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春天。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每天从学校回来,南七月都会听见附近好多奇奇怪该的猫叫声……

    有一天闲着无聊,她好奇的出去转了转,然后就看到了两只流浪猫正在为爱鼓掌的一幕……

    正好碰见了夜跑的江时。

    “江小时……”南七月苦恼地看着他,“你说小宝会不会发情啊?”

    江时淡淡说:“不如阉了吧。”

    反正他早就看那只小公猫不顺眼了,整天黏着南七月不说,还不让他碰!

    摸一下脑袋都要凶巴巴的“嗷呜”一声。

    可以说是非常的区别对待了。

    南七月瞪他,“那可是你亲儿子!”

    江时想了想,“要不,给他找个媳妇?”

    “唔,包办婚姻是不是不太好啊……算了,先给它相个亲吧!”

    江时被她逗笑,“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你,脑袋里都是你呀~”南七月笑眯眯的。

    江时清咳了一声,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还挺受用的,不动声色地说:“周末我们出去住?”

    这个出去住,指的就是去他买的新房里面。

    已经被忽悠去好几次的南小白兔显然没有那么好骗了。

    “不去,我要在家里当咸鱼!”

    老南同志现在不管南家的杂事了,他放出话了,家主之位,有能者居之,所以他要撂挑子了,其他的事儿爱谁谁,他懒得管。

    换做别人家,早就争的头破血流了。

    南家却是个例外,最最奇葩的例外。

    一个两个你让我,我让你,就是没一个愿意当家主的。

    当家主多累啊,可当家主庇护的米虫就很美滋滋呀~南家人普遍都是这种想法。

    至于老南同志,要么陪着老婆天南海北旅游,要么就是在家里研究美食投喂俩孩子,顺便再减减肥,努力往他“中年美男子”的目标发展。

    江时眸光深邃,幽幽地说:“果然了追到了就不珍惜了,订婚了就更不在乎了……南七月,你这个无情的女人。”

    南七月汗,她怎么觉得,江时好像拿错剧本了……

    这是什么怨夫模式啊!

    仔细想想,最近她忙着学习,还有帮sweet作曲,陪江时的时间确实少了。

    “你先答应我,你不会乱来!”

    江时面不改色,“我什么时候乱来过了?”

    连婚都订了,还忍着没把肥美可口的小兔子吃了!

    那种近在咫尺还不能吃的滋味,真的是比十大酷刑还痛苦的煎熬……

    南七月红着脸,“你、你还乱来的少吗……哎呀,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给咱家小宝找相亲对象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江时叹了口气。

    经过一番努力,南七月还真给小宝找了个合适的相亲对象秦奕深家的小母猫。

    两只猫“一见钟情”,至少是没打架,小宝还大方的让秦奕深家的花花吃它的罐头。

    南七月以为两只猫就是约约会而已,结果没过多久,接到了秦奕深的电话。

    “南七月!你家小宝把我们家花花肚子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