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一九四章:为了看到
    黑暗中,张小华蜷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封闭的空间里日夜不分,他只能凭感觉判断,被被抓时算起大约过了两天。

    两天来滴水未进,张小华身体虚弱,伤痛也更严重。用来关押他的这间屋子四面无窗,独狼等人离开时把灯灭掉,营造出永恒的黑暗空间。饥渴、伤痛、孤独与恐惧,这些因素相加很容易摧毁人的意志,耗时虽长,但比搜魂、酷刑稳妥。

    头一次审问,张小华嚷嚷着要见匪首,却坚决不肯说原因,怎么威胁、逼问都没用。独狼等人皆认为他虚张声势,不过是拖延保命之法,有趣的是,明明众人看法一致,处置起来依旧很为难。

    杀了他?别人会说好的,你来。

    酷刑折磨。很好,你来。

    到这时候,审问结果已不重要,关键在于这不是哪一家的事,没有人愿意担责。万一这家伙真有秘密告知匪首怎么办?万一匪首打算利用此人怎么办?万一他身上有关于方笑云的秘密,又该怎么办?

    无奈之下,独狼等人商议后决定先把张小华关着,反正他在这里什么都探查不到。大约是心里有些憋屈,独狼临走时恶狠狠说道。

    “饿死你个龟孙!”

    这的确是个问题。张小华心里暗暗想着。他担心的不是饿死,而是之前独狼等人商议时提到的:关在这里,什么都探查不到。

    方笑云让他探听虚实,知己知彼才好决定怎么做,这边没有情报,那边不会行动,那边不行动,张小华就一直关在小黑屋里受苦......迟早是个死。

    这怎么行!

    张小华不甘心这样白白死掉,他苦苦思索,想要寻找一条出路。想来想去,办法没找到,身体却渐渐撑不住了。

    凡人去了饮食活不了几天,况且他受了伤,独狼两拳打断五根肋骨,幸运的是断骨不够彻底,也没有刺伤脏器,否则的话,张小华早已死了。

    说起来,张小华内心颇有些奇怪,身为一个贼,争斗挨打乃是常有的事。以他对力量的判断,独狼的那两拳不会让自己当场身亡,但是伤情应该比现在重很多才对......难道是侯爷用了什么手段保护自己?

    想想的确有可能,毕竟两位仙师在自己身上忙活半天,不会只是做做样子。独狼他们也说了,自己身上有元力波动。

    这样一想,张小华受到很大鼓舞,可是他依旧越来越虚弱,神智渐渐趋于模糊。

    这样下去真要死了。侯爷说的那个保命的法子甚至都没机会用。

    求生的**提醒张小华必须有所行动,他挣扎着站起来,摸索着朝房门前进。两肋的伤痛限制了他的行动,腰腹不敢发力,还要抱紧双臂避免对两肋造成挤压。短短几米,他用了很久才完成,满头是汗。

    好不容易摸到木门,张小华的力气一下子散去,瘫软在地上。冲击带来阵阵疼痛,张小华呲牙咧嘴,不得不休息片刻等待呼吸均匀一些,才举起手在门上拍打。

    啪!啪!啪!

    “救命......”

    “来人啊,我有话说,我......我要招供。”

    “我什么都说,快来人啊!”

    “......好歹来个人啊?”

    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人应答,张小华渐渐有些不安。两天时间可以发生事情,他在这里关着,看不着也听不见,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山匪与侯爷是否已经交手?如果交手,胜负如何?毫无疑问,山匪获胜的话自己死定了,即便侯爷打赢,他会不会忘了自己、不管自己,或者找不到自己?

    最怕莫过于被人遗忘,或者某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心里如此想着,张小华忽然意识到,自己甚至不能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张村。

    印象中,村子里没有哪户人家建有四面封闭的房间,可惜审问的时候忘记观察......假如这里是某个山洞、隐秘的地窖之类,可就真的完了。

    内心的恐惧逐步放大,张小华不顾一切地在门上拍打,一边奋力大喊。

    “云飞,方侯让我告诉你......呃?”

    话喊到一半,房门忽然打开,突如其来的阳光刺伤张小华的眼睛,眼泪直流。

    阳光包裹着高大魁梧的身形,张小华看不清容貌,只觉得对方像一座山横在面前。

    “你是谁?”张小华下意识叫着。

    “你找我?”魁梧的人淡淡说道。

    ......

    ......

    “这两天,窥探的人明显增加。”

    “有凡人也有修行者,只是境界都很低。”

    “没发现有女人。”

    “按照你的吩咐,没有惊动他们。”

    “城内没找到出自张村的人,附近村落的倒是有不少,其中有人回去过,听了他们的话,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这样做没意义,不如直接抓人审问。”

    以阮养的实力执行这种“低级”任务,内心多少有些抵触,她不像巨灵王那样任劳任怨,汇报之后便把自己的想法道出,声音透着几分怨气。旁边巨灵王很是担心,一个劲儿地朝阮养眨眼,连续几次后,女刺客忽然扭头。

    “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巨灵王悻悻低下头,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想笑不敢笑,不笑又觉得难受,个个表情辛苦。

    “看两眼就要杀人,太不讲理了。”

    方笑云取笑一句,脸上并无多少笑意,他接着问阿瞒:“你那边怎样?”

    阿瞒回答道:“依照侯爷的吩咐,我族战士于夜间悄悄出城,有程老先生帮忙掩饰,外面的那些人应该发现不了。如今他们分散在张村周围的山林内,但凡有人进出、或者村内有什么大动静,必定能够发现。”

    “也就是说,暂时没有发现。”

    “......是的。”

    “那只能靠他们......和那个张小华。”

    方笑云轻叹一声,转身把目光投向角落。在那里,苏小月正襟危坐,双手间一团五色灵光闪烁,灵光包裹着赤目与曲亮亮,两人手掌互握,气息纠缠,视线盯着地面。

    地上有个盆,盆里有水,水里有条白白胖胖的肉虫,足有尺余长。比较奇怪的是,盆里的水释放着火热的气息,给人的感觉仿佛要沸腾,却没有丝毫蒸汽外放,大肉虫待在这种环境好似很舒服的样子,时不时扭扭身子,嘴里吐着气泡。

    方笑云眼巴巴地望着那条肉虫,恨恨说道:“这么多强者都得伺候一条肉虫,说出去都没人信。”

    “是啊是啊,它竟然受得了笑云哥的真阳之火。”巨灵王找到机会说话,附和起来。

    “叔叔曾经讲过,噬魂蛾母虫非常厉害,飞蛾扑火就是因它而来。”提到吉默,阿瞒神情有些黯然,声音渐低。“可惜这条只是白色,境界太低了。”

    “飞蛾扑火那叫送死,算什么本事。”巨灵王好奇说道。

    “普通飞蛾才叫送死,噬魂蛾扑火为的是成长。一般来说妖虫都怕火焰,噬魂蛾是少数例外,成长到一定阶段,甚至能在地火中修行。叔叔告诉我说,蛮族圣地的守护者之一就是这种妖虫,而它吞火修行的能力就来自于母虫。”阿瞒如此说道。

    “噬魂蛾是蛮族圣地守护妖虫?”

    方笑云头回听说此事,神情若有所思。“天选大会最终地点就是圣地,周吉带曲亮亮入蛮,莫非就是这个原因?”

    关于天选大会,方笑云多少做过一些了解,过程相当曲折,但其最终之地不变,都是在蛮族圣地决定天选之子。不用说,参选者需经历多重考验,有野心的人需要提前准备。噬魂蛾既然是守护妖虫,曲亮亮这个实力寻常的驭兽师便有了用武之地。

    合情合理的推断,却遭到阿瞒的鄙视。

    “指望这个胖子对付守护妖虫?算了吧。妖虫的凶狠程度与实力成正比,圣地守护者最差也有三阶,地火之中修炼,并且长期与祖神相伴,那种桀骜哪里是他所能对付。”

    “蛮祖死了不知多少万年,还有什么桀骜。”巨灵王喜欢与少年抬扛,“俺觉得胖子很厉害,不说别的,以母虫感应虫卵,距离达到数十里......”

    “厉害的是妖虫,不是他,况且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阿瞒很不服气打断道:“照我看,成不成还是两说。”

    “这倒是的。”

    巨灵王瞅着那条大肉虫,神色也有狐疑。“笑云哥,这样到底行不行?没孵化的虫卵就能感应到强者气息,还能传给母虫知道,最后还要传给胖墩儿......感觉不靠谱啊。”

    两人正在说的是此次探查的奥秘所在,凭借噬魂蛾母虫与虫卵之间的感应,大致了解张村的强者数量与等级。曲亮亮一个人做不到这点,母虫与虫卵之间的感应随着距离的增加减弱,为此需要精通魂道之人帮忙提升母虫的神魂之力,同时要把它放到最喜欢的环境含有真火之力的寒潭水之中。

    这样的条件过于苛刻,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做到,偏偏方笑云身边有驭兽师,有巫师辅助,并且施展巫师之眼,方笑云自身具有真阳之火,更巧的是苏小月身边带有寒潭之水。

    月灵圣女送佛送到西,以若若的空间之力帮助母虫,使得它能够更好的破除距离干扰。若不然,施法之地必须靠近张村才行。

    人选方面,张小华无疑最合适。

    做了这么多准备,每个人都抱着很大希望,收获却微乎其微。两天来,这边只知道张小华依然活着,从未又过曲亮亮描述的:“强者气息引发神魂震颤”。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张小华刚去时,母虫有过两次异状,程度轻微,按照曲亮亮的解释,大约是见着实力不错的人,算不上真正的强者。

    随着时间的延续,每个人的耐心被消磨得差不多,之前几人在这里胡聊也是一种排解,如果不是因为母虫有过两次异变,早已等不下去。

    “也许就是个普通贼窝,干脆杀过去。”

    “是啊,一帮土匪,再厉害又能怎样。”

    巨灵王的提议得到不少人支持,甚至连阮养都破天荒地表示赞同。

    “非要了解情况,去外面抓些窥探的人审问,当中一定有人知道。”

    “不会的。”

    方笑云的心情比谁都焦虑,但他依旧摇头否决,理由简单而且充分。

    “换作是我来布置,那些人是炮灰,不可能之内内情。”

    “山匪都像你一样狡猾,也不用剿了。”

    阮养翻翻白眼。话不好听,内容其实是夸奖,方笑云不好说什么,只能干笑两声。

    “耐心点吧,再等两天看看,实在不行......”

    话未落音,水盆中的母虫突生异变,随之而来是曲亮亮的惊呼。

    “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