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四八章:拳打幼儿园
    松江岸边,这场原本不该发生的冲突以怪异方式展开。统领陆大壮一声吆喝,五十名玄甲军卒纷纷下马,其中四十人排成一排,留下十个在身后三尺之地充当预备队。

    “除非有人漏掉,或者前方的人倒下,否则,你们不准插手!”

    看到这样的安排,童渊马上在方笑云身边嘀咕,指出陆大壮连犯几桩错误。

    首先,骑兵不是重装步兵,下马等于自废武功,第二,对方军力五倍于我,他非但不将部下收拢聚合,反而一字排开,对方突破任何一点都会形成对单个士卒的围攻。第三,预备队与主队之间距离太近,事实上那根本不叫预备队,而是战阵的第二排,可又不准他们随便出手,简直荒唐透顶。

    方笑云听罢频频点头,“老童啊,以你的本事,为什么只做这么小的官儿?”

    童渊一愣,以为他在嘲弄自己。

    “侯爷,我......”

    “刚刚那几条都说到点子上,很好。你又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为何升不了职?”

    “末将升不升职无所谓,这场仗......”童渊感觉愈发疑惑。

    “先打打看吧。”看出童渊不想谈,方笑云不再追问。

    打打看?童渊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这是打仗!是打仗啊!假如没有青峡一战,此刻童渊会把他当成那种没本事又爱胡闹的纨绔子弟。他有心多劝两句,耳边蓬的一声巨响,战斗已然开始;伴随着双方第一次冲撞,方笑云清淡的声音一起进入脑海。

    “打好了发泄一下,打不好杀杀威风。都挺好。”

    ......

    ......

    陆大壮憋了一肚子的火。从成为玄甲军一员的那天起,他与别的军卒都被“我们是天下第一强军”的气氛包围,数年征战下来,这种念头已逐渐成为精神支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从不会动摇。

    从普通士卒到百人统领,靠的是一次次从杀,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结果。他对自己的队伍充满自信,内心坚定地认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神州有句名言,没有那个修行者能对抗军队,圣人以下,全都可以用人海推倒。陆大壮坚信这点,对修行者的印象也就那么回事。

    这种心境自年前开始转变,从苍州城出来,强大的玄甲军就仿佛泥潭中挣扎,寒天雪地里到处瞎跑瞎转,根本找不到对手,好不容易挨到要抓的人露面,结果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就一败涂地。

    这几天,陆大壮时常做噩梦,那晚的惨状一次次在脑海中重放,感觉就像重新经历一遍。他不断提醒自己那只是诡计与巧合,却又忍不住想,即使没有那回事,玄甲军当真能够抓住方笑云?

    战前从没有人怀疑这点,然而在看过他与陆亢的一战后,陆大壮隐隐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别的不谈,那只鬼王一旦现身,人怕不怕很难说,战马一定会受惊,效果不见得比药物差。

    几百人对付不了一个,这样的打击足以毁灭战士的斗志。陆大壮是军官,除了战斗还肩负着提振士气的职责,他知道这次战斗对军心造成多么大的影响,为此深深忧虑。

    他已经在找办法解决,却怎么也没料到,少将军把自己和部下送给了方笑云......那个带来毁灭性影响的家伙。

    是抛弃吗?是否因为少将军看出军心已废,故意这样做。当然她不会那样说,而是极为郑重地告诉大家,尔等只是执行一次特殊使命,将来迟早回归等等。

    赫连纯美说的真诚,但在私下里,人们不怎么相信。

    从选拔时起,玄甲军秉承的是优胜劣汰,经此一战,有经验的将领知道这支队伍只有两种结果,要么蜕变为更强,要么就此颓废,逐步走向衰落。

    陆大壮下决心要做前者,结果却被送走。方笑云下令抹掉玄甲军标记时,很多部下哭了,他也很想哭,却只能咬着牙将泪水咽下去,默默等待机会。

    眼前的这场战场......陆大壮并未将其看做证明的机会,而是当成羞辱。

    对手人数不少,但他们不是战士,不仅不是战士,他们还没有战术,甚至连个像样的指挥者都没有。

    这样的一群人,根本就不配上战场!

    方笑云下令“揍他们”而不是“杀了他们”。陆大壮明白这是他对双方实力评估后的判断,对手应该没有能力对玄甲军造成致命威胁,因此也无需下死手。

    这才是他对玄甲军的要求,不仅要赢,自己还不能死人,否则就是没达到要求。

    眼睛盯着冲过来的对手,陆大壮时不时深深吸一口气,不是因为紧张,而是需要压制怒火。

    好吧,揍他们。

    ......

    ......

    第一个对手冲过来,长矛刺出,陆大壮既未闪躲也不招架,反而跨前半步。

    咔嚓,粗糙的长矛断成两截,持矛的双手虎口震裂,对手止不住步冲上来,迎面七尺长枪自下而上撩起一股狂风。

    蓬的一声闷响,瘦弱的身体飞到半空,落下的时候砸翻两三名同伴,也挡了后面冲上来的人。

    “全体都有,预备!”

    试过对手的力量与武器,陆大壮将最后一点忌惮丢在脑后,他把长枪端在胸前,横扫竖砸挥舞两下,对于战果看都不看,只关注着两侧的部下。

    玄甲骑兵百里挑一,个个身高力大与蛮人相仿,与之相比,芒克人足足矮了两头,体重也不足一半,身上装备更不在一个层次。两边的战斗状况大同小异,芒克战士如潮水般冲上来,单排人墙好似坚硬的礁石,浪头粉碎,人影翻飞。

    心里大致有谱,陆大壮一边挥枪,一边高声呼喊。

    “谁都不许拉下,三......二......一.......”

    “冲!”

    现在发动冲锋,是一种狂妄的表现。如果为了借助冲力,应在对手冲锋的同时进行,另外,重骑与步兵相比最大差异是无盾,这样朝人堆里冲,差不多等于撞向刀山。

    陆大壮不在乎这些,在他眼里,这群身高普遍一米五上下的所谓战士根本是一群拿刀的孩子,没接触之前,他还防着是不是有什么古怪手段,交手之后,这点担心也已经丢掉。

    没盾牌怎么了,身上的铠甲就是盾牌,他刚刚主动受了一枪,安然无事。

    这样都不敢冲锋,活该被人抛弃。

    一声令下,伴随着齐整的呼喝,四十名如城墙般平推出去,当面之人要么飞起,要么被巨大的力量撞翻在地,与此同时,身后的人继续涌来,转眼间堆成了堆。

    从战场外看去,感觉就像河堤将水浪推回到江中,那种震撼的感觉难以形成。

    “这,这......”

    童渊看得傻了眼,方笑云却在一旁微微皱眉。

    “怨气真不小......咦?”

    看到随后的一幕,他的眉头舒展开来,眼神情不自禁有些佩服、还有些嫉妒。

    仅冲出十几步,陆大壮忽然发出停止的命令,四十名玄甲士卒随即止步,随后用整齐动作回到远处。

    出人意老的举动带来出人意料的结果,玄甲军退回时,与之冲撞战斗着的芒克战士紧挨在一起,并未趁机展开追击,反而有些畏首畏尾,迟疑不决。

    外人觉得他们错过战机,却没考虑到刚才那一幕发生时,他们是体会最最深刻的人,那种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让人窒息,那种超乎想象的力量,他们的骨骼根本无法承受。

    对手退回之后,前方地面上同伴们的惨状历历在目,他们几乎没受到外伤,却不停咳血血,要不就是断骨伤筋,哀嚎之声不止。

    那群全身黑盔的战士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魔神,他们的心比毒蛇更毒。所造成的这类伤患,纵然恢复也会留下后患,有很大几率变成残废。

    犹豫的时候,身后的战士依旧涌过来,同时有人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冲啊!你们这群废物,给我快点冲,他们才几十个人,给我冲啊!”

    相伴的是另一道哭喊般的声音,“不要打,不要再打了,听我说啊!他们不是山匪,不是山匪!”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名独腿男子竟然不再恐惧,拼命叫喊的同时想靠近方笑云。安古拦了两下觉得麻烦,干脆用点力气将他提起来,像一只挣扎的猴子。

    两人都在大喊,芒克战士们最终在前者的催促下向前,犹犹豫豫地样子,任谁都能看出斗志消沉。这时候,忽听前方又一次倒数,恢复齐整的四十名玄甲又一次冲出,刚刚发生的悲剧随之再度上演。

    “不错,很不错。”

    方笑云的目光在对面搜索一圈,一边解除禁令,示意老符师与阿吉一同过去压阵。

    玄甲骑兵以步兵的方式战斗不是不可以,但有一个巨大缺陷:负重太大。方笑云故意不让老符师为他们施展轻身与神行,目的在于考察;如今看起来,陆大壮清楚地认识到这点。

    既如此,战斗没什么可担心,此时叫两大高手过去,目的在于防止玄甲军因骄傲大意产生死伤。

    之前不存在这种顾虑,现在反而有了。另外他担心对面有类似高手出现。比如蛮巫......那个催促的声音有点奇怪,不得不防。

    做完这些,方笑云转回身,望着那名独腿男子,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呵呵,没想到啊,随便碰到个人,竟然是条大鱼。”

    挥手示意安古将他带来,就在这时,警兆突现,一股锐利的气息朝后脑。

    斩首,时机恰到好处。

    方笑云唇边泛出冷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