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六十四章:无题
    恋凡阁内,小王爷与宋老板面面相觑,脸色极为难看。

    “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讲啊。”小王爷深深吸气,接着再吸一口,心情依旧无法舒缓。

    “小王爷说的对,他就是个疯子。”宋老板义愤填膺。“此人妖言惑众,蛊惑人心,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关民愤屁事!”小王爷爆了粗口,“你是害怕被虎威牵连,还是怕被他怪罪?”

    “老朽......都怕。”宋老板哭丧着脸。

    小王爷不想再看他,转回头依旧盯着街上,默默沉吟。

    “这样的人,或许正适合......”

    ......

    ......

    城楼,皂衣捕头屏息凝神,余光偷看将军脸色。

    将军脸色如常,只在赫连纯美受伤时出现过波动,如今回到淡然,仿佛根本不关心。

    这等养气功夫,难怪被看成有望冲击圣境的人。

    捕头心中暗暗佩服,过了片刻,忽听将军咳嗽两次,略带嘶哑的声音道:“此子当诛。”

    嗯?

    皂衣捕头先是一愣,随即恍然。

    不是养气功夫,痰憋住了。

    ......

    ......

    南大街街口,余大年双手紧紧楼着被子,身体仍遏制不住发抖。

    “冷啊,好冷。”他忽然做起来。“不行了不行了,先回府中暖和暖和......”

    “钦差大人随时会到,我们还要赶往城主府。”

    军法官在一旁提醒。余大年听后楞了片刻,复又抱着棉被躺下,身体缩成一团。

    这个冬天太难熬。

    ......

    ......

    主街尽头,骑兵开道,马车飞驰,车内不时传出咒骂。

    “该死,真该死!余大年这个蠢货,怎么会有这种部下!”

    声音尖锐,因过于愤怒忘记掩饰,街道两侧有多见多识者听到,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像是刺史大人。”

    “不是像,根本就是。”

    “没看见吗,开道的是大人亲兵。”

    “刺史大人为何气成这样?”

    “不晓得。”

    议论时,前方飞骑迎上来,急促的声音汇报最新状况。

    “他真这么讲?”声音忽然平定下来,刺史大人似已恢复冷静。

    “都听见了,童知府命我来请示大人,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刺史冷笑着,忽然下令道:“停车!”

    “大人,还没到地方。”亲兵首领以为自己听错。

    “哪来这么多废话。”

    说着从车里钻出,身子探出半截又缩回去,一边嘟嘟囔囔。

    “换身衣服,我得亲自去瞧瞧。”

    周围部下表情为难。出来的时候着急忙慌,除了大人车内常备衣物,别人上哪儿换去?

    “快点!”声不停,刺史大人的声音再度变得尖锐起来。

    ......

    ......

    城主府,张灯结彩,地上铺着红毯,原本一派吉祥和气,宛如婚嫁时喜气洋洋。突然某个消息传来,骚动由几个点迅速扩散,很快变得无法收拾。人们以各种理由离开,辞别时个个脸色古怪,举止慌张。

    苏箐纵剑到空中,以明窍修为强行施法,不惜损伤真元换来短暂飞行的能力。

    “哇,天上有神仙!”

    “是仙女!”

    地面一片惊呼与赞叹,苏箐在天上忧心如焚。

    “这个蠢货惹谁不好,姑姑也真是,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不管?”

    ......

    ......

    城外军营之中,顾文辉望着案前气喘吁吁的苏英豪,神情极为复杂。

    “方笑云这样讲?”

    “街上人都听到了。属下一字未改。”

    “哦。”

    顾文辉想了想,朝他轻轻摆手:“下去吧。”

    “可是?”苏英豪犹豫着,旁边有人按捺不住:“大帅不管这件事?”

    “本帅想管,可惜管不了。”

    眼前都是最亲信的部下,顾文辉不担心自己的话会泄露。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写在奏章之中,结果换来陛下斥责,咳咳,就连苍州也......算了算了,都下去吧。”

    “这样的话,那位方统领岂非不妙?”

    “岂止不妙,死定了,除非......”

    ......

    ......

    青色小轿停在原地,抬轿的人姿势不改,神情不变,连垂手摆放的位置都与之前一模一样。

    旁边,青衣小厮垫着脚尖朝外张望,表情兴奋,还不时拍几下手掌。轿中老人看不惯他这样,忍了一会儿,终于开口教导。

    “小九啊,平日老师该教过你要有定气。你瞧,苏家的小姑娘就很好,一点都不像你。”

    “苏小月?”青衣小厮撇着嘴,“我才不怕她。”

    “没人说你怕她......”

    “说的好!”

    街上言辞交锋激烈,青衣小厮眉飞色舞。

    “哈哈,这家伙好厉害!”

    “哪里厉害了?随便来个人都能揍得他满地找牙。”老人嘟嘟囔囔,似乎不太高兴。

    “也对,这家伙能说不能打,要不您安排一下,教他几招?”青衣小厮转身扒着窗沿道。

    “此人胆大妄为,刚刚才犯下大罪。你还想着帮他。”

    “什么啊!不是说明白了吗?”青衣小厮瞪着眼睛:“玄甲军没有执法权,赫连纯美犯错在先。看她那副样子,一定是平日横行霸道惯了,哼哼。哎呦喂,她还哭,真丢人。”

    “换成你也得哭。”老人幽幽说道。

    “才不会。”青衣小厮立即反驳,神情并不确定。她试着把自己放到赫连纯美的位置,想着之前那些遭遇,禁不住激灵灵打颤。

    “我才不像赫连纯美那样不讲理。”

    “开口赫连,闭口纯美,成何体统。依照辈分,你该叫她姨娘。”

    “不要!”青衣小厮吓了一跳:“老公公,那件事不会成真的吧?”

    “那件事是哪件事?”

    “就是......入宫啊!”

    “那件事不归我管。”

    “您可以谏言啊。”青衣小厮不肯罢休,恶狠狠说道:“发生这样的事,赫连纯美还好意思入宫?”

    “这个,我也不知道。”就内心讲,老人觉得小厮的话颇有道理,今日长街之上,赫连纯美被人当众羞辱,势必会造成影响。

    或许成不了。

    他在沉吟,青衣小厮心里七上八下,视野回到眼前。

    “冲这个,咱们应该就应该帮帮他,您说对不?”

    “你想帮他是你的事,别扯上我。”老人哭笑不得。

    “咱们不是一伙儿的吗?”

    “什么一伙......先别说了,看看。”老人忽然道。

    “还看什么?不是已经......”

    青衣小厮扭头望着外面,听了几句,顿时怒形于色。

    “坏蛋,狗贼,伪君子,当年他怎么不死?”

    ......

    ......

    “方统领,请不要借题发挥,信口雌黄。”

    文章压下心头焦躁,语气真诚,“这件事,少将军或许有冲动的地方,但是你呢?”

    “我怎么了?”方笑云好奇的眼神看过去。

    “当街袭击玄甲军卒,胁迫少将军为人质,做所所为与叛逆有何区别?”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开口解释?”

    “这样有何不可?”

    “呵呵。”方笑云低头去找赫连纯美。“这人瞎的啊,你怎么能看上他?”

    “你!”

    对可能入宫的女子来讲,“看上”二字何其诛心,文章浑身颤抖,却又不敢站出来否认,甚至不敢接。赫连纯美脸色惨白,强忍着的泪水再度涌出眼眶。

    方笑云望着她叹了口气,“你没有给我开口辩解的机会,我没有机会辩解,若不反抗,就只能先被抓起来。”

    赫连纯美意识到开口只能带来屈辱,干脆把眼睛闭上。

    “抓我在你们看来这是很寻常的事情,我被抓是正常的结果。然后呢?打板子,关牢房,夹手指,写诉状,拖关系,大概这类事情。若有人份量足够的人为我出头,吃点苦头就能出来,到时候大家哈哈一笑,消除误会,没准儿能化敌为友。但若没有人这样做,我的死活得就看自己识相不识相,还得看别人心情......嘿嘿,看心情。”

    方笑云的声音渐渐低沉。“这类事情刀笔铁吏遇到过很多,可曾对你讲过?”

    听了这句话,赫连纯美忍不住睁开眼睛,视线投向文章。

    文章表情极为难看。

    “其实我不在乎受委屈,也不怕被抓,可是近来......我的心情不好。”方笑云语气幽幽。“我不想再受审,也不想挨板子,不想按照规矩走,是不是觉得意外?”

    “......都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

    赫连纯美本已下决心不开口,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竟又鬼使神差接过去。讲过之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软弱,涌出来的泪水更多。

    “你为伸张正义而来,没料到我竟然敢反抗,在你看来,这样完全不符合道理。其实呢?我只不过把命拿出来。嘎!你就不适应了,认为这是大逆不道!”

    字字声声,将轻蔑的气息送入每个人耳中。

    “什么逻辑。”

    ......

    ......

    长街寂静,呼吸之声可闻。人们望着那个孤单的身影,心情极其复杂。赫连纯美停止哭泣,身体也不再颤抖,她闭上眼睛,脑子里那句话一直回荡。

    我只不过把命摆出来。你敢不敢陪?

    亡命徒的逻辑不合常理,假如没有挟制住赫连纯美,方笑云这么干十条命也不够杀,哪能站在这里表演慷慨。

    可是他偏偏这样做了,而且做成了。

    内心懊悔时,方笑云突然放开挟持赫连纯美的手。

    “姑娘,你走吧。”

    事先毫无征兆,赫连纯美瞪大双眼,神情难以置信。

    “你真的放我走?”

    “赶紧走吧。”方笑云微微一笑,在其肩头推一把,“很遗憾让你受了伤,下回遇到,希望能给我说话的机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