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傀 > 第二百章:八女传人
    云飞双手摆动,手指连续弹出,随着他的动作,一缕缕气息爆射出来,化作肉眼可见的小箭。让人称奇的是,这些小箭不仅有形还有色,七彩连环如彩虹,最后一道漆黑似墨。

    以掌为弓,以气为箭,意念驱动下快如闪电。如此近的距离,苏小月根本来不及闪避。所幸她一直保持警惕,身体周围有祥云涌动,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清叱,云彩光华随之大亮。

    小箭挨个射入,祥云顿时翻滚,苏小月的脸色亦随之改变,一变再变,连续七次。

    最后那支黑色小箭射入时,云彩翻滚的程度达到极致,看起来好似沸腾。与之形成对应,苏小月的身体上浮现出五彩光膜,身形不由自主腾空而起。

    一股强大又危险的气息轰然释放,苏小月樱口微张,眼神变幻,时而纯净如初生婴儿,时而深邃如百岁老者,时而安宁若处子静坐,时而惊恐如恶鬼缠身,每次变化都仿佛经历一生一世之沉淀,整个人的气质为之彻底转变。

    这种转变甚至不需要用眼睛看,只需在其身边一定范围内的人便可感应得到。

    方笑云便是其中之一,因不知道苏小月发生何种危险,暴怒之下,本就凶狠的拳头更加狂暴。

    云飞忙于出箭,全力一击正中其当胸,魁梧的身体被打飞到半空,撞上屋檐再重重落到地上。

    砖石瓦片当中,云飞从地上站起来,胸口的外衣在拳劲震荡下粉碎,露出青色铁甲,铁甲之上出现极为清晰的拳印,周围竟有裂纹。

    “好拳力!”

    刚说出一句话,方笑云一个箭步追上,凌空直踹。

    “你找死啊!”

    这次云飞有了准备,然而此刻他的内息混乱,身体尚未回过气,只好架起双臂、弓步招架。

    蓬的一声闷响,云飞身体后仰,腰身仿佛折断,但其双脚牢牢钉在地上,坚硬的青石地面出现两个深坑。此时的方笑云身在半空,身体笔直,脚底砸、贴在云飞的双臂,仿佛粘在上面。

    “嘿,哈!”

    短促的两声暴喝,云飞后仰的身体骤然回摆,一股强悍的力量随之爆发,方笑云尚未落地便被这股力量弹飞。

    以身为弓,以敌做箭,神箭之所以得名,并不是因为强弓名箭,而是能够信手拈来。

    普通人被这样反击,纵不受伤也会气血翻腾,方笑云的身体足够强悍,倒不至于承受不住,但他控制不了身体,一头撞入正在剧烈翻腾的五色祥云之中。此时此刻,苏小月同样不在状态,大力涌来,两人纠缠在一起跌落,情形狼狈不堪。

    从骤然发难到致敌,云飞以承受一拳一脚为代价击退两大强敌,这样的战绩传出去,神箭之名势必再上一个台阶。

    但他的对手不止两个。方笑云还在空中就已下令,耳边只听咻!的一声,真正的穿云之箭应声而来。

    落日神弓,觉醒战士,合击之力在半空撕开一条圆形通道,绿油油颜色带来致命的气息,如死神扑面。

    “嗬!”

    惊呼发自心底,云飞的瞳孔收缩成一线。他强忍着体内种种不适,挥出去的双手微微一晃,巨大的铁弓已在掌中。

    没有时间弯弓搭箭,云飞握住铁弓的同时开口凝气,将此前死死压住的一口鲜血喷出,凝聚成一支血色长箭。

    仿佛受到吸引,血箭自动上弦而出,迎向绿色短箭。

    箭与箭相遇,噗的一声响,绿色锋芒继续向前,如同锥子将血箭钻透。一圈红炎飞速散开,所过之处如同利刃切割,将一面墙壁削穿,并在圣祖之像上留下一道深痕。

    随后,当!的一声,三寸绿箭余势未衰,击中铁弓的正中央。一股连绵的力量将它推向执弓的手掌,连同云飞的身体一起倒飞。

    那股力量并未就此罢休,顺着弓、手进入身体后竟然不会消失,仿佛具有生命般四处冲撞,带来的伤害或许不是太重,却对行动造成很大影响。激烈的战斗中,这样的干扰势必造成灾难性后果,足以致命。

    一箭之威竟至于斯,但考虑到云飞仓促之间以受伤之身连战强敌,做到这种程度已令人咋舌。不仅如此,他自己显然预料到结果,身体倒飞时有意借力,以此减轻一部分伤害。

    “落日神弓,果然名不虚传!”

    云飞居然还有余力说话,回应他的是一声暴怒到极致的狂吼。正前方,五色云彩中飞出一条身影,双手挥洒之间,七八道光芒呼啸而出。

    吃过一次亏的云飞马上认出来,那些光芒正是之前使用过的吸魂符。

    “......”

    云飞情愿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想再感受一次灵魂被撕裂,凭经验判断,这类直接针对神魂的攻击很可能不受神通阻挡,如此多的数量,他也不敢轻易尝试。无奈之下,他只好尽力闪躲,腾挪之中,体内气息翻腾更为剧烈,行动看起来极为笨拙。

    “杀!”

    方笑云如同怒鹰当空而落,连人带着拳脚砸向云飞。周围到处是吸魂符的光芒,云飞的行动空间受到限制,当即架双臂再次迎接,然而这次的情况不同,方笑云并未全力出击,只轻轻一碰便又闪开,身体如残影般飞旋半周,戳指捣向云飞的软肋。

    显然他也吸收了之前的教训,不给对手“反弹”的机会。云飞的反应也很快,架起的后臂来不及收回,索性手指一松,铁弓下落,再一握,弓弦挥舞,如刀刃迎过去。

    但他想不到方笑云仍能变化,捣出去的手掌张开,五指抓住铁弓用力猛拉,身体顺势一扭,曲臂挺肘,狠狠撞在云飞的身体。

    通!

    声如擂鼓,青色铁甲又被撞出一个坑,云飞绿遭重创,张口再喷一口鲜血。

    “蛮神百变!”惊呼声中,云飞想要顺势倒退,却被自己的弓留了下来。

    “傻逼,是贴山靠!”

    弓弦锋利,方笑云的手掌鲜血直流,却不肯松手,趁着云飞稍稍犹豫,他将身法展开到极致,如同一团影子紧紧相随,不停出击。

    拳、脚、指、掌、膝、肘,甚至还有头,转眼间,云飞连续承受十数次攻击,身体东摇西晃、仿佛被殴打的木偶。挣扎之中不小心钻入一团尚未消散的光芒,一股吸力随之临身,带来无法承受痛楚。

    “啊!吼......给我滚开!”

    伴随着有些惊恐的怒吼,云飞的身体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一下将方笑云弹开。就在此时,驿站外传来人喊马嘶的声音,几道强大的气息飞速临近,更让人震惊的是,那一团沸腾的祥云重新升空,云彩当中的苏小月神色肃杀,清冷的声音宣告。

    “八女传人,你好大的胆子!”

    八女?

    听到这个名字,准备向前冲的方笑云不禁楞住,身形有了一刹那停顿。

    云飞的脸色阴沉似水。

    ......

    ......

    西陵帝国是个神秘而强大的国度,当年圣祖在世时,尤能和大宇分庭抗礼,如今则稳稳压过一头。若非距离遥远,两大强国之间很难保持数百年和平,夹在两国中间的小族、小国通常会选择依附于某一方,于是便有人说,如今大宇之所以被围攻,背后使坏的就是西陵。

    这种说法没有直接证据,却不无道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大强国同处于神州大陆,竞争的心态不会因为对方不能直接攻打自己而改变。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好比一群孩子,必然有个领头的,双人共管的情况几乎不存在,任何时代,强国总想保持对别国的优势。

    因为是心目中最强大的对手,距离又很遥远,大宇对西陵的了解仅限于武力方面,且多数为难以考证的传说,其中最出名的一个被称为:伤八女之泪。

    大概是这么个情况:西陵历史也曾有过战乱与动荡,最黑暗的时候,一位名为八女的女英雄横空出世,统帅义军征杀四方,所向披靡。眼看大功告成,战乱将定的前夕,女英雄受人诬陷谋逆,皇室夺其兵权,要将其下狱审问。旨意抵达时,女英雄正与强敌进行决战,为了不影响战斗,她决定抗旨、并以神弓八射灭杀对方主帅。

    战斗取得胜利,亿万人为之欢呼雀跃,女英雄却留了泪。因为她知道,抗旨的行为会给那些诬陷者最好的证据。

    果不其然,女英雄的谋逆罪名最终落实,被判处以极刑。她原本有能力反抗,却选择慷慨赴义。在其死后,由她自创的神弓八射之技传了下来,并以伤八女之泪命名。

    后来这个名字被皇室禁用,任何提及女英雄的行为皆为违法,于是简称为:伤八泪。

    一伤国难无休,二伤民间疾苦,三伤皇朝昏聩,四伤奸吝横行,五伤战友殒命,六伤亲人别离,七伤人心叵测,八伤叛民之愚。此八伤被那位女英雄运用于箭道,射出去的每支箭都仿佛具有了生命,射出之前就已锁定目标神魂。

    她的箭可以避开,箭意却直达内心,据说那次决战中,女英雄的对手原本实力强出一筹,却被箭意影响斗志,对以往的所作所为产生悔意。后果可想而知,对手实力大打折扣,最终被女英雄所杀。

    在西陵,女英雄的名字被严禁谈及,然而在国外广为传播,听到的人无不为之感慨万千。

    方笑云也听过这个故事,他做梦没想到,云飞竟然是八女传人。

    真正的英雄之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