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七十一章:慧眼能识花花世界
    “第二是什么?”看不到方笑云的内心,苏箐转开话题。

    “订好的规矩要严格遵守,否则不如没有。今次不处置苏忘念,下回就有十个苏忘本。老太君把苏氏做到今天这地步,靠的可不是心慈手软。除非她真的老了,力不从心则又另当别论。”

    “可是老祖宗什么都没做。”

    “因为做一次说客就下刀?那太过分,不符合老人的风格。我猜,她老人家在等苏忘念自己作死。”想了想,方笑云补充一句:“或许还想看看你我的反应。”

    “又在胡说八道。”苏箐脸色微红,声音便又刺耳起来。“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老祖宗才不会在乎你?”

    “以前不会,如今咱也是高手,封了侯。长街之事,小月姑娘会把每个细节都对老太君讲,我敢说她在描述的时候夸赞比批评多。”

    “少臭美,小月姑姑......”

    苏箐停下来,幽幽叹息着住口不言。

    方笑云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接下去道:“说说你吧。我想你自己也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在老太君视线内,别因为一点挫折就垂头丧气,更不能怨气。”

    当初苏箐逼着方笑云想办法破局,为的是阻止虎威将军入主苍州,战争结束的时候,无论方笑云还是苏箐都以为这个目标已经达成,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局面。

    以结果论,苏箐不止白忙一场,反而起到推动作用,有过无功。

    “我知道。”苏箐的声音有些软弱。

    “若不重视你,就不会让你代表苏氏。”方笑云认真道。

    “我知道。”

    “老祖宗在磨练你。”

    “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明白圣上既然封你做三边侯,为何又让虎威入主苍云?”

    “......在想我的事情......”

    方笑云停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节奏压得很慢。

    “纯由治理的角度,虎威到苍云是好事情,以往那班人太混账,治不好民,守不住地,只想升官发财。要我说,一锅端了他们都不觉得可惜......对了,苏忘念说大家都猜我的封号是平南,你这儿怎么成了三边?”

    “他蒙你的。”苏箐勉强笑了笑。“猜什么的都有,平南,定蛮,还有猜伏虎的。”

    伏虎?方笑云楞了下。“哈,猜这个的家伙要倒霉。”

    “与其笑话别人,不如操心你自己。三边之地那种状况,你这位光杆侯爷恐怕做不安稳。”

    “何止做不安稳,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

    “实在不行,不如答应虎威将军,与他合作?”苏箐犹豫道。

    “你不介意吗?”方笑云故意问道。

    “我介不介意,你会在乎吗?”苏箐壮着胆子反问。

    呃?方笑云认真想了想,“老实讲,不是很在乎。”

    顷刻间,苏箐脸上布满黑线。

    “和你开玩笑呢。”方笑云哈哈一笑。“才笑话过苏忘念糊涂,我怎么可能学他。与虎谋皮这种事情不是绝对不能做,但有前提:拥有对等实力,保证自己不被吃掉。”

    同样是侯爷,方笑云除了未定封号比较多,别的方面连镇南侯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了。这种情况下与之合作,除了被吃就是做小弟,两种情形方笑云都不能接受。

    “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真不去吧?”

    “放着那么大家业不要,还因此得个抗旨的罪名,岂不成了傻子。”

    “我看你就是傻子。”

    苏箐受不了他“看似智珠在握其实无计可施”的得意模样,想要不管不问,可又实在放心不下。

    “有何打算?”

    “先看看。”

    “看什么?”

    “看我究竟能做什么棋。”

    “......说人话。”苏箐冷着脸道。

    “打个比方,以前的我是这个。”

    方笑云低下头,伸手从棋盘上拿起来一个“卒”。

    “只能向前不能后退,每次只能走一步,遇到危险堵上去,随时可以被抛弃。”

    “现在呢?”苏箐被好这个比喻吸引住,好奇追问。

    “现在我大概算这个。”

    方笑云丢掉“卒”,拿起一只“马”在手中把玩。

    “供人驱使,侧面进攻,常用作奇兵,不会轻易舍弃。”

    “......你想做什么?”苏箐望着地上的棋子,不知不觉入了神。

    “我想做下棋的人。”

    “......可能吗?”

    “不太可能。”

    “......还不是没用。”苏箐叹了声,罕见没有发怒。

    “不能说没用。起码现在我有机会看,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敌人,谁是朋友的朋友。”

    “然后?”苏箐若有所思。

    “选一家最有希望赢得胜利、出价又最高的,把自己卖掉。啊对了,苏氏也在我的选项之中。”

    “去死吧。”苏箐腾地站起来。

    “不聊了?”

    方笑云的目光追着她,大声提出建议。

    “别走,去跟阿吉学烧鱼。说真的你得学点厨艺,不然将来可咋办。”

    ......

    ......

    小院内的闲话家常没持续太久,不仅因为谈话的人心情不好,还有很多打扰。整个下午,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方笑云一直忙到天黑,饭都顾不上吃。

    曾经的苍州刺史齐宣,现任苍州知府罗正业,招贤楼的宋老板,天下一品斋的龙掌柜,此外还有方笑云的一些军中旧友,老铁,秃子,军法官,甚至还有余大年。

    苍云之战,余将军打了败仗,原本多半要坐牢甚至砍头,但因为最后时刻的英勇表现,成功甩掉罪名。现如今他也划归到虎威账下,专门负责本地驻军的上下联络,军需讨送与调配等等。

    仅此一条便能看出虎威将军知人善任,余将军打仗不行,但他人脉宽广,爱交际且人缘好,如今这个职务,他需常走京城一线,正好发挥所长。

    今日来探望,余大年不仅为了化解矛盾,还带来友谊,合作的意愿,以及日后的承诺。

    “侯爷将来到长安,启程之前务必先和我讲,沿途路上、包括到京城之后,面圣之前的一切安排包在我身上,保证让侯爷满意。”

    “太感谢了。”方笑云乐呵呵答应下来,也对当日楼沟顶撞之事做了解释,自己年轻冲动,将军胸怀宽广,不要介意才好。

    “怪我有眼无珠,看不出侯爷非池中物。”

    与这类会面不同,老铁领着几名兄弟过来时,找个机会把方笑云拉到角落,问及日后打算,态度坦诚而且认真。

    “来的时候大伙儿商量过,出这道门之前,咱们仍当你是小神仙,明天起才当你是侯爷。”

    “这样......有事吧?”方笑云笑着问他。

    “有些兄弟想跟你走。一句话,要不要兵?”

    “虎威来了,没人还敢轻易打苍云的主意,也就不用打仗。放着清闲安稳日子不过,跟我一块儿提着脑袋冒险?”方笑云没有轻易承诺。“”

    “清闲日子好过,可是没啥奔头。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咱们这些家伙,除了打仗杀人,别的不会做也不想做。”

    “跟着我有奔头?呵呵,可能连薪饷都发不出。”

    “我只知道,小神仙从来没吃过亏。嘿嘿,我还指望你发达了一块儿回家,这事儿没忘吧?”

    “没忘。”方笑云做出决定。“我只要老兵,得流过血、砍过人头的那种。有多少?”

    “这样的话有两三百。”老铁心里估算一下。“相差不会太多。”

    “行。叫他们先准备着,你和秃子去掉军籍后先过来,现在我身边连个跑腿儿送信儿的都没有。”

    “知道了,我去安排。”

    送走老铁,没等方笑云喘口气,又迎来三位意料之外的访客。三把枪联袂前来,说是奉了赫连纯美的令,化解当日在长街发生的误会。

    看到巨灵王在院子里劈柴练刀,三把枪表情极为精彩。方笑云假惺惺表达关切,问老大断臂是否影响其实力与修行,赫连纯美脖子上的伤会不会留疤,还有文章,刀笔铁吏久负盛名,若因误会就毁掉,实在可惜。

    面对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三把枪脸色阴沉,老大对方笑云说他还有一条手臂可用,强者之心从未改变,接着又说小姐将来会入宫为妃,已有胡公公亲手施法,为其去除伤痕。

    最后,他说道:“文先生已返回聊城,走之前说过,期待与侯爷再次论道。”

    “老是欺负他一个,多不好意思。”方笑云哈哈一笑。阿吉随即拖着铁链宣布送客,叮叮当当,好不热闹。

    忙完这些,天已经黑透,方笑云终于能坐下来吃饭。苏箐果真亲自操刀,把事先做好的鱼汤热热,另外炒了四样小菜。

    青菜,菠菜,韭菜,黄花菜,每样一盘。

    “咦?好多菜!”

    方笑云惊叹连连,拿起筷子夹起来一口黄花菜。

    “南方就是好,一年到头都有蔬菜......嗯?”

    “做的不好我知道,不许说风凉话。”苏箐冷着脸,眼中透着杀气。

    “谁说不好我跟他急!”

    声音含糊,方笑云奋力咀嚼。苏箐在一旁看他把嘴里的菜吞到肚子里,神色方才稍稍缓和。

    “看了一下午,看出什么了?”

    “尽是些小角色,能看出什么。”方笑云夹了块鱼到碗里,嘴里咕咕哝哝。

    “你才刚刚起步,能不能别把眼睛顶到头上?”苏箐

    “咱不摆架子。虽然我见不着下棋的人,可是起码得瞧瞧拿棋的手,如此才能......”

    话音未落,巨灵王神色微动,旁边阿吉果断起身。

    “怎么了?”苏箐尚未明白发生何事。

    啪的一声,方笑云把筷子拍在桌子上。

    “来了一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