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四零章:燃烧吧,我的太阳(求月票)
    阿吉实力强大,把方笑云当成主人。他不像苏小月、老神仙那样遮遮掩掩,如有机会,会毫不犹豫参战围攻陆亢。

    以阿吉的能力,只能看到方笑云的危机,却无法看破老神仙刚刚讲到的危险,既如此,他为什么不出手砸破魔方?他应该懂得,如果从外部攻击,魔方并非坚不可摧。

    因为恐惧所以不敢?

    不会的,否则他根本不会来。

    此事必有蹊跷。

    心里想着,赫连纯美重新把视线投向魔方,看到的与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样。只见鬼王渐渐被锁链拉到血门边上,眼看就要被镇压,方笑云比之前更加狼狈,披头散发,浑身鲜血。

    他连盾牌都丢了,皇鳞宝甲光芒黯淡,布满一道道口子。

    谁都能看出来方笑云已经支撑不了多久,阿吉自不例外。赫连纯美忍不住转移视线,发现阿吉手持铁链蠢蠢欲动,分明做好了出手准备,却又一直忍着不动。

    他似乎在等待什么?

    会是什么呢?

    心头揣着疑惑,赫连纯美既紧张又有点期待,甚至有一股隐隐的兴奋。片刻后当她醒悟过来,不禁要为自己的心绪感到羞耻,进而生出愤怒。

    老天爷,让这个狡诈又凶狠的人快点死吧。

    不然的话,自己迟早会因他滋生心魔!

    ......

    ......

    方笑云身体扭动,双拳交错出击将盘旋两侧的冰锥击落,眼前又出现几道光华,身后同时传来锐风。

    前方高处,陆亢静静地望着他在网中挣扎,神色早已恢复平淡。

    “方侯,陆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证据交出来,陆某放你一条生路。”

    对手已到垂死边缘,不妨尝试一次之前未能做到的事。说话的时候,陆亢随手弹出几缕指风,丝毫没有放松攻击。

    “好啊,你先把这个破网撤掉。”

    后背被指尖风转化的拳头击中,方笑云吐出一口血沫,身体翻翻滚滚的同时,双腿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枝条缠住。

    攻击无处不在,他连尝试向陆亢攻击都无法做到,只能见招拆招,拆不了就生挨。

    令陆亢极度不爽的是,即便这种时刻,方笑云依然十分顽强,脸上不仅看不到绝望,甚至还带着笑意。以往在执法、追捕经历中,陆亢见过无数凶恶之徒,无论多么悍不畏死,最终都会流露出诸如惊恐、绝望、不甘、愤怒等等情绪。

    因为追捕过太多这样的人,陆亢从不感到厌倦,反而渐渐养成习惯,甚至称得上是一种喜好。之前他从来没见过有谁像方笑云这样,好像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死到临头。

    不知死活的怪胎......也只能这么理解了。

    陆亢将那股不平之意压制下来,淡淡的声音道:“方侯先交东西,陆某即刻收手。”

    “你不收手,我怎么交东西给你?”方笑云双足发力扯断枝条,同时用已经受伤的左手挡住两把风刃。

    “很简单,方侯束手就擒。”陆亢给回回复,顺手将几处消散的斑点补全。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行不?”方笑云后退一步,缩起脖子用脸承受刺向咽喉的土刺。

    “不行。”陆亢毫不犹豫拒绝。

    “呵呵,你啊......嗬!”

    话未说完,随着一声尖锐嘶鸣,力竭的鬼王终于被锁链拉入血牢,血色大门随之关闭,刑天恢复铁枷原状漂浮在半空。看到这幅情景,外面的人神色大变,陆亢为之一喜,伸手便讲铁枷召到手里。

    鬼王是方笑云的最大依仗,它的存在对陆亢而言是一根挥之不去的刺,就内心而言,陆亢对血狱能否镇压鬼王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相反一直抱有担忧。外人不知道的是,这件事他没有插手的余地,否则早就出手协助,哪会等到现在。

    此刻见它终于成功,最后一点担忧落地,纵然陆亢心如止水,也不禁有些兴奋。

    “将此鬼炼化,刑天威力必能大增......你做什么?”

    视线下移,方笑云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看起来终于要放弃抵抗。几道法术击打在他身上,因为没有对准要害,竟然理都不理。

    这是合情合理的结果,也是陆亢耐着性子等待的结局,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它真的出现,内心反而有些不踏实。

    “连鬼王都能收啊,好厉害......杀我吧。”

    方笑云一副受死的样子,眼睛瞪得老大,不仅不畏死,还一副想看清自己怎么死的模样。

    装神弄鬼......

    陆亢微微皱眉,没有轻易上前,也没有施展致命攻击。他稍稍动念,方笑云附近的斑点化作锁链、枝条、藤蔓,将方笑云的身体捆起来,足足十七八道方才罢休。

    如有可能,他更愿意施展重手将其封魂锁元,然而初级法术威力有限,做不到那种程度,想做便要接近......即使现在,他依旧保持着谨慎,不给方笑云任何机会。

    这样做的时候,魔方外,原本准备开口的苏小月熄了念头,默默关注事态发展,老神仙脸上的汗水更多,仍然竭力维持着魔方的稳定,赫连纯美则有些失望......到这一步,她实在找不到继续怀疑的理由。

    阿吉还是没有动手,看来只是做做样子。

    魔方内,陆亢望着被捆成粽子的方笑云,心里最后那块石头落地。

    “陆某的提议依然有效,方侯......”

    “你是八王府的人。”方笑云轻声道。

    “什么?”陆亢楞了一下,神色略微有点不自然。

    “这些指风以你的神识彼此相连,且都与你神魂相接,不然你无法控制,不可能做到意动法随。”

    “......那又如何?”

    “一百六十七次攻击......”方笑云吁了声。“四步高手,借助法网与魔方的力量,一百多次出手没能杀死我。”

    “方侯究竟想说什么?”

    “不明白吗?我说你这个废物。”方笑云笑笑,笑容显得安静。他一边转动手腕,掌心按住身边的一颗斑点。

    “你!”

    “我杀你,一次就够了。”

    “呵呵......”

    “呵呵你妹呀呵呵。”

    方笑云的神色陡然间转厉,大吼起来。“老子早就可以干掉你,蠢货!”

    声落,火出,光现,疾燃。

    先是一点火星,接着是一团火苗,跳动着,姿态让人觉得它有点不情不愿;然而随着一缕烟气现身,火苗骤然兴奋起来,刹那间展现出自身的美丽。

    看到它,人们心中涌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妙感觉,它是那样璀璨,仿佛太阳浓缩成宝石,它又那样凶猛,蕴含着无穷的光与热。

    它的出现,天上的星星不再眨眼,月亮不能正视,天地间一股躁动的气息,脚下的大地微微颤动。

    它以跳动的方式展现出一股别样安静,代表着无与伦比的骄傲。没有人可以驱使它做事,包括放它出来的方笑云,暂时也没有这个资格。但它有自己独特的兴趣,就是在其身前开路的那一缕烟。

    那缕烟气飘渺、无形、包含着独特的气息,如有大能研究一番,会发现它与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都有不同。

    烟气按照方笑云的意思,顺着连接指尖风的神识飞速远遁,遇到岔路便会分出一丝,表面看去,它就像一条飞速分裂的线条,将原本无形的法网描绘出来。

    火苗紧紧跟随在身后,无论烟气去到何处,怎样分化,它都能以同样的方式分裂。

    于是法网变成火网,火网的核心不再是方笑云,而是漂浮当半空的陆亢。

    “啊......”

    火苗与烟气刚刚出现,陆亢的脸因为剧痛扭曲,那种痛不是任何酷刑所能比,超越了人的想象极限。

    啷,铁枷脱手掉在地上,恢复自由的方笑云慢慢起身,虽然精疲力竭,神色却带着不加掩饰的欣喜。

    他伸出手,有些吃力地将掉在身边的铁枷捞在手里,仔细打量。

    “这东西不错,值了。”

    ......

    ......

    放出去的神念收回、或者斩断需要多久?

    答案是一瞬间。

    烟气与火苗走完法网全部路径用去多少时间?

    答案也是一瞬间。

    从火星现身到火网成型,周围的人来不及眨眼,就看到陆亢抱头惨叫,面孔狰狞如同恶鬼。

    世间针对神识与魂魄的手段不少,但是能将它们直接点燃的火焰屈指可数......甚至用不了一只手。

    陆亢有幸遇到这种火,因此感受那种无法形容的痛。他的声音以超乎想象的频率颤抖,普通人根本分辨不了,纵然大能力者仔细去听,认真回想,恐也不会知道中间有过多达两百三十就次停顿。

    这意味着陆亢经历过两百三十九次昏迷与清醒,短短的一瞬间,等若在炼狱苦熬终身。

    因为快,他没有机会反抗,甚至连反抗的意思都来不及生出;因为痛,他的神智瞬间被摧毁;因为狠,他的恐惧无以复加,斗志如残花般凋零。

    他的痛苦并不长久,因为魔方轰的一声碎了,老神仙闷哼一声倒地,唇边溢出血丝。

    陆亢哀嚎着滚到地上,因为剧痛,他竟然用手指将自己的眼球生生扣出眼眶。

    铁链呼啸而至。

    正中当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