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三五章:魔方
    “暴力抗法,按律当斩。”

    第四拳打出,方笑云吐血飞退,情形狼狈不堪。

    他没有经过系统修行,境界去年年底才因龙泉水提上明窍,实力虽然大幅度增加,但在战斗方式与手段上,和以往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法力深了,身体强了,耐力增加,同种法术威力增强。

    由于时间的关系,方笑云没学过中级以上法术,除了弓箭、神符、火雷等外物,没有中远距离攻击手段。换句话说,陆亢只要压住距离,他只能干挨打。

    陆亢的攻击简单而直接,甚至有点单调,但却最适合这场局面。飓风不快,他的身法快如闪电,风刃的威力不强却无处不在,方笑云有阴阳盾这种宝物,依旧防范不了。不仅如此,陆亢的攻击节奏极其精准,总能掐准对手蓄势完成之前抵达,方笑云无法反击也逃不掉,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杜绝一切意外,或者说是危险。

    强者在弱者面前摆出谨慎不苟的姿态,弱者是不会有机会的。随着第五拳打出,方笑云浑身浴血,起身时踉跄几步,竟然站都站不稳。人们看到他的左脚踝血流如注,似乎伤到筋骨,如此一来,退路彻底没有了。

    “方侯既然决心抗法......狂化吧。”陆亢轻叹一声,出拳的节奏稍稍停顿。

    狂化能让人的战力成倍、甚至数倍增加,方笑云能狂化已不是秘密,狂化的后遗症同样也是众所周知。

    “你怕了?”方笑云的眼神依旧凶狠,却让人感受到几分英雄末路的悲凉。

    陆亢摇了摇头,随后打出第六拳。这一次的飓风威力明显加大,千万风刃之中忽然多出来一只手,凌空抓向阴阳盾狠狠一扯。方笑云纵然有了时间准备,身体依旧被卷飞,落地时连续翻滚几周,黑色盾牌脱手而出。

    呀!

    他的脸色陡变,慌忙扑上去想要抢回,然而陆亢快了一步,一只青大手将黑盾抓到手中。

    “的确是阴阳盾,可惜方侯不知用法,否则没这么容易落败。”陆亢随意看过两眼,淡然说道。

    阴阳盾配合使用才能真正发挥威力,方笑云刚刚摸到一点窍门就没了希望,黄鳞甲也在持续不断的攻击中损坏,身体多出来几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吗的......陆亢......”

    方笑云用双手扶着膝盖,眼神仿佛受伤的恶狼。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玄甲军将士心情复杂。仅仅片刻前,方笑云孤身一人,谈笑间搞垮四百玄甲,威慑三把枪,气哭少将军,耀武扬威,嚣张跋扈。谁能想到他转眼之间他就从云头跌入深渊,像一条走投无路的野狗。

    战斗进行到这地步,狂化只能拖延一点时间罢了,方笑云毕竟不是蛮人,能不能狂化还得两说。指望外援只有阿吉,然而那边有老符师与数十名玄甲军,三把枪中的老二老三正在赶去,对着这种阵容,阿吉身边带着两名重伤员,逃都未必能逃掉。

    即便来又能怎样,陆亢根本没有用全力,只要他愿意,也许下一击就能要了方笑云的命。

    该结束了。这个搅乱苍云、神州为之不安的家伙,就要死了吗?

    人们在等待结果,方笑云垂死挣扎,只是他挣扎的方式有点......歇斯底里。

    “陆亢,盾牌还我!”他朝陆亢大喊道。

    “......方侯在说笑话。”

    “什么四步高手,这都不敢。”方笑云叫嚣着,倒也理直气壮。

    “陆某是公差,不是什么江湖豪士,自然也不需要什么英雄气概。”陆亢淡然说道,想了想,又改了念头。“倒也不是绝对不可以。”

    “太好了!拿来,看我取你狗命。”方笑云大喜过望。

    “方侯用不着激我。你想拿回盾牌,只需回答一个问题,交给我一件东西。”陆亢压一压内心的厌恶,缓缓说道,

    “就知道你会这样讲。”方笑云神情得意,但他满脸是血,浑身是伤,机关算尽却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狼狈。

    “你还惦记着那件证据,对不对?”

    “没错。”陆亢淡然说道。

    “问题是什么?”

    “陆某想知道,之前方侯因何用阴火雷偷袭我。”

    “你要杀我,我当然要先出手杀你。”

    “方侯因何断定陆某要杀你?”

    “这是第二个问题。”方笑云轻轻摇晃手指,表情仿佛在说:你会的,我也会。

    “......好”

    陆亢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瞬间即逝。“方侯可愿用所谓的证据交换这面盾牌,以合击之术博一条出路?”

    “给了你,你是不是就不来管我?”

    穷途末路时,狡诈的人会变得幼稚,歹毒之人也会心存幻想。不少人心里想着。

    “那要看证据是否有效,还要看它是否足够。方侯偷袭官差,暴力抗法。”他朝军营方向看一眼,“你的手下与古越杀手勾结......”

    “你比文章强点。”方笑云突然打断他的话,同时伸出小拇指。“一点点。”

    “嗯?”陆亢微微皱眉。

    “我说你,和文章是一路货。”

    方笑云放声大笑,突然又毫无征兆地大叫起来。“阿吉是地荒族未来少主,赫连纯美,叫你的部下住手!”

    “什么?”赫连纯美本能、又有些茫然地应着。

    “老神仙,再不帮忙我就挂啦!”方笑云继续大喊。

    老神仙愕然无语。

    “......惑心之计。”陆亢的眼睛眯起来。

    方笑云看也不看他,张口第三次大喊。

    “苏小月,老太君的条件我答应了!”

    “啊?”

    黑暗中传来清脆回应,声音听起来极度意外。

    意外......有时听起来就是惊喜。

    陆亢内心微凛,脸色难以保持平静。

    ......

    ......

    如果说在场有人令陆亢放心不下,只有苏小月。一来身份特殊,二来实力强大,第三,之前她亲口对陆亢讲,老太君将苏箐送去秀女峰,为的就是方笑云。

    小王爷之死关系太大,倘若只有这些,陆亢顶多只是担心但不会怕,真正令他不安的是方笑云所说的证据......唯有证明自己与小王爷之死无关,苏氏才敢力保他。

    而那所谓的证据,方笑云宣称带在身上,这句话......陆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内心其实不太相信。以己度人,如果有这样一件东西,应该交给某个人、或者藏在某个地方才对。

    有趣的地方在于,方笑云即使能证明自己无辜也不敢直接公布真相,一旦那样做了,等于将皇家最大机密宣告给世人知道,当然,倘若逼到没办法,他也只能拼个鱼死网破。

    陆亢担心的就是这点,于公于私他都要拿到那件证据,实在做不到才能考虑将方笑云杀死,事后会不会留下隐患,就没有人知道了。

    此时此刻忽听方笑云这样讲,联想到之前苏小月的种种作为,陆亢内心生出危机临头的感觉,转念之间有了决定。

    “苏仙子莫要......”

    话说到一半,陆亢的脸色突然大变,身形一晃。

    老神仙平平伸手,掌心生出星火无尽,一股飘渺的气息幽然升起,仿佛梦境般美奂绝伦。星火如同真正的星星,一闪一闪,射出一缕缕金色线条。每一次闪烁,金色线条好像遁入虚空般消失,接着出现在陆亢身边,彼此紧挨在一起。

    线线衔接,星火升腾,变幻出一个不停翻转的立方体,老神仙表情肃穆,单手将它稳稳托住。与此同时,陆亢周围的空间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囚牢,尺寸放大千倍。

    这一切说起来麻烦,发生不过瞬间的事情,星火刚一出现,轰的一声,陆亢撞在金色墙壁之上,囚牢剧烈摇晃,陆亢的身体竟然随着囚牢一起翻转,时而头上脚下,时而平躺侧睡,看着有些滑稽。

    老神仙的手掌随之震动起来,须发在金光中飘飞颤动,宛如神仙。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包括方笑云在内,感觉像在做梦。

    “胡疯子,你是不是疯了!”沉闷的咆哮自囚牢中传出,金色立方体随之不停晃动。

    “老朽没疯,老朽不敢疯。”老神仙微微叹息。

    “好,好,陆某倒要看看你能困住我多久!”

    之前方笑云向老神仙求救,陆亢内心很不以为然。老神仙与苏小月的情况完全不同,虽然方笑云关系不错,总不至于为了这点交情就背叛龙庭会?

    那等于是叛国!

    虽然不信,陆亢也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但他无论如何没料到,老神仙手里竟然有这种神符,而且舍得使用。

    六度惊空,隔元,断法,绝天地。

    六度惊空是一种空间神符,最早诞生于驱魔之战,是人族符师专门针对一种名为惊空魔的魔族,它的行动快如闪电,有空间天赋,常用于暗杀,许多人族高手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丧生于此魔之手,威胁极大。

    值得一提的是,六度惊空的最大作用是感知,封困目标困人的时候没有杀伤,里面的东西出不来,外面的人却能进去。

    因为是方形,目标针对魔族,有人将它简化为一个很有趣的名字。

    魔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