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零六章:雨淋到的人
    天光阴暗,太阳依旧不肯露头,苦寒渗入身体,城楼上的军卒抱胸缩头,刀枪拖在地上。街上三三两两的人脚步匆匆,为了生计而奔忙。

    “当年圣祖北上驱魔,有人建议征召蛮人入伍,圣祖说:南人怕冷是天性,去了北边,他们的勇气会与身体一起被冻僵。”

    城门附近,皂衣捕头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白,声音透着感慨。

    “这种天气,外面的路不好走,日子不好过啊。”

    身后,马车缓缓行来,车身不算沉重,拉车的马打着响鼻儿、喷着热气,似乎感受到路途艰难。秦氏兄妹分别走在两侧,挡住觊觎的目光。

    “捕头怀疑车内藏有逃犯,去看看不就明了。”苏小月在旁边轻声道。

    “陆某只不过担心那位老人家。”

    “生意做不下去,周围人害怕被牵连,像躲避瘟疫般绕道而行。他除了搬走,还能怎样呢?”

    “......仙子心里,陆某就不能有一点善意?”

    “捕头早日查明真相,是对无数人的最大善意。”

    “言之有理。”

    陆亢微微点头,将手中握着的几个竹筒丢到地上。苏小月看着他的举动,秀美微蹙。

    “聚仙楼的消息没用?”

    “七八个地方发现失窃财物,时间挨得很近。方侯这手玩得漂亮,随便丢点东西就把追捕的高手调到四面八方,陆某也险些上当。”陆亢皱着眉。

    “陆捕头怀疑方笑云还在苍州?”

    陆亢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仙子觉不觉得,方侯似对逃亡有准备,早已布好暗手?”

    “有没有准备并不重要。”

    “我倒觉得很重要......”

    马车来到城门口,车老板与守城的军士说着什么,王老头也从车上下来,军士们随后检查马车,遇到杂物翻检不便,就拿刀枪乱捅。

    “别刺,哎哎,那是粮食!”

    王老头着急又不敢拦,秦思我走过去,云袖轻舒将拿枪的军士带到一边。

    “做什么!”别的军士紧张起来,纵然看出对方是炼气士,也不敢敷衍差事。

    “别毁了人家东西,我拿开给你们看。”

    说着,秦思我云袖再展,打算把车内的杂物搬到外面,就在这时,城楼之上传来声音。

    “不用了,放他们过去。”

    “谁......”守城将官抬头看,赶紧施礼,挥手,“走吧,不用查了。”

    “谢陆捕头成全。”秦氏兄妹朝城楼抱拳。

    “举手之劳而已。”陆亢摆手。“两位打算护送老人家去何处?”

    “我去三边。”不等秦氏兄妹开口,王老头忽然大声喊起来:“这位官爷,您要用心查案啊!不光为了笑云,多少人都盼着真相大白啊!”

    出城的人不止一个,听到这声吆喝,四周包括守城军士在内无数道目光全都投向陆亢,远处听到的民众也朝这边聚集。

    “小王爷遇害这么久,按说京城也该知道了,却没有圣旨下来。越是这样,百姓们越是担心,心里怕啊!可是官爷,还有大家伙儿,请反过来想一想,要是案情简单,京中为何不来消息?圣上为何不下旨意?新候......除非方笑云疯了,否则怎么会谋害小王爷,害了之后不偷偷地逃,反而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若他真的疯了,怎么能逃这么久不被找到?”

    对着聚集起来的人群,王老头仿佛变了个人,思路清晰,话语连贯,侃侃而谈。

    “小老儿是个平头百姓,查案什么的全完不懂,可这件事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对劲儿,不能不查啊!现如今,所有人忙着追捕,听说已经死了不少人......不弄清真相,无论方笑云被抓还是被杀,于事无补啊各位!”

    因为目睹的人太多,时至今日,案发时的情形人尽皆知。王老头的这番“分析”,对城内的人而言并不新鲜,但却道出人们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只看周围人的脸色便能知道,赞同者不在少数,甚至有些胆大的人开口附和。

    面对突发状况,陆亢紧皱双眉,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合适,反倒是苏小月更加镇定,在一旁开口解围。

    “职责所在,捕头必定尽心尽力,至于查案,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大家不要在城门聚集,免生误会。”

    “对对对,散了散了,安心等着就好。”

    守城将官趁势开口,指挥部下加快盘查速度,没过多久,周围便又恢复到之前冷清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咳,想不到......”

    望着城外渐渐远去的马车,陆亢吁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这个老头儿挺会说。”

    “捕头认为他煽动民意?”苏小月轻声道。

    “陆某只关心方笑云在何处,不在乎什么民意。”转回身来。“月仙子一直跟着陆某,又让秦氏兄妹跟着他,用意何在?”

    苏小月轻叹一声道:“小王爷遇害,很多人受到牵连。难免会有人想发泄怨气,城内谁也不敢轻动,等出了城,情况完全不一样。我与方笑云相识一场,让秦氏兄妹只是送王老一程,尽点心意罢了。至于我跟着陆捕头,也只不过想多了解一点案情进展,捕头觉得碍事,小月这便离开。”

    说罢便要走,陆亢伸手将其拦住。

    “月仙子可知道,如今在苍云,很多与方笑云有关的人接连遇害。”

    苏小月目光微闪。“陆捕头为何对我说这些?”

    陆亢诚恳说道:“月仙子既为方侯着想,何不去帮帮那些人?”

    苏小月淡淡说道:“查案缉凶,惩恶扬善,维护公理法纪,不正是官府和陆捕头该做的事情么?”

    陆亢平静说道:“之前仙子曾说过,找到方笑云就是最大的善意。”

    苏小月微嘲说道:“城墙之上看风景,方笑云可不会主动跳到您面前来。”

    “关于这件事,陆某心里已有计较。”

    “既如此,祝您马到成功。”

    “谢仙子吉言,一定会的。”

    不算投机的交谈到此为止,苏小月转身而走,陆亢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消失,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道骨元胎,天生慧眼......与这样的人相处,还真不易啊。”

    言罢,他从十余丈高的城头一跃而下,身似青烟向着远方而去。

    ......

    ......

    铜陵是个规模不大的县,位于苍州西南约两百八十里,实际上,苍州的位置偏东北,铜陵才是苍云州腹地,如果不是人口规模受到矿山限制,这里原本有机会成为州府。

    铜陵产铜而且炼铜,与别处矿山不同,这里的矿脉深藏于地下,开采并不容易,需要加倍投入人力。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采矿难以进行,加上过年和几场不大不小的事故,矿长兼都统武光索性封闭矿区让工人们回家,等到天放晴、雪化了再回来。

    矿区生活单调而且枯燥,放了假的工人离开后,周围越发冷清无聊。这一天,武光带两名部下与几个本地工头到附近的县城最有名的红楼寻欢作乐,将至傍晚才返回。

    “头儿,不如明天再回去?”

    寒夜孤独,几个工头发泄完**,身子软软的决定留下,两个部下眷恋温柔,同样不在乎把辛辛苦苦攒的钱多撒一些,遗憾的是,建议被武光断然拒绝。

    “不行。”

    军队里养成的习惯,武光不喜欢解释,尤其在下达命令之后。当年服役时,他因此瘸了一条腿,却也因此保住命,想到矿场里储存的成品铜块,武光抵抗着诱惑,连夜返回。

    回去的路果然不好走,寒风一吹,酒意上头,几个人根本骑不了马,踉踉跄跄,在回到矿区看见灯光前,每个人都摔了不少跟头。两名部下倒不抱怨,反而嘻嘻哈哈嘲弄长官,数他摔得惨,样子也最狼狈。

    “哈哈,头儿挺住,瞎子酒铺到了。”

    “头儿,要不要再喝点?”

    瞎子也是退役军卒,武光以前的部下,打仗的时候失了一只眼睛,在此开了家酒馆。因有老长官关照,矿区开工时生意相当不错。

    “放在以前,老子......”

    话说到一半,武光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前面是什么人?”

    “人?呃......”

    部下精神恍惚,被提醒后才发现酒馆门口站着个人。

    “瞎子吗?”

    “不是。”

    “我知道不是,他的眼睛没瞎,而且......瞎子从来都不笑。”

    一名部下晃晃悠悠过去,用手指着那个看起来斯斯文文、面带微笑的白面书生。

    “喂,小白脸,你到这儿干......”

    “小心!”

    身后武光突然吼起来,多年养成的本能警觉还没有被酒精消磨殆尽,并在这一刻苏醒。他大喊着,反手抽刀,才发现刀不在身上。

    再回头,用手指着对方的部下已经倒地,另外那个先是吃惊,接着大怒,张牙舞爪朝书生猛扑过去。

    “妖人......”

    “不要!”

    武光拼命大喊,随后眼前一花,那名部下仿佛被一只看不到的手抓住,凌空飞出数米后一头撞上酒馆的柱子上。

    鲜血绽放出来,武光咆哮着冲起来,到了书生面前三尺处停顿。

    前、后、左、右,四面无形墙壁将他锁死在当中,对面书生遗憾的眼神看过来。

    “擅离职守啊,凭这我就可以杀你们。”

    “你......”武光发现自己还能说话,“瞎子怎样了?”

    “他不肯回答我的问题,还想攻击我。”

    书生摇了摇头,把不好的记忆逐出脑海:“你愿意吗?”

    “你要知道什么!”余光看到撞破头的部下还在挣扎,武光目呲欲裂。

    “方笑云,你曾经的同僚、战友与兄弟,你能当上矿长,也是因为他让了一部分军功给你。这么深的交情,我想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将要去何处。”

    书生一边说,一边伸出手,五指张开,掌心对准武光的额头。

    “请别让我失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