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七十四章:问策
    再入座时,桌子上的凌乱事物清理干净,气氛也不像之前那样不堪。不想因阿吉再生是非,苏箐主动承担起女主角色,侍茶倒水,倒也井井有条。

    几句客套,回归正题。

    “圣上的意思,三边一切事务由我做主?”

    “你的封地你的家,不当家要你何用?”公主端起茶盅,吹吹热气,浅浅地饮一口。“不可通敌卖国。”

    “这罪名我担不起。”方笑云连连摆手。“听说侯爵可以养兵三千?”

    “是不是太多?”

    “平定三边,稳固边防,三万都不够。”

    “呵呵三万。”公主放下手中的茶,戏谑的眼神。“方侯志向不小,身家想必厚足......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我身上一个大子儿都没有。”方笑云拍拍屁股站起来,“不信可以搜。”

    “坐下!”公主毕竟是公主,不能也不会总像之前那样不正经。警告之后,她问道:“你准备如何筹集军资?”

    “圣上当真不管不问?”方笑云眼巴巴看过去。“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

    “知不知道封侯之事带来多大影响,遇到多少阻力,生出多少是非,带来多少后患。仅这段时间,御史连上三十八道奏折,包括相国在内的很多老臣都劝父皇收回成命。这还是明面上的事,背后议论更是不堪,流言蜚语,说什么的都有。”

    公主用手敲着桌面,俏丽的面孔浮现出几分冷意。“若再出兵出钱出人,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偏远之地,信息来得慢而且不准,京都那边的状况,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新封侯爷连跑腿的人都没有上任,自然不晓得世界因自己涌动波澜。听了公主的话,方笑云一方面目瞪口呆,同时又觉得不甘。

    皇帝不容易,凭啥我要跟着倒霉?

    这类念头只能埋在心里,方笑云很是无奈。

    “那我该怎么办?”

    “苏小月说你诡计多端,苍云献策不过牛刀小试。只要提供舞台,给足空间......她说你有成为栋梁的潜力。”

    到这里停下,九公主挑眉瞥一眼苏箐,回头对着方笑云的眼睛道:“苏小月这样讲有私心,不过嘛,值得一试。本公主今天来,就是要知道你的打算,若能讲出几分道理,为难的事情不是不能商量,但若信口雌黄,一味胡搅蛮缠......”

    意犹未尽时,送来几个轻飘飘的字。

    “你自己掂量。”

    ......

    ......

    讲得出道理,为难之事便可商量。

    身为武帝最疼爱的公主,这是代表皇家做出承诺。

    三边之地偏僻闭塞,道路难行,种族复杂且多兵祸,想治理好这种地方,仅有人有钱有兵还不够,必须有行之有效的整体方略。问题人人知道,可就是解决不了,大宇立国八百年,不是没派出过能吏干将,结果大多劳而无功,甚至有人遭遇不测,亦或是活活累死在那里。

    以此为前提,站在皇家角度考虑,以封侯的方式丢个人去尝试,其实很划算。这个问题方笑云清楚,九公主自然更明白,她对方笑云直言不讳,告知他这是一次尝试,同时不忘抛出诱饵。

    不简单啊!

    心里想着,脑子里盘算,方笑云对这位公主的印象大为改变。长街初会过于匆忙,这位金枝玉叶给他的感觉与赫连纯美没太大差异,一个爱表现一个爱玩,算不上好也不能说坏,通过这番交谈,方笑云意识到自己错了,九公主秀外慧中,刚刚的那番话软硬兼施,恩威并重,几乎称得上完美。

    这种表现绝非“事先传授”就能做到,而是自身能力的体现。反过来想,假如她只是花瓶,今天应不会独自前来,老神仙也不会那样认真。

    轻咳两声,方笑云把态度端起来。

    “公主既然垂询,我也大胆明说。此去三边,兵马钱粮人财物,我一概不要。”

    “那你想要什么?”九公主很是意外。

    “我要一件能够代表皇家权威的东西,与‘便宜行事’这四个字。”

    “你要把皇权搬过来拿在手里。”九公主脸色清淡下来。“开价这么高,得有把握说服本公主才行。”

    “公主若能出去转转就会发现,在苍云,皇权只存在于人们脸上,我把它搬来落到人心,为的可不是自己。”方笑云直视着九公主的眼睛道。

    “话好听,景好看,得有行之有效的方法与步骤。本公主要知道这些,评估其是否可行,才谈得到其它。”

    “具体方法......我怕污了公主的耳朵。”

    “有这句话,看来不是什么好计。”

    “公主要听吗?”

    “说吧。”

    “那我说了。”顿得一顿,方笑云轻轻开口:“任何谋划都要从基本做起,兵马钱粮人财物,这些都需要准备。我计划三个月内筹集完毕,之后便可去三边进行下一步......”

    “先等等。”九公主挥手打断,目光古怪:“按说你有从军经历,不应怀疑你对军队的了解程度。可是三个月!养兵三万,不,三千,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该不会是想随便拉一帮土匪民夫凑数,打着皇家旗号跑去占山为王吧?”

    “公主大智大慧,一语中的。”方笑云若有所思。“之前我怎么没想到?”

    “方笑云!”九公主啪地一拍桌案,“本公主与你谈的是正经事。”

    “谁说不是正经事?”方笑云没有被吓倒:“圣上给我两年七个月,到时就要‘面呈机宜’,我不知道圣上的预期如何,想来至少做到民有食、匪不乱、周边无战事。这么点时间,以此为目标,倘若三个月连一支队伍都拉不起来,能有希望成事?”

    “......”

    九公主无言相对。她刚刚才意识到方笑云的步骤是按照时间与目标划分,忽略掉所有困难。换句话说,只能、必须、而且一定要做到才行。

    这仅仅是开始,拉起一支队伍就想管好三边?那样的话,哪里轮得到方笑云,实际上,等到了那里考验才刚刚开始,刀光剑影,烈火滔天,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三个月......恐怕不容易吧。”九公主神色趋缓,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柔软。

    “公主答应那两个请求,我就能做到。”

    “是吗?”九公主预感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还是具体说说,比如钱粮,打算如何解决?”

    “这个最简单,找有钱的人要。”

    方笑云抬起手,指着房间角落的那些个箱子。“人家刚送的。”

    “指望这点贺礼养活军队,你是不是疯了。”九公主啼笑皆非。

    养军是世上最费钱的事。一名底层普通军卒,盔甲兵器饷银只不过是基本需求,衣食住行训练打仗,日常用度,战死抚恤,受伤用药,哪一样都要用钱。单个人如此,成军之后耗费更大,譬如器械、马匹从哪里来?

    普通军卒如此,军官、符师之类更了不得,老神仙平常用的朱砂、符纸,随便拿出一点都是天价。

    如此巨大的支出,只靠贺礼完成......简直滑稽。

    “这些不是贺礼,叫投资。”

    迎着九公主诧异的眼神,方笑云神情自若:“稍后我会叫人点清数目,登记造册,并且开具公文给各位投资人。将来在三边,他们会根据投资多少得到相应回报。”

    “什么样的回报?”

    “搞开发呀!经商,旅游,饭店,盖房子,挖矿,诸如此类,什么都行。”方笑云转头望着苏箐:“山里穷苦缺衣少食,但是有很多宝贝,仅此一项就有重利可图。呃对了,苏氏可以去开座别院,开业时,本侯亲自上门恭贺。”

    “啊?喔,嗯。”苏箐茫然点头。

    “前提是别人相信你能把那里站稳并且管好。”九公主渐渐明白过来,

    “奉旨行事,为什么不信?况且......公主请看。”

    方笑云笑起来,忽然拿起茶盅的盖子举在手中,转身面对巨灵王:“本侯奉皇命征讨南蛮,需要你拿出十两银子补充军姿,事成之后,本侯会命人亲自将你的名字写上功碑,千载流传供后人铭记。王掌柜,你意下如何?”

    “笑云哥......”

    巨灵王傻乎乎不知所措。旁边人先后明白意思,九公主恍然大悟。

    “这是打着皇家旗号明抢!”

    “有收条,功碑也会建,青史留名,千载流传。这些都是真的。”方笑云一本正经。“公主若不信,可以问王掌柜是否乐意自愿出资。”

    “俺愿意!”巨灵王终于领悟。

    “他本来就是你的人......”九公主哭笑不得,看到方笑云举着杯盖得意洋洋,又觉得好奇。

    “那是什么?”

    “御赐金碟!”

    方笑云伸手到九公主眼前,神态庄重,举止恭谨。

    “姑娘请看,上有御笔亲批:便宜行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