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八十八章:何处寄相思
    方笑云没想到,即便有这样的宣告铺路,运粮的队伍途中依旧遇到很多麻烦,其中最无奈的是盘查,各种刁难。

    人家有公文军令,办的是公事,总不能这样也操刀胡砍。即便敢那样做,也不一定有那个实力。眼看天气越来越冷,元武无奈派人赶回来求助,希望侯爷做做工作,疏通一下关系。

    方笑云哪有关系可疏通,如今他恢复穷白之身,为友践行都只舍得吃面。几近穷途末路时,一连串变故接踵而来,先是毒三娘当街投靠,又遇到阮养刺杀,赫连纯美发誓要查案到底,唯独小王爷带来好的消息。

    获知方笑云的“借贷开发”规划,小王爷打算投资。

    好事啊!

    起初方笑云有点担心,转念一想,小王爷必定是从九公主那里得的信息,进而又觉得,这可能是皇室以变相手法表达支持。

    站在九公主的位置考虑,方笑云的要求过分到离谱,即使她愿意也没胆量代替父皇决定,把这个事情交由小王爷执行,不失为一剂良方。一方面,苍云只有小王爷有胆量违背虎威将军的意愿,另一方面,小王爷名中带王,有大宝之望,但他其实不是王爷,甚至连个官方身份都没有。万一方笑云闹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皇室留有很大余地。此外,圣上把苍云划给虎威,又把三边赐予新候,意图十分明显,可是方笑云太弱小且无根基,加上小王爷,情况完全不同。

    越想越有道理,方笑云不以为耻,忘记前嫌,甜言蜜语,并开出一系列要求,钱财物资,兵器盔甲,能工巧匠,以及王府的信物与承诺等等。

    代表皇帝的东西拿不到,只好退而求其次,值得一提的是,他有这么多要求,唯独对最重要的东西只字不提。

    兵马!

    欲治三边,最先要做的是剿匪平乱,并且要让周边的国、族、乃至宗门不敢轻动,为此必须有一支强大军队和一定数量的强者。

    小王爷自然也知道军队的重要,问他有何打算。方笑云吹牛说自己胸有韬略,只欠东风,小王爷尽管放心砸钱,将来必有丰厚回报云云。

    分明是鬼扯,方笑云抱着试探的态度来做,没想到小王爷居然信了。具体到操作,小王爷需要做些准备,还要向八王汇报、请示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但有一样能马上交付,就是这把扇子。

    方笑云赶紧接过来,如获至宝。有了这件东西,今晚的唇舌不算白费,即使明天小王爷反悔,扇子也不会还给他。

    有了送上门的大礼,商谈融洽之极,宾主尽欢,最后小王爷向新候与月仙子发出邀请,言道再过两天就是自己的生日,加上快要过年,孤身在外赶上这种时候难免孤独,想办一次聚会,热闹热闹。

    这能有什么说的,一个字:捧,两个字:力捧。于是便有了临别时的那一幕,依依不舍,亲如一家。

    “人生难料,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一边交代事情,顺带解释了因果,方笑云不禁要为之感慨,随后拿出扇子给苏箐看,并指着扇面上的几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

    二人操戈。把扇子翻过来,正面也有一句:一步涅。

    “小王爷和你那么好,难道不告诉你?”知道了前因后果,苏箐语气趋缓。

    “我问了,他叫我先猜。”

    “这怎么猜得到?”

    “对啊,我又不是神仙。”方笑云也很头大。“可他说我应该能猜到。”

    “客气话也听不出吗?”苏箐觉得他兴奋过头,这会儿像个白痴。

    “小王爷当时的态度很认真,像是真有什么奥秘在里面。”方笑云一边走还一边使劲儿琢磨。“二人操戈,一步涅;二人操戈,二人......”

    “过两天你不是要去祝寿,直接问他。”苏小月都看不下去。

    “猜不出来会不会显得本侯无能?”

    方笑云无奈将扇子交给老铁,显得忧心忡忡。

    “......那你继续想,慢慢想。”

    “想死你。”

    两个女孩儿都不想再搭理他。借此机会,苏箐找小姑姑询问刺杀详情,一边旁敲侧击打听方笑云的伤势,等把细节了解明白,她不禁变了脸色。

    “这么说,如果不能抓住,她还会再来?”

    “应该是的。”苏小月注意到她的脸色,又送上安慰。“别为怕死鬼担心,他心里有底。”

    “他能有什么底。”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苏箐在和别人提到方笑云时不再使用名字,而是用“他”代替。她自己并未意识到这种改变,只知每次想起他、提到他心里都乱得很,想过不想不提,偏又做不到。

    她抬起头朝那个背影看看,听见他还在念叨“操戈涅”,便又撇嘴暗骂:这家伙有病,神经病。骂过忽又想起来,“神经病”这个词是他发明,自己以前并不知道。

    唉!

    “小姑姑,他对小王爷说那番话......是何用意?”

    “哪番话?”

    苏小月有点走神。苏箐之前的反问令她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方笑云有什么底,只是凭直觉认为他会有办法,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办法。

    这人心里的盘算原比表现出来的多。早在小王爷开口之前,不,是从看到小王爷与赫连纯美、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在盘算,若不然他留在苍州能做什么?

    可是,方笑云为何拒绝老太君?

    他说自己不喜欢苏箐,嗯,不是不喜欢,但不是那种喜欢。苏小月相信他讲的是真心话,可是那种喜欢是哪种喜欢?为什么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让一个穷途末路的人拒绝送上门的美人与金山?

    为何连道骨元胎也分辨不了,只有一点朦朦胧胧的疑惑。

    老太君说方笑云另有所图,但没说是什么,由她的目光之中,苏小月隐隐觉得与己有关,与己有关......

    该不会是......

    呵呵,呵呵呵呵呵!

    “就是......”发觉苏小月神情怪异,心里想的事情,苏箐并不知道,纵然知道也不相信。她眼里的小姑从出生就是神仙,生而知之,无所不包。

    “就是关于赫连纯美的那番话。”

    “赫连纯美?喔。”苏小月收敛心神。“还能什么用意,做媒呗。”

    “小王爷如有此意,又怎么会帮他治理三边?这样做必然得罪虎威......”

    不等说完,苏小月笑着摆手。

    “傻丫头,你把事情想错了。”

    错在何处?苏箐一头雾水。

    “小王爷什么身份?岂能低三下四寻求联姻。卧虎岗上你已见过,虎威将军表面客气,内心根本看不上这位王孙。想要将军改变看法,小王爷必须证明自己,而要证明自己,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与之为敌。”

    用敌对的方式证明自己。苏箐震惊莫名。

    “假如是这样,他与小王爷合作,岂非与虎谋皮?”

    “与谁合作不是如此?”苏小月随意说道。

    听了这番话,苏箐心里涌出一股莫名寒意。此时她忽然发现,自己对很多人、很多事的了解并不透彻,苏氏、老祖宗,包括身边的姑姑,每个人的头上似乎都盖着一层纱,看不清面孔。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孤独,周围的黑暗恍惚中变得更浓,缠绕着身体带来彻骨的寒。苏箐情不自禁抬头,视线不受控制地落到前方的背影上。

    反倒这个好装样的家伙真实可辨。

    猛然间,苏箐如梦初醒。原来自己气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因此才会听不进,改不了,摆脱不掉,一次次重蹈覆辙。

    “他以前说过,与虎谋皮不是不能做,但是有个基本前提:要有与猛虎差不多的力量。”

    幽幽的语气仿佛自言自语,苏小月听后微微点头。

    “这就看他的本事了。别人能帮的很有限。”

    他的本事?

    恰好方笑云回头,隔着纱布都能感觉到得意。

    “哈哈,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什么?”

    “那两句话的意思。”方笑云恨不得把骄傲写在脸上。

    “是什么意思?”

    “小王爷啊,呵呵,他有个天敌。”方笑云笑故意压低声音。

    “然后?”苏小月领悟到了什么。

    “我可能就是他破题的关键,涅的契机。”

    “为什么?”苏小月追问原因。

    “那不是很危险?”苏箐关心的是别的。

    “这个我还没想透。”方笑云尴尬挠头。

    “一定要弄明白。”苏小月送上鼓励。

    “还要设法破解。”苏箐强调重点。

    一类叮嘱,两种心情,两个女孩彼此看看,又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向别处。

    ......

    ......

    (高%潮部分就要到了,喜欢本书的朋友,别忘了投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