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二七章:忐忑中,他来了
    不一会儿,三把枪闻讯赶到,压下争吵,与那些人说着什么。

    “全都是修行者,实力很强。”

    老神仙看过两眼便知道大概。“他们要过青峡。”

    赫连纯美轻轻挑眉。

    即便平时,愿意去三边的人也不多,战后加上大雪,连日看不到人丝毫不稀奇。如今一下子过来这么多,玄甲军自然要盘查,然而那批人的态度强硬,一副不愿遵从的样子。

    观望时,三把枪叫人过来汇报情况,听过后,赫连纯美略有些惊讶。

    “前辈说中了,这些人要去参加天选大会。”

    “总有人不甘心被境界所困,想找机缘。不过天选大会七月开始,现在就去,未免太心急了点。”老神仙平静说道。

    “请前辈辨识一下,其中有没有人化形掩迹。”

    “自当效力。”

    说完,老神仙的眼睛里浮现出几颗蓝色光点,闪烁之间,一股难以觉察的触须平推至百丈外,在那几人的身上轻轻一碰便无声无息地钻到里面。因挨得近,赫连纯美有所察觉,不禁大吃一惊。

    “神识化形,前辈莫非......”

    “少将军误会了。只是一点秘术加一点运用法门而已,说穿了一文不值。对了,请少将军放开灵台,便能亲眼看到结果。”

    蓝色光点所化的波动中分出在一股缠住赫连纯美,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视线仿佛带有剥离功效,凡被波动渗透的人皆有两张重叠起来的面孔,其中有个侏儒竟然连身形都拔高不少。

    “前辈真乃神乎其技。为何这样模糊。”

    “这......老朽能力有限,只能做到此种地步。”

    “是否因为我给前辈增加负担的缘故?”赫连纯美不是那种对修行一无所知的人,从神识颤动的情况加上察言观色,很快想到原因。

    “......的确有些影响。”

    “请前辈专注于他们。晚辈既然请您来,绝不会怀疑什么。”

    赫连纯美主动拒绝,老神仙顺水推舟把分开的神识集中到一处。如此一来,赫连纯美看不到了,他的视野却变得清晰且轻松起来。

    看过第三人,神识波动投到那对中年男女身上。

    “咦?这两人好像是......”

    “是谁?”赫连纯美急忙问道。

    “云岭双煞。”

    “居然是他们两个!”赫连纯美脸色微变。

    “不会错了,老朽虽然没见过这两人,但知道他们修行煞气功法,普通人绝没有这么强的煞气。呃......”

    中年男女先后转身,男子目光冷漠,女子面带煞气,视线几乎同时落在老神仙身上。

    老神仙似乎有恃无恐,面无表情地将神识抽离,随后撒向那名老者。

    这回情况又有不同,神识波动进去的时候没遇到丝毫阻碍,甚至比之前几人还轻松。然而当老神仙认为无事、想要离开时,陡然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漩涡,强横的吸力死死抓住不放,与此同时,旁边一股凌厉之极的气息化作刀形,朝着老神仙的神识狠狠斩去。

    “不好!”

    老神仙想也不想,眼睛里的蓝色星点放出光芒,波动之力成倍增强。但在这时,卷住神识的漩涡突然间消失,另外那股凌厉的气息也于同时无影无踪。

    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老神仙淬不及防,身形止不住倒退两步。

    “前辈!”

    赫连纯美右手按剑,左手扣在腰间,准备要出手。

    “少将军勿轻举妄动。”

    老神仙急忙阻止,再朝那边看去时带着几分凛意。对面的那位老者自始至终佝着身子,既不开口也不出头,一副随从大家、毫无所觉的样子。

    “此人是谁?”看到老神仙无事,赫连纯美稍稍放心。

    “老朽只能肯定他不是方笑云,也不是阿吉。”

    “这是为何?”

    “通常讲的化形只是障目之术,少将军勿把它想得太神奇。”老神仙再看一眼那名老者。“真正的化形是变化之法,靠的是修为境界。此人如果不是本来面目,则其修为至少不低于老朽。”

    有些事情做不了假,赫连纯美听罢略想了想,朝身后跟随的亲兵挥了挥手。

    “放他们过去。”

    “是。”

    亲兵领令后飞跑过去,与三把枪说过两句,云岭双煞一行人便朝入口而来,因从亲兵口中听到双煞的名字,三把枪率领一队骑兵跟在他们旁边,将赫连纯美与之隔开。

    所幸没有发生意外,双煞等人进入峡谷,那名低调的老者忽然回头朝老神仙微微一笑,露出两排白牙。

    “你......”

    老神仙神情突变,体表瞬间浮现一层微光。然而那名老者只是笑过便又转回去,头也不回地与其他人一起消失。

    “怎么?”赫连纯美留意到老神仙的变化。

    “没什么。”

    老神仙紧锁双眉,欲言又止。内心却好似翻江倒海一般,久久难以平静。

    ......

    ......

    盘查过去之后不久,又有三拨人要过青峡,每一批都有通玄境高手,其中一批来自某个相当不错的宗族。

    看到这种情况,玄甲军从上到下紧张起来,三把枪轮换守在谷口,提防生变。毕竟谁都不喜欢有人用神识看来看去,遇到那些暴躁与古怪之人,极有可能发生冲突。

    老神仙兢兢业业履行职责,根本没时间休息。等到第四波人通过,情形方才有所改变,赫连纯美暗暗送口气,颇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天快黑了,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

    青峡虽然贯通,但不是一点危险都没有。到了夜晚,谷中伸手不见五指,纵有火把月石也照不出多远,更主要的是,自太阳落山开始,鬼灵便要开始出没了。

    反阴晦之地,易成为怨魂聚集之所在,传说自青峡打通、甚至更早些时候,这里就有亡魂出没,数百年间,起先因为寻宝探险,后来因为战斗,不计其数的人、兽、妖丧生于此,诞生鬼灵一点都不奇怪,还有各种致命的腐尸毒虫。往年到了深夜,谷内鬼哭神嚎之声不断,甚至有怨魂冲出峡谷的例子。

    这类事情虚虚实实,不亲自体验难断真假,但有一点,夜里的青峡有很多危险。再有眼下积雪初融,夜里气温下降,整条谷道变成奇形怪状的冰块,纵然别的什么都没有,行走也很麻烦。最后还有岔道,青峡沿途与多条峡谷相接,黑暗之中万一走错路,结果不是耽搁一点时间那么简单。

    简而言之,除非十万火急,没有人会在夜间通过青峡,而且这不是什么秘密,整个苍云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

    从逃跑的角度,夜里闯关也有好处,起码追兵会有顾忌,难的只是入谷之前。方笑云会怎么做,谁也不知道。

    心里盘算着,赫连纯美的情绪有些复杂,在经过一天的紧张等待后,她发现自己其实不像想象中那么坚定,之前那些参加天选大会的人通过时,她一方面希望有所发现,同时又禁不住有些担心,每当老神仙告知结果,她一方面觉得失望,同时又有些庆幸。

    是因为怕吗?

    赫连纯美知道老神仙有句话一直没说出来,那便是:假如方笑云出现,真有把握将他拿下?

    诚然做了很多准备,赫连纯美依旧觉得忐忑,她摆出明题给方笑云看,意味着对方知道她做好了一切准备,也就是说,假如他真的出现,自然也做好了破局的准备。

    譬如之前,方笑云如果出现在云岭双煞的那支队伍中,自己能拿下他?

    较量一番......我赢他死,他赢......

    方笑云如果在三边,那里的情况会不会好些?

    这个问题之前问过,因为发生的那些事情,老神仙尚未来得及回答。当时她更多地出于嘲讽,如今却禁不住认真地思考那种可能性。

    “少将军,莫再消遣老朽了。”老神仙苦笑着连连摇头。

    赫连纯美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说出口,索性接下去。“只是假设。若他在那里主持大局,情形会不会好些。”

    “这?”

    老神仙犹豫一阵,终究点了点头。“有他比没有好。”

    赫连纯美认真的眼神看过去:“只是这样吗?”

    “......相比之前那些人,方笑云做好的可能性略高。”

    “晚辈没猜错的话,前辈之前讲那么多,还劝我放下,是想劝我放弃追捕方笑云。”

    “老朽怎敢。”老符师神情不变,“老朽随口而发,少将军勿要多想。”

    不知是不信还是不在乎,赫连纯美淡淡说道:“不瞒前辈,晚辈的确这样考虑过。”

    老神仙沉默不语。

    “......临阵迟疑,乃兵家大忌。”

    赫连纯美收回视线,朝已经变得黑的峡谷看了片刻,果断转回身。

    “不管怎样,我都会竭尽全力做好这次,就当是......偿还......”

    “偿还?”

    老神仙忽然抬头望着远处。

    远处同时传来声音。

    “偿还谁,文章?”

    孤零零的身影从坡上下来,脸上有着少许遗憾,肩头扛着巨灵王的那把超大号的刀。

    “你还真是......幼稚。”

    “起兵!”

    “布阵!”

    刺耳的尖叫,寂静的荒野仿佛沉睡的猛兽被鞭子抽打,一下子沸腾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