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二八章:惊奇与神奇
    傍晚与凌晨是容易制造混乱的时候,纵然玄甲军这种精锐,各种交接发生时也难免会留下疏漏,而且大家这段日子都很累,要吃饭。

    尖叫响起来,呼喊连成一片,吃饭的军卒丢掉食物,营房里的人匆忙跑出来,一些人上了马。

    危险的气息就像雷雨到来之前的云朵在加重,那人仿佛看不到身后发生着的事情,就这样信步走下来。

    “三件事。”

    他用平和的语气说道:“第一,我没杀小王爷。第二,我不想与你再发生冲突。我打算从山里走,翻几座山,爬几段悬崖,绕到青峡再去对面,应该不是太难。当然夜里有点麻烦,我准备进山之后找到个地方待到天亮。第三,巨灵王真的与这件事没关系,你看我都没救他出来。”

    这段话说完,人也走得近了,赫连纯美看清面目,的确是方笑云。按说听声音就能分辨,然而在她心里下意识地想要看得更清楚,甚至有一丝“最好不是他”的幻想,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你怎么敢......”

    “这种话别说了吧。”

    “你怎么知道巨灵王......”

    “遇到几个兵,说话很大声,不听也不行啊。”

    方笑云用手拍拍刀身,发出金石碰撞般的声音。“刀我拿走,人留给你,该审审该问问,打几顿也没关系,等想开了的时候放他走,行不?”

    语调轻松随意,就像挚友之间托付事情,一点烟火气都没有,赫连纯美愕然望着他,内心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人似乎......更强大了。

    短短十余日不见,料想实力方面不至于改变太多,那种强大更多表现在精神层面,有个合适的词叫做:从容。

    老神仙也有这种感觉,他眯缝着眼,唇角动动,想说什么又收回去,似乎难以启齿的样子。

    方笑云继续朝这边走过来,肩头扛着刀,身上却没有杀气,在其身后,最先冲出来的骑兵压抑着呼喊,三把枪在最前方策马狂奔。

    他们没有直接冲向目标,而是绕着圈子,想要站到少将军前面再说。

    这是因为畏惧......赫连纯美情不自禁想着。倘若有把握拿下,何必担心自己得不到保护。

    严格来说,对方笑云的实力评估应该以长街之战为基准,当真比较,应该比不上三把枪中任何一位吧。

    也比不上自己。

    之后有什么事情表明他的实力大幅度提高?

    龙泉水,明窍,明窍也只是明窍罢了。面摊遇刺,迎头三连击,狠是狠了,可也不见得有多强。青山诱敌,计谋不错,跑得快,杀文章......都不是真正的战斗。

    为什么会怕呢?

    赫连纯美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对面方笑云继续走着,步伐很稳。

    “那两个孩子没事吧?”

    “......当然。”

    “我没看错人。再就是......”方笑云表情诚恳。“文章不值得你为他发疯,不信去问你爹,为什么在悬赏中增加一条。”

    这番话等于伤口撒盐,赫连纯美再也遏制不住愤怒,眼泪随之流下来。

    “闭嘴!你能说......你再能说,等我抓到你的时候再说!”

    “有理走遍天下......”

    呜!

    号角吹响,玄甲军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整军,拿出战场冲杀才有的态度。

    ......玄甲军营,竟然来去自如?

    “此战不胜,我去领罪,你们全部滚回家!”

    “领什么罪,死在这里算了。”

    将官们都快疯了,士卒的眼睛通红,战马都格外暴躁,按不住了。

    “非要打一场?”

    方笑云略显无奈。

    “那就......打吧。”

    ......

    ......

    囚室简陋但足够结实,双层墙,青石地,厚厚的铁门,墙壁上只有几个拳头大的透气孔。这样的囚室,军营之中也只有一间,专门用来关押特殊存在。

    还有封元符。

    门口当然有守卫,周围是军营,老符师的住处离此不远。

    对两位重伤、且被锁链栓住的人来说,这种守卫力量过于奢侈了,防的是外敌而不是内患。

    巨灵王背靠着柱子坐在地上,对面有个透气孔刚好斜对着他的脸,通过它,巨灵王看到天色变暗,夜幕即将降临。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现在怎么办啊!

    他把视线往下压,畏畏缩缩的样子像个偷鸡贼。

    女人被铁链拴在柱子上,一动也不动,医官过来为两人处理伤势的时候,女人的身体抽搐过几次,但没发出任何声音。巨灵王起初不敢看,在听到衣衫破裂的声音时骤然抬头,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

    女人主要伤在腿部,百里追杀失血过多,这样折腾便是铁人也承受不了。看着医官在在女人的大腿上忙来忙去,巨灵王心里莫名有点生气。

    他应该轻点,那腿......白得吓人!

    视线移向女人的脸,稍微一碰,触电般收回。

    医官做好事情走了,老符师给女人用符后也走了,囚室中便剩下他们两个。渐渐地,巨灵王感觉身体内有些异样,仿佛少了点东西,同时又多了点东西,法力恢复的速度明显比以往更快,而且更通畅。

    心头微动......

    他的功法带有玄寒属性,修到极致便是玄阴......男子修炼这种功法有很大隐患,日积月累,甚至有阴气攻魄,正魂沦丧的危机。巨灵王并非不知道这点,然而这个功法与血刀相辅,有它才能中和血煞之气相比慢慢积累的阴气,血煞无疑更加恐怖。

    这有点像饮鸩止渴,巨灵王尚未修成血刀,阴气弊端已经显露出来。因此他才会跑到南方寻找正阳,然而方笑云修行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最近连番突破,根本是个刚入门的新手。即使现在,他也没跟上巨灵王的进度,自也帮不到他。

    如有名师指点,巨灵王应该马上停止修行,但他没有那种条件也不会那么做,修为增长的过程中,时常有法力凝滞、玄关封冻之感。如果不是天性敦厚,恐已对性情产生影响。但如果持续下去,迷失本性乃迟早的事,万劫不复。

    如今那种感觉消失了,法力通融如冰山解冻,重新变得欢快自如起来。不仅如此,因修炼血刀所生煞气也凝炼不少,似有换形之迹象。

    这些是天大的好事,巨灵王大为惊喜,然后......

    为什么呢?

    视线不由自主投向女子......没别的啊,只有她了。

    这可咋办喔......

    天越发黑了,巨灵王的精神渐渐好起来,心里却越来越着急。他抬起手,铁链哗啦啦地响。

    对面的女人蜷成一团,长发披在脸上,一动不动仿佛死掉了一样。

    “不会真的死了吧?”

    巨灵王不禁担心起来。他眯缝着小眼睛盯着对面,努力寻找女人还活着的迹象。

    太黑了,看不清。

    得问问吧?

    会不会不理我......多半会的。

    问吗?

    “咳......”

    假装咳嗽是个办法,巨灵王半低着头,用余光寻找变化。

    没动静。

    “咳咳......”

    还是没动静。

    唉!还是问问吧。

    “嗯......喂?”

    “......喂喂?”

    “喂喂喂喂?”

    “......还活着吗?”

    “你没事吧?”

    女人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巨灵王越来越担心,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大喊起来。

    “你别死啊,我......呃?”

    黑暗之中,女人的头稍稍抬高,冰冷怨毒的眼神看过来。

    眼睛好大!快赶上月仙子了。

    而且好凶的样子。

    巨灵王心里胡思乱想,眼神躲躲闪闪,却一直没有完全避开。女人盯着他看了片刻,咬着牙,一字字仿佛拽出来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

    巨灵王愣了愣。“......你好了?”

    “我要.....”女人深深吸气。“......杀了你。”

    巨灵王想了想。“......你真好了?”

    “我要......”

    “......杀俺之前得先逃啊。”

    这人怎么这样,俺又不聋。看她,竟然还气得不行。

    算了算了,正事要紧。

    “咱们得逃啊!”

    “......”女人望着他,仿佛望着一头猪。

    “得逃啊!”巨灵王也望着她。

    “......”

    “得逃啊!”巨灵王提高音量。

    “......怎么逃?”

    “我有办法......你的身子好了?”

    “我要杀......”女人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你要杀俺,俺真知道了啊......你的身子好了?”

    “我......好了。”

    “真的?你可别骗俺。”

    “我......”咯吱咯吱的声音持续片刻。“我没骗你。”

    “嗯,我相信你。”

    “......”

    “看着。”

    巨灵王深深吸气,噼里啪啦爆豆般的声音,只见他的身体变瘦,头变得更大,越来越大。

    渐渐地,他的脸被拉平,眼睛成了线,鼻子变成窟窿。从地上站起来,锁链哗啦啦掉到腰上,脖子上的铁环依旧套着。

    女人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脑海一片空白。

    “还差一点。”

    巨灵王咬着牙再吸一口气,快成瘦猴的身体居然还能变小,相应的头继续变大。

    哐当,铁链掉到地上。

    巨灵王摇摇晃晃,很艰难才维持住平衡。此时的他,活生生一颗大头钉。

    真丑啊!女人心里默默地想。

    “......幸亏俺的脖子粗。”

    声音透着几分庆幸,巨灵王再次吸气......逆转发生。大约一刻钟后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样好看多了。女人情不自禁地想。

    “现在就差一点混乱。乱起来,咱们有机会。”巨灵王活动活动手脚,理所当然地道。

    “......”

    女人望着他,内心越发相信:这就是一头猪。

    想啥有啥吗?干脆叫别人打开牢门用轿子抬你出去。

    念头刚刚生出,巨大的喧嚣轰然而来,人喊,马嘶,号角,混乱......就这么来了。

    想啥有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