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五十九章:众相
    南大街是苍州最有名的街道,招贤楼是南大街最知名的楼,恋凡阁位于楼的顶层,整个苍云州,有资格进入者屈指可数。

    恋凡表明两层意思,首先,这里连斟茶倒水的侍女都是修行者,许多苍州权贵想到这里体验,皆因为自身不够条件被拒绝,久而久之,恋凡阁被看成神仙之地,各种离奇传闻。譬如有人说,恋凡阁砖瓦具有仙气,桌椅生灵,普通人吸一口里面的气就能去除百病,延年益寿,宾客则能享受到人间极致的奢靡与繁华。还有人讲,恋凡阁其实是座阵法,专供那些临近突破关口的人使用,招贤楼以它为工具吸引贤才,并能获取重利。

    诸般传说使得恋凡阁的名气越来越大,却不知传言早已偏离初衷。当年这座楼刚建起时,楼主感慨于自己尘心难去导致道业不成,遂在楼顶最高的地方隔出一块,并将其命名为恋凡。也即是说,恋凡原意在于警醒,而不是为了享乐。

    抛开意义上的争论,恋凡阁的环境自然是极好的,并能根据客人的喜好做调整。好比现在,屋内摆设、用品全都换成苍云本地之物,岭南的丝竹,苍州的云被,青山的碧螺,丽水的锦缎,里外转上一圈,感觉如同走遍苍云。等看够了,看累了,可以到窗边远眺俯瞰,视野覆盖大半座城池,感觉如同握住苍云州的心脏。

    此时此刻,小王爷站在窗前望着外面,俊美的面孔上笑容略显生涩。

    “出来的时候爷爷对我说,足天下方可猎天下。既然来了,苍云每个地方都要走一走,看一看,了解民生,记下产出。他老人家告诉我说,看似细微的东西,来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到。”

    纸扇在掌心轻轻敲打,小王爷叹息道:“苍云这么大,这么多地方,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哪能都走一遍?除非是我那位奉行凡事无过的弟弟,才会老老实实地去做。”

    漂亮的侍女端来茶水,小王爷接过一口饮尽,视线在屋内扫过。

    “多亏宋老板,帮我免了跋涉之苦。”

    “小王爷的吩咐,老朽自当尽心。”

    宋老板是招贤楼的主人,体型微胖,眉眼和善,平素总是笑脸相迎。乍一看,他是典型商贾形象,唯有了解底细的人知道他是宋家重要一员,擅长经营,自身修为反在其次。

    “苍云州本是极好的地方。”宋老板从怀里掏出一块散发微光的石头递过去。“小王爷请看,这块元石出自青山,品质上佳,矿脉丰富。可惜那里是三界之地,无法好好利用。”

    “听过这个地方。”小王爷接过元石,轻易从中感受到充沛的元力气息。

    “那里的蛮人比我朝人更多,且与庞山相邻。至今不能有效管辖,更谈不上开发。”宋老板留意着小王爷的脸色说道。

    “哦?”小王爷微微皱眉。

    “老朽以为,应派重兵虎将镇守,令蛮夷识我国威,青山子民也可沐浴皇恩。”宋老板又说道。

    “是啊。那是我们的地方......”

    街上传来一些动静,小王爷朝窗外看一眼,俊美的面孔上神情有些好奇。

    “这么干,他想怎么收场呢?”

    身后,宋老板听到小王爷的话,悄悄地把头压低。正巧侍女端来茶水,小王爷随手接过去,一口饮尽。

    “你有什么看法?”

    “逆臣贼子,该杀。”宋老板毫不犹豫说道。

    “我是问你,他准备如何收场。”

    “疯子的想法,老朽猜不到。”

    “方笑云的确很大胆,疯倒未必。”小王爷摇了摇头。“他胁迫赫连纯美不是想杀人。”

    “即便只是惊吓也是死罪。虎威将军定不罢休。”

    宋老板的话很轻,入耳却沉甸甸的很不舒服。小王爷视线落在招贤楼门口那几个人的身上,神情微讽。

    “那些是你安排的人吧,没什么用。”

    “老朽实在不想弄成这样。”宋老板无奈道:“怪只怪方笑云自己,他是疯子啊,问都不问、说也不说,直接对少将军下手。”

    “最糟糕的是,他居然干成了。”小王爷转回身,似笑非笑的目光:“当初族中子弟被方笑云打断双腿,令宋氏蒙羞,别和我说你已经忘了此事。眼下这种局面,难道不是最符合你心意?此番方笑云即便不死,也可以知道究竟谁在背后护着他,对不对?”

    “老朽,老朽是觉得......”

    “算了算了,你也不要太担心,方笑云不会蠢到伤害赫连纯美。”

    小王爷不想听他解释,转身仍望着窗外:“让她受点惊吓也好。这种性子入宫,成何体统。”

    “可是将军......”

    “他也一样。”

    小王爷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站在窗前望着即将面对狂风暴雨的人,陷入思索。

    “不计后果,无所顾忌。呵呵,无忌啊无忌......”

    ......

    ......

    南大街街口,一辆马车停在拐角,余大年挑起窗帘朝外看,边用手使劲儿揉着眼睛。

    “是他吗?”

    “是他。”军法官在旁边回应。

    “他竟然这么干?”

    “是啊。不好收场。”军法官又叹一声道:“将军是重伤员,忌吹冷风。”

    “啊?对对对。”余大年丢掉窗帘躺回去,头才挨到枕头又忍不住坐起来,探头探脑朝外看。

    “你说他心里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军法官默默摇头。

    “老神仙一定知道。”余大年喃喃自语。

    “或许。”军法官想了想,“将军要不要露面?”

    “不合适吧!”余大年情不自禁缩了缩头。

    “方笑云毕竟是苍云军统领,您的部下。”军法官加重语气道。

    “本将身负重伤,无法理事。”余大年躺下去,闭上眼睛再不肯朝外看一眼。

    “多事之秋,钦差都不肯露面,咱们这类小虾小鱼,老老实实领受皇恩就好,别闹腾。”

    “也是。”军法官苦笑着再次叹息。他觉得,自己前半辈子叹的气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多。

    ......

    ......

    城楼,如山身影站在高处,身旁一男子穿着皂衣,领口处金线绣着金龙,背后背着铁枷。

    六扇门的标记,金龙是皇权的象征,铁枷代表他是一名捕头。这样的身份站虎威将军身边,男子神色淡然,气息平稳,竟然有分庭抗礼的意思。

    两个人默默看着远处,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南街事成定局,虎威将军才用漠然的声音道。

    “你怎么看?”

    “果真是狂化。”男子感慨道。

    “以往可有这样的事?”

    “闻所未闻。”男子摇着头:“我对此人了解不多,他的出身是否干净?”

    “出身没问题。”卧虎岗,虎威将军说方笑云有蛮人血统,此时却一口否认,随后犹豫片刻,又道:“他爹姓方。”

    “方笑云的父亲当然姓方。”

    男子起初不以为意,随后想到什么,不禁变了脸色。

    “方正的方?”

    “难说。”

    “这样的话,我必须插手。”男子忽然道。

    “先等等。”虎威将军摆了摆手。

    “贤侄女会不会有危险?”

    “方笑云不敢害她。”虎威将军神色淡然:“多经历一些对她有好处,正好看看那些跳梁之辈如何表演。对了,这件事陛下是否知道?”

    “龙庭会应该会上报,顾文辉也会。”男子思索着。“现在想想,胡公公让我先来,或许有些考虑。”

    “有没有什么口风?”

    “若与那个传闻有关,谁敢泄露。”男子想想之后忽然道:“听说陛下有一道口谕。”

    “是何内容?”虎威将军轻轻挑眉。

    “不知道。”男子摇头,表情变得释然。“难怪胡公公不露面,该是查访去了。”

    “胡公公或许已经到了。”虎威将军忽然道。

    “已经到了!在哪里?”男子吃了一惊。

    虎威将军轻轻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确定,身边男子想了想,谨慎的语气道。

    “公公若在城内,必定看到此事,方笑云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被他看到......嘿嘿。”

    “希望如此吧。”虎威将军没有轻易下结论,忽然他脸色一变,脚下青石开裂。

    “好大的胆!”

    ......

    ......

    马蹄声声,大地震动,负责押运的玄甲骑兵蜂拥而来,以事发地点为中心围成一圈。骑兵们紧握铁枪,纷纷摆出冲锋姿态,就连战马也从主人的动作中感受到愤怒,嘶鸣声一道接一道。

    “住手,快住手!”

    最后赶来的是位官员,由于骑术不精,疾奔途中被远远甩开,官帽险些被风吹走。等到了地方,周围已无涉足之地,他不得不大喊着叫人让路。

    “让开,快让开,让本官进去!”

    几名骑兵腾出空间,官员挥鞭想要战马转向,不成想战马猛地窜出去,官员措手不及,竟然被甩飞到地上。

    “啊呦!”

    地面湿滑,加上心情慌张,官员努力两三次才从地上爬起来,不仅满身污渍,抓着的帽子也丢到一边。可他根本顾不上这些,起身后跌跌撞撞,一路大喊冲向方笑云。

    “你你你你,你大胆!还不快放手!”

    “谢谢夸奖。”

    方笑云早注意到他,正想开口,内心忽生警兆,同时听到苏小月传音。

    “刀笔铁吏,小心!”

    话音未落,官员指过来的手中多出一支笔,开始凌空书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