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锋烈 > 第二十一章 恐怖斩杀
    1 随即男子一指点出,那天地火柱瞬间化作一只巨大炎手,如男子一般手掌握拳,一指点向高山。

    “砰!”

    爆炸声震耳欲聋,一道如波涛汹涌般的声浪轰然炸开,千里之内的树木化作碎屑,而那千丈高山,随着烈焰升腾散去,竟在眼中消失,只剩下千丈高空那弥散而去的炙热。

    凌寰宇连眨眼都忘记了,彻底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仅是一指,那直入云间的巨大山峰,连根焚尽!

    这是人能够做到的吗?

    随即,一个更加离谱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这般威势和力量,绝不是普通下等武学能够相比的。

    这残武学甚至有可能已经达到了中等武学范畴!

    正当他心生惊疑猜测之时,

    眼前的景象瞬间消失,又回到了脑海之中,那遍体火焰灼烧的刺痛已经不复存在,脑海中也只留下了火焰书就而成的数列狂草大字。

    爆炎指,天地有火,其名曰焱.........

    凌寰宇逐字逐句的看完了所有的内容,这内容只有一部分。

    这爆炎指,分内外双修,外修真火,内炼真炎,一脉贯之,方引天地之焱。

    他手上的玉简之内,只有修炼体外真火的武学部分,剩下的应该还在藏武阁中。

    有这部分武学度对他来说已经很是满意。

    凌寰宇收回神识,将玉简从额头移开,那玉简上的字,此刻已经黯淡无光,变成一根普通的玉简。

    没舍得扔又放回了储物袋中,这么好的玉,万一那一天回去了,若是带回去,绝对价值连城!

    现在,他想尝试一下是否能够凝聚真火。

    旋即闭上双眼,凝神静气,右手掌心向上置于丹田处,丹田内的真气在指引下倾泻而出,顺着经脉涌入右手之中,缓缓逸散而出。

    此时凌寰宇的精力全神贯注的集中在逸散的真气上,只见原本飘荡出去的真气并未消失,而是慢慢环绕而动,将右手包裹在内,顺着一个方向缓缓流动。

    随后又一缕真气从手掌中飘出,顺着右手上的真气,慢慢流动起来。

    约莫一个时辰后,整只右手已经有十余道淡淡真气流转,而凌寰宇的额头也布满了细小的汗珠,紧闭的双目微微颤抖。

    倏!

    右手在空中一探,将真气收入体内后,睁开了双眼,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脑中升起明显的疲惫感。

    满脸的细汗凝成水珠自脸庞滑落,以他炼气期的实力,想外放御行真气,简直是难上加难。

    只有筑基之后,丹田内凝聚出真气气旋,那时方能轻松自如的控制真气外放。

    而现在,仅十几缕如游丝般的真气,便将他耗得疲累,显然差的很远。

    “果然很难啊,仅这真气外放就已经超过了炼气期的实力范畴,看来想尝试引动真火是不可能了,先控制真气吧。”

    看着脑海中的武学,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什么时候能够自如掌控真气在手上运转,方才算有修炼这爆炎指的资格。

    凌寰宇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不知不觉间,启明星已高悬苍穹之上。

    还有几个时辰就天亮了,得先恢复一下疲惫的精力,旋即手上握住两块灵元石,运转初清气诀,开始不断地吸收炼化。

    炼气期虽然可以辟谷,但难免会有口腹之欲的时候,凌寰宇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

    得找点儿吃的!

    “吱!”

    推开房门,院中正聚着不少人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什么,极其热闹。

    而人群中一双眼睛看见了他,立马抬腿就向他跑去,凌寰宇也看见了那道身形,正是洪超。

    “凌兄凌兄,你可是名人啦!哈哈!”

    人还没到跟前,他便兴奋的喊了起来,

    “今天一早,听说玄兵堂就公布了入山试炼的成绩,凌兄你以一万九千五百层高居第一,震惊了整个宗门,估计不出明天,你的名字就会传遍所有弟子。”

    凌寰宇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满头黑线,他以为这是什么好事?

    “那个洪兄,这些以后再谈,咱们这有什么吃的吗?”

    现在他就是想找点儿吃的填填肚子,然后赶紧修炼,一来尽快突破掌控真气,二来,这几天必然会有各种关于自己的是非传播,他可不想引起在外门引起其他的风波,搞得自己寸步难行,还是闭关最稳妥。

    “你找吃的?”洪超满脸的兴奋一愣,点了点头,

    “我带你去个地方,走走走。”

    说完便拉着凌寰宇出了别院,径直走向对面女生居住的别院外,在门口停下了脚步,掏出传音玉令口含真气说了一句,

    “心云,带你们吃东西去不去?”

    说完后,两眼期待的盯着手上那块传音玉令,凌寰宇也不禁笑了起来,嘻骂道,

    “你小子才来几天,这么快就学会约女孩子了?”

    “嘿嘿,我都快十五了,不能跟你们这样的天才相比,别看我现在炼气四层顶峰的实力能够进了前十,其实我没什么资质的,都是我爹千辛万苦给我弄来的灵药,能踏过筑基的大门,也就是我的终点了吧。”

    本来洪超笑嘻嘻的自嘲话语,而在他听来似乎有些刺耳,内心也沉了下来。

    是啊!洪超说的没错,这天下的强者太多,天才太多,修行这条路上如过江之鲫,出类拔萃者更是如夜空繁星,更多的人终究是要败给时间,抱着不甘重度轮回......

    “哎呀!凌兄你又想什么呢,像你这样的天才少年,注定是要成为强者的。我爹曾经离开玄极宗时说过,强者是注定要背负起守护苍生,兼济天下的存在,而我们这些注定的弱者,只要不给那些守护我们的强者添乱,也同样是在守护苍生,兼济天下了,哈哈哈!”

    洪超拍了拍凌寰宇的肩膀,大笑起来,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完洪超的话,却无从开口。

    自己似乎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背负起了东西,但那是什么,他没有想过,也不想去想,而洪超这句话如洪钟发聩,似乎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

    “她们来了,走走走!”

    正当凌寰宇想要尽力去看清的时候,洪超一把拉着他,指着两少女中那个披着一头散发的活泼女孩儿,热情地开始介绍起来,

    “凌兄,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何燕,炼气二层。”

    说完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他对面扎着马尾,面容虽不如那些貌美如花,却带着几分清秀和婉约的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到,

    “她叫刘心云,刚刚炼气一层。”

    “你好!”

    “你们好。”凌寰宇微笑着和二人打了声招呼。

    “你可是咱们入山试炼的第一,今天玄兵堂公示以后,咱们别院里的那些九代师姐们都在谈论你呢,好多人想一睹你这百年难得一遇,能够登上一万九千五百层的天才少年呢,嘻嘻!”

    那名叫何燕的活泼少女,看着凌寰宇一脸羡慕的说道。

    “咱们都是同门,就不要相互吹捧了,这家伙说有好吃的,咱们先去吃东西。”

    凌寰宇一笑,指着洪超努努嘴。

    “走走走!先带你们吃东西去。”

    洪超两眼精光大放,带着三人从别院旁边的小路向山上走去。

    玄音山三长老外门的执事院中,

    吴越坐在林青原来的位置上,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一年多没有白等,自己终于当上了外门执事,这样不出多久,自己也就能依靠着外门执事的修炼资源更快突破筑基期,成为内门弟子。

    想到此处,心中甚是高兴,自己入门到现在也有四年之久,从当初的炼气二层,一路修炼到现在的炼气八层,各种滋味只有自己能理解。

    吴越伸了伸懒腰,林青不在,自己简直舒服的不行,突然脑海中蹦出了永玉儿的影子,眼中升起火热神色,旋即又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失落。

    “唉!”

    那般天资聪慧,犹如出水芙蓉般貌美的少女,自己终归不可企及,更重要的是永玉儿的身份更让他失望无比,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吴越虽然失落,但内心一想到那道水红的优美身影,总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瞬间灵机一动,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那是永玉儿交代过的,若是办的好了,能够与永玉儿走的近一些也说不定呢。

    哗!

    吴越一把推开木椅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不善的神情,心中暗道,

    “新弟子也该辛苦一下,你就为了我能和玉儿师叔能更近一些,牺牲一下吧!”

    “赵良师弟,跟我去安排一下新入门弟子的事务!”

    话音刚落,一把抄起桌上的执事令,带着另一弟子,雷厉风行的向下方别院走去。

    ......

    凌寰宇四人顺着别院后的小路,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小院墙根,四人翻过院墙进入了院子里,起初两个女孩儿还有些胆怯,毕竟刚如宗门几天,若是犯了什么事情,那就糟了。

    谁知洪超进来以后左右看了看,大步流星的向旁边那巨大的木屋里走了进去,凌寰宇三人无奈只能跟着,结果三人还未他进门,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开心的笑声。

    “隆叔!”

    “超子?你怎么跑着来了?想死我了,哈哈哈!你爹身体还好吗?”

    “好着呢,他可想你了。”

    .......

    接下来的场面,就把凌寰宇三人给镇住了,听到说洪超和他们仨想吃点儿东西,结果就把四人摁坐在旁边的四方桌,桌子上从烧的到炸的,蒸的到烤的,足足十几样精美菜肴一一被端上来。

    最厉害的是,洪超口中的隆叔不知道从哪提溜出两瓶佳酿,这下三个男人可开心了,各自满上酒杯,一饮而尽。

    美酒入口甘甜,唇齿留香,珍馐色香俱佳,回味无穷,比在烈雨城吃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四人摸着撑得不行的小肚子,手里还放不下那甜到沁人心脾的西瓜。

    “洪超,你怎么对玄极宗这么熟悉?刚刚那人和你爹以前是师兄弟?”

    凌寰宇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刚刚那隆叔都在,不好张口。

    洪超打了个嗝,冲凌寰宇点点头,说道,

    “隆叔是我爹的同乡,也是我爹的师弟,十年前,隆叔成功感悟到真气,迈入修行的大门,被玄极宗收入门下,可刚入门没有两年,便因与人私斗,还出手重伤了对方,宗门要严惩。”

    “我爹当时没什么天分,能进玄极宗真的是运气使然,然后偷偷背着隆叔,将此事担了下来,自己甘愿被逐出师门。”

    “怪不得!”

    凌寰宇和旁边的两个女孩儿听完洪超的话,这才明白为什么有刚刚那场面了。

    “行了,吃饱喝足咱们回吧,该修炼了。”

    四人和隆叔打了招呼道声谢,便从后门走出,踏上了回别院的路。

    “谁能告诉我,他们四个去哪了。”

    吴越冷冷的看着面前八人,语气阴沉,

    “今天你们要是说不出来,所有人罚扫山路半月!”

    广场上气氛凝重,男女别院门口也站着不少九代弟子在若有其事的旁观,丝毫没有打算劝解的意思,更多的人在等着看现在缺席四人当中的试炼第一,凌寰宇。

    而吴越今天正沉浸在拿着林青鸡毛当令箭的快感中,丝毫不知玄兵堂公布试炼成绩的事情,这才如此张狂的要杀鸡儆猴。

    “今天凌寰宇他们不回来,你们就在这站着!”

    愤怒的声音在广场上响起,突然从别院旁的小路上,四道身影漫步而出,凌寰宇带着刚吃饱的慵懒,悠然的走在前面,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便开口喊道,

    “谁大吼大叫的,找我干鸡毛?”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声音来源望去,那道期待的身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站在别院旁的九代弟子们,眼中顿时露出期待的喜色,脑海中不约而同的响起一个声音。

    好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