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七八章:言退
    日落西山,阴影从山包向葫芦谷蔓延,数十名血骑士走在它的前面,夕阳打在人们的身上,反射出来的光华如同鲜血流淌。

    寨门内有一段青石路面,马蹄敲打出整齐有致的哒哒声,马背之上,骑士们表情坚毅,目光冷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释放着杀戮的气息。

    道路两侧,芒克人敬畏的目光望着他们,方笑云与身边的人纷纷回头,审慎的目光一一看过去。

    黑骑变血骑,颜色的变化被保留在盔甲和武器上,现今,骑士们与战马的皮肤皆已经恢复正常,但在瞳孔深处有一点猩红,方笑云的灵识探过去,感觉就像把手伸到恶狗的嘴里,被狠狠咬了一口。

    这就是血蛊,一种极其简单、又极其恐怖的生命。说其简单是因为,血蛊的生命只有两件事:寄生与繁殖,说其恐怖的原因在于,血蛊把寄生的人当做繁殖基地,并驱使他在死亡之前首先发疯,通过攻击、接触将血蛊传播到别人身上。

    方笑云听过一个关于血蛊的传闻,曾经有位巫师用它将一整支部落屠灭。

    如此恐怖的生命必有局限性,血蛊有两大致命缺陷,一是生命周期短,二是只能通过血液传播。由于这两种缺陷,它一旦停止传播便会自动消亡,在那之前,血蛊中的以小部分会用沉眠的方式延续生命,等待下一次寄生的机会。

    生命的奇妙正在于此,倘若血蛊不具备这种能力,则根本就不会存在。

    关于血蛊,上面这些是大家知道的内容,对照发生在血骑身上的事实,显然有了很大不同。第一,血蛊可以通过呼吸、甚至直接从皮肤钻进身体,甚至跑到武器盔甲这类事物之中,第二,被血蛊寄生的骑士既没死也没有发疯,似乎得到很大好处。

    祭司与瘦高男子都已死掉,血蛊变异的原因只有那名巫师才知道,方笑云暂时没空审问他,只好先从外表观察血骑,怎么看也不像是疯子。

    观察之中,陆大壮率领血骑来到面前。

    “参见侯爷。”

    “嗯。”方笑云上下打量着,“大伙儿都没事吧?”

    “侯爷放心,属下没疯,弟兄们的神智也都正常。”

    “那就好。”

    方笑云暗暗松口气。将来怎样将来再说,当下看状态都还不错,意味着接下来的“谈判”中,自己手里多出一张很重的筹码。

    吩咐血骑待命,方笑云再回头,把周吉晾到一边,视线投向圣女。

    “圣女殿下,你到本侯地盘来做什么?”

    “......”

    圣女微微皱眉,有心不理却不能那样做。刚才的战斗足以证明这位侯爷的铁腕与强悍,拜火教想传入三边,没有他的承认与支持......至少默许,根本不可能实现。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杀了他。之前试过没做到,如今更加不可能。

    “这个问题,之前月灵仙子问过。”

    把对苏小月讲过的理由重述一遍,圣女刻意多解释几句,大意为神教来此只为救助中人,劝人向善,不是要与大宇作对,也不是想和方侯为敌。

    听了这番话,旁边周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方笑云则似乎相当满意,频频点头。

    “好事儿,本侯一定支持。顺便问下,刚刚被我干掉的那个白袍祭司,他不是殿下的人?”

    “不是。”圣女简单回答一句,淡漠的眼神当中浮现出一丝疑惑。

    因为苏小月的存在,她没有刻意释放精神去影响对方,但在讲那番话的时候在声音中揉入圣坛秘术,按理说通玄强者也会被其影响,不知不觉之中放下敌意,跟随自己的思路与意愿,但在方笑云身上,她没看到任何这方面的迹象。

    以她的造诣一眼看出,方笑云尚未触及到通玄门槛,精神力虽然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远没有超出“普通人”的界限,和自己相比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如此大的差距却不被影响,其魂魄之强大无法想象。

    除此外,一般人面对圣女,都会因其美貌与圣洁的气质被震撼,纵然周吉也不愿与之目光相对,方笑云直勾勾的目光看过来,神清目明丝毫没有迷乱之兆,其意志之坚定同样令人警惕。

    强大如月灵仙子,竟然甘心情愿充当他的帮手,区区一个明窍境,怎会出现这种状况?

    圣女困惑中,方笑云抬手指着那名恢复常人体型的巨人道:“这位巨人兄刚刚与我的人交手,只是误会?”

    “不是。”圣女平静说道:“来此之前,本座与三绝剑有过约定,将昆奴借其一用。至于约定的具体内容,本座不能对方侯细说。”

    方笑云说道:“私秘之事,本侯自然理解,本侯想知道的是,殿下的那个约定是否已经完成?”

    圣女回答道:“约定之事无法进行,只能取消。”

    听到这里,周吉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在一旁沉声开口。

    “殿下这样讲是何意?此前你我之约定......”

    话未落音,方笑云开口打断。“喂喂喂!殿下才说的:约定无法进行,所以只能取消。你站那么近,难道听不见?”

    “庞山与神教之约,轮不到你多嘴!”周吉叱道。

    “明明是你多嘴在先......啧,真没风度。”

    方笑云哈哈一笑,回头对圣女道:“听说拜火教与庞山齐名,以殿下的身份与庞山什么人对等?该不会就是这位三绝棍吧?”

    这个提问不好接,圣女脑子里闪过几种回复都觉得不妥,索性默然不作回应。

    “你......”

    周吉统领领略到这番话包含的恶意,苍白的面孔微微泛红,眉宇之间生出羞怒之意。

    方笑云根本不看他,继续对圣女道:“如此一来,圣女殿下与本侯之间并无实质冲突,反倒能够展开合作对吧?”

    听了这番话,圣女认真想了想,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本座此番路过三边,主要为了神教入境之事,方侯如能公示于民,本座以圣坛之名保证,神教与方侯是友非敌。”

    “救助苍生,劝人向善,本侯头一个举双手欢迎。这样好了,圣女请到谷中等候片刻,待我处置好这里的事情,马上就能与你商谈具体事宜。”方笑云果断说道。

    如此**裸地商谈合作,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诡异,一些老成的人如程正,内心十分担忧。

    拜火教想入境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早在圣祖年间就曾做过尝试,对这类能够影响人心的境外势力,大宇帝国从开国到现在始终警惕着,明面上不好说,但在私下,一旦发现某处有此苗头便会将其无情掐灭。若不然,拜火教哪会等到今天才入境,且只敢选择三边这种地方。

    以此为背景,方笑云的做法难免让人心生杂念,说其居心叵测都是轻的,某些人眼里几乎称得上是叛国。

    圣女显然看准这点,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话挑明,用意不问可知。为此她也付出一定代价,不仅抛弃那名白袍祭司,周吉也被毫不留情地到一边。

    正如此前那番话所讲的,圣女在拜火教中的地位,周吉本无资格与其对等,其实方笑云也一样,圣女如去到大宇朝堂面前武帝,无需跪拜。

    但在这件事当中,方笑云的修为、实力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代表大宇官方,甚至牵连到皇家的态度,若能由此打开神州门户,区区一个三绝剑算得了什么。

    心念电转,圣女朝方笑云颔首示意,接着一拍身下猛禽,双首妖禽仰首嘶鸣,振动翅膀斜飞出去。

    圣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招呼都不和周吉打就转身离开,她这一走,那名能够变身的巨人自然不会留下来守护周吉,展开身形跟在圣女身后,径直去了葫芦谷。

    转眼间,现场只剩下三绝剑与那名清秀少女,望着方笑云的眼神仿佛能喷火。

    方笑云目送圣女身形消失,才把目光投向二人。

    “刚刚这货说什么来着,要我交人?”

    轻蔑地撇了撇嘴,方笑云故意扭头问苏小月:“小月见识多,你和我说:庞山人是不是都这么傻?明明自身难保,还惦记着别人口袋里的东西。”

    “别胡说......说他两句可以,别扯上庞山。”

    苏小月狠狠横他一眼,声音压得极低:“想不想听听我的建议?”

    “这还用问?当然。”

    “要真想听,我建议你见好就收,别把事情闹大。”

    之前的一幕,苏小月见他三言两语把对手分裂,内心颇多感慨。所谓非常人行非常事,方笑云每每都能出乎意料,行险的次数多了,周围人渐渐都已经习惯。譬如刚刚发生的事情,不了解的人见到方笑云向圣女承诺打开门户,要么怀疑他心怀叛逆,要么担心收拾不了局面。如程正、芒克族长老等人,都属此类,然而对身边熟悉他的人而言,竟然把这些看成理所当然。

    苏小月知道方笑云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解决周吉,但她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方笑云稍后如何应付圣女。

    难不成翻脸耍赖?那样做,岂不与两大世界级势力结成死仇?

    那怎么行!

    心里想着,苏小月认真说道:“庞山不好惹,大宇王室也不想与之为敌。今天你也没吃亏,巨灵王的伤我看了,修养一阵可以痊愈,周吉的伤反而更重,被他压制下来。”

    这边说着悄悄话,那边周吉与少女也在传音交流,苏小月朝他们看一眼,郑重说道:“三绝剑不简单,实话和你讲,他如果拼命,我也没有把握能接住。还有那个女孩,实力不在周吉之下。”

    “意思是我比较好欺负?”方笑云冷笑。

    “......别抬扛好不好。”

    “好好好,你怎么都好。”

    方笑云一边点头,一面转身再度把视线投向周吉。

    “那个谁谁谁,本侯给你两个选择。”

    “你说什么?”周吉脸色铁青,金色大剑微吐光华。“别以为圣女走了,你就可以......”

    “第一,死在这里。”

    方笑云根本不停他讲,自顾往下说道:“第二,马上滚出三边,去参加那个天选大会。”

    “......狂妄......”

    “别忘了,现在动手,圣女会帮我。”方笑云的脸色清淡下来,“要不要试试?”

    这句话令周吉陷入沉默,久久无法回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