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七一章:巫道之极
    “落日弓不受距离所限......”阿瞒的神情由激昂变得低落,“我不能完全发挥它的威力。”

    “废话!所以才问你能不能射到那边。”

    落日弓的事情,方笑云做过了解,芒克人要么推说不知,要么遮遮掩掩。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抢了人家的镇族之宝还想要说明书,未免有点强人所难。

    方笑云对此毫不在意,他要的是阿瞒而不是弓箭,即便芒克族什么都不说,他也能推断出镇族之宝绝不仅仅那点威力,阿瞒本人也有很大潜力可挖。

    今天情况有点特殊,黑骑冲到马车附近,即将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现在责怪陆大壮擅做主张已经晚了,只能试图挽救。距离这么远,唯一的希望只能是阿瞒。

    “杀掉一个行不行?”

    “能!”阿瞒咬了咬牙。

    “白袍祭司!”方笑云毫不犹豫下令。

    “为什么?”

    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名芒克战士抬着吉默他,身边是几名长老与七八名最出色的战士,族长也在其中。

    巡边候大发神威,接连大胜,众人心情激动,望着方笑云的目光发生很大变化。此时,一百多名芒克战士正忙着清理战场,长老们过来想表达喜悦,说些感激和恭维的话,看到方笑云表情凝重,大家才意识到战斗尚未彻底结束,己方有人处在危险之中。

    “祭司的能力在于辅助,现如今山匪主力被消灭,为何选择他作为目标?”一位长老说道。

    “距离这么远,阿瞒需要消耗生命才能做到。但在这里,没有可以借用之活物。”族长忧心忡忡。

    “对方只有三个人,那些黑骑如此威武,未必对付不了。”又一位长老说道。

    胜利在望,隐藏着的矛盾与一些不可为外人道的小心思暴露出来。阿瞒是芒克族的未来与希望,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希望,消耗生机开弓必有后患,听到方笑云让他全力出手,长老们的脸色都很为难。

    “侯爷手下好几位高手......”

    “都给我闭嘴!”喝骂声中,方笑云忽然抽出铁锥,身形微晃冲入人群,一把扣住族长的脖子。

    数十名黑骑疾奔如风,马车上的人没有丝毫惊慌的样子,似乎对此前发生的一切、几百人全军覆灭的结局一点都不在意。对着这种局面,方笑云哪有心情与长老们论理闲扯。

    “我数到三,开弓,否则他死!”

    “啊?”

    “侯爷......”

    “你!”

    翻脸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周围一张张惊愕的面孔,几名护卫没能做出哪怕一丁点反应,全都用愕然茫然的目光看过来。

    惊呼的声音尚未落定,方笑云开始计数。

    “一,二......”

    铁锥穿透皮肤撕裂肌肉,疼痛的感觉传入脑海,族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

    “阿瞒!”

    “阿瞒,开弓!”

    吉默同时开口,原本苍老而且沙哑的声音竟变得洪亮起来,枯瘦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红润。

    “......叔叔!”

    阿瞒陡然意识到什么,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沛然之力将他包围起来,将他的身体推送到空中。

    与此同时,徐徐的吟唱声回荡在周围。

    “......沉睡的古老生命......”

    “......握住命运之匙的那只手......”

    “......余以祖血打开界律,以灵魂扣响血誓之门......”

    “......尽余之生命,祈求汝之垂怜......”

    每吐出一个字,吉默的声音都会变得更加宏大,到后来竟如滚雷般震动天地,浩浩荡荡,席卷八方。

    周围传来呼应,起初寥寥,听在耳中好似呢喃,转眼间成群结队,声音也变得高昂激烈。不知不觉,漫山遍野皆有吟唱,人人耳中轰鸣浩荡,葫芦谷内各个角落,一团团虚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如轻烟般飘荡在半空。

    吟唱的声音与飘渺的轻烟在半空中汇合,突然间轰的一声巨响,五指山齐齐震动,虽只有一次且短短的一瞬间,却令天地变色。

    五座山峰的表面出现一层淡淡的光芒,一股令人胆寒的气息直冲云海,其势仿佛要把天空刺破。来自蛮荒的气息如此强大,令人生出膜拜的冲动。

    周围的芒克人全都匍匐在地上,只有吉默与阿瞒是例外,族长不顾一切从方笑云的掌心挣脱出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的天......”

    铁锥从手掌无力滑落,方笑云仿佛雕像般凝固,这一刻,他又一次进入到类似灵魂出窍的状态之中,思维与身体完全脱离。

    他像一团影子飘到半空,眼睛看着下方的世界,耳朵倾听着世界的声音,内心被震撼到生不出半点想法。

    他看到吉默虔诚诵念,看到阿瞒徐徐开弓,弓矢所指,黑骑不知为何慢下来,明明纵马狂奔,速度却仿佛蜗牛在爬。

    他看到马车上的三人惊慌失措,那名蛮巫拼命朝吉默这边大喊,一些莫名其妙的音节从他的口中吐出来,方笑云无法理解其含义,却感觉到超乎想象的奥妙。

    他还看到三条隐藏的身影,一人在马车内,一人在左侧山坡,最后那个人竟然藏在寨门附近,距离自己不超过二十丈。

    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一丝气息都没泄露,只不过那种隐匿之法似乎存在某种限制,不敢轻易移动。

    对战斗而言,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信息,然而在此刻,相对与葫芦谷与五指山的变化,他们的存在微不足道。

    方笑云看到五指山晃动,看到了那层微光,他看到拇指上飞出一男一女两条身影,男子面色阴沉充满愤怒,女子表情漠然,唯瞳孔深处有些感慨。

    方笑云猜到两人的身份,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做什么,但能推断出二人未能完全实现目标。

    这些事情都很重要,但还不是最重要,相比外界种种变化,方笑云更关心自己的身体......五指山剧变时,他体内的方形太阳同步震动,仿佛有一头怪兽被惊醒,要从里面冲出来。

    那种强悍与凶猛,威严与霸道,使得方笑云心惊胆跳,险些连神魂都维持不住。

    恍惚之中,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出窍”,大有可能是灵魂为了自保而做出的反应。倘若此时留在身体里,或许会在那种威压与震动中直接溃散。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拥有这股力量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最让方笑云不解的是,如此强悍的威压面前,那团从方形太阳从出来的火苗惊怒不已,怨魔却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非但如此,它还表现出兴奋与少许贪婪。

    为什么会如此?

    在他将所有信息收入眼中的同时,一道绿色光芒自阿瞒掌中飞出,刹那间,被封禁的时空骤然提速,无数种变化接连发生。

    最后发生的事往往最重要,方笑云很想将其看清,遗憾的是他没有这个机会。绿光飞出的同时,他的脑海一阵晕眩,彻底失去意识。

    仓促之中,他只记下来吉默用全部力量喊出最后两个字。

    舍身!

    再睁眼时,一切恢复到从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