未愈,灵台混沌。再不静心,容易走火入魔。”

    大大的眼睛会说话,一边眨啊眨的,看着让人头晕目眩,送过来的警告却如同老树扎根。

    方笑云用力晃晃自己的头,咬紧牙狠狠记住那句话中间的两个字。

    入魔!

    这才是大事!与之相比,狂化根本不值一提。

    “狂化?不知道那样叫不叫狂化......”

    既然推不掉就干脆耍赖,方笑云的思维渐渐清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因为我杀的蛮人太多,被传染了?”

    这样的回答十足荒唐,却让人无话可说。军中经历有案可查,方笑云从头到脚沾满蛮人的血,谁都无法把“通敌”“内奸”之类的帽子朝他头上乱扣。

    “至于阿吉,他是这么回事......”

    简要将事情经过描述一遍,因不清楚巨灵王如何讲,方笑云尽量实话实说。

    “按照约定,杀死赤魇之后,阿吉可以自由离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讲。”

    “啪!”

    纸扇再次击在掌心,小王爷回过头来,神情微冷。

    “你与蛮族贡嘎私自立盟,还放他自由离去?”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弄不好就是砍头之罪。方笑云讲述经历时已有准备,回答毫不犹豫。

    “当时联手为的是杀敌。赤魇死后,狂沙骑兵杀到,巨灵王只顾背着我逃亡,既无时间也无能力处置阿吉。”

    “那么现在呢?”

    “阿吉本可以自由离开,但是他没走,还在路上杀过不少狂沙骑兵。我想,他现在的身份是降兵。”

    不等小王爷开口,方笑云接下去道:“是杀是放,当由将军处置。”

    甩锅,合情合理而且合军法。小王爷敛去随意的表情,认真地望着方笑云,仿佛要用视线把那张脸画到脑子里。片刻后,正当周围人担心时,他忽然一笑,转向虎威。

    “将军的意思?”

    虎威将军沉默片刻,淡淡的声音道。

    “兵不厌诈,无错。”

    “既然是诈,事后当......”

    “言而无信,小人所为。”

    这句话太重了。小王爷神情微滞,脸色一下变得通红,显然他对此没太多准备,想要说点什么,虎威将军轻轻摆手。

    “阿吉之事,表明蛮族内部不合,于我方有利。此人杀不得,也不能随随便便放掉。”

    不再理会小王爷,将军朝方笑云看过来:“本侯账下正好缺少一名蛮奴,那个阿吉,方统领愿不愿意把他送给我?”

    周围气息生变,小王爷俊美的面孔浮现阴云,旁边苏箐拢肩低头,双手因为紧张握成拳头。

    苏小月的脸失去笑意,黑漆漆的眼珠滴溜溜地转。

    众人视线集中到方笑云身上,只见他不停地用手挠头,脸上一副完全听不懂的表情。

    “将军看上阿吉,是他的造化,直接问他愿不愿意,或者干脆下道命令就好。何须问我?”

    “认主之奴为私财,本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落人口实。”

    从虎威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可称得上交心之语,但凡有点脑子便能体会到其中诚意,偏偏方笑云傻不愣登,犹自追问。

    “非得我同意才行吗?”

    “方统领该听过‘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虎威将军加重语气道:“必须方统领同意才行。”

    方笑云认真听着这句话,心里觉得“必须”二字应该换到方统领之后。

    “这样啊。”

    没用太多时间思考,方笑云轻轻摇头。

    “真的很抱歉,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效果好似圣人神通,所有人的表情瞬间凝固。

    ......

    ......

    三息过后,将军脸色归于平静。

    “为何?”

    “因为......”

    上一次回话时,方笑云已准备好很多理由,那些说辞应该能够应付这里的场面,让所有人保留颜面。然而,当他对着将军的眼睛时,望着那里流露出来的少许嘲弄与好奇,方笑云忽然没有了说话的兴趣。

    为何?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才对啊!

    为何父母那么早离世?

    为何资质残缺不全?

    为何处处受人歧视?

    军队为何如此肮脏?

    战争为何总不结束?

    英勇杀敌,为何变成一些人升官发财的资本?

    平生未做错事,为什么非要“投靠”才能自保?

    为何?为何?

    说了不同意,为何还得解释一下为何?

    哪来的这么多狗屁为何!

    “把人当礼物,我不习惯。”

    方笑云一边说话一边吸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

    因为平静,所以坚定。

    ......

    ......

    听了他的回答,对面几个人都很意外,苏箐的表情明显在担心,苏小月则陷入思索,小王爷意味深长的目光望着方笑云,边用纸扇敲打掌心。

    啪!啪!啪!宛如鼓掌。

    随着这些声音,将军眼中渐渐没有了多余的情绪,在那里,方笑云再也看不到自己。

    “可惜了。”

    遗憾的话,听起来并没有遗憾的味道,将军缓缓转身望着去看那片刚刚被战火蹂躏的空旷。

    “本侯有惜才之心,却看错了人。”

    假如片刻前听到这句话,方笑云会认真揣摩其中蕴意,现在却干脆地丢到一边,连句谦逊的话都懒得讲。

    “将军如没有别的吩咐,我想找个地方养伤。”

    将军没有回应这句话,算是默许。正当方笑云准备离开时,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等一下!”

    苏小月与小王爷对视一眼,小王爷微微一笑,苏小月眨眨眼睛。

    “小王爷先请。”

    “那我不客气了。”

    小王爷转身对方笑云说道:“方统领伤势不轻,恐怕不是随便养一养就能好。我身边有人精通此道,丹药之类也有一些,不如让他给你看看,免留后患。”

    这番话用商量的口吻说出来,小王爷显然接受了教训,不想重蹈将军覆辙。随着话音,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一个人,身着布衣面容寻常,站在那里仿佛地上随处可见的普通石块。

    “......”

    方笑云被吓一跳。距离这么近,之前他完全没注意到那个人的存在,现在看到,感觉就像从别的空间突然蹦出来一样。

    让这人给自己治伤?方笑云心里直打突突。

    “感谢小王爷美意。我有部下还有同伴,他们也都是伤员,得先找个安静地方......”

    “地方不用找,苍州苏氏别院,既宽敞又清净。”

    大大的眼睛闪啊闪,苏小月扭头望着将军,神情如孩子般调皮。

    “苍州马上就会解围,是不是啊将军?”

    普天之下,大概只有苏小月敢在小王爷与虎威面前公然抢人,并用这种语调讲话,皆因其身份不止是苏氏天骄,秀女峰圣女,更重要的是她只有十三岁,让人无法怪罪。

    “利用一切优势。”方笑云悄悄学到一招。

    云重天晚,暮色自西向东方推送,荒野的风带着寒意,吹乱了人的发梢。麒麟兽偎到将军身旁,两只前蹄刨着地面,发出催促的声音。将军傲然一笑,左手拍拍它的头,右手挽住大氅。

    “那是当然。”

    麒麟兽纵声长嘶,托起将军,如一朵红云飞射向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