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天后养成手札 > 第100章 爱的浓烈,恨的决绝
    何矜夏眼眸微闪,眼里划过抹若有所思。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难得演员已经渐入佳境,身为一名老辣的导演,顾乔这时候就应该一直拍下去,将这几场重头戏给拍完在来休息。

    演戏是演员的工作,出于对工作敬业的态度,何矜夏相信,罗思芳和罗定新就算晚点吃午饭也没关系,偏偏顾乔却喊停了。

    先不说下午再次开拍所有演员都得重新酝酿一番感情,别的人状态会不会好,就拿她演的苏清婉来说,可是要全程哭到尾的,而这哭戏是很难拍的。

    要不是她对古代熟悉,也亲眼看见过类似苏清婉这样的姑娘,不然也无法保证每一次都能像这次这样发挥的好,做到想哭就哭。

    何矜夏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放在袖中的白色锦帕,抹了抹脸上的泪。

    哭戏很耗演员的心神,只是哭了十几分钟,就让她感到一阵心力憔悴。

    剧组导演又这么明显地找茬……何矜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高压生活了。

    打杂人员迅速收拾着道具,不一会儿场地变得空旷了许多,继续等了一会儿,负责发饭的员工来了,朝四周吆喝了一声,所有人立刻排队领饭。

    何矜夏左右看了看,在领饭大军里看到了程小花,正要走过去,忽然这时,耳边飘来了一阵特意压低的声音:“何矜夏。”

    她怔了怔,转头看向了旁边站着的罗定新,疑惑地问:“你刚刚是在叫我吗?”

    罗定新没有离开,他还沉浸在刚刚与何矜夏对戏的那一幕中,每次一眨眼,那双含泪的眼眸就会出现在他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黝黑分明的瞳孔定定地看着何矜夏,忽然伸出了手,道:“你好,初次见面,我是罗定新,以后请多多指教。”

    何矜夏眨了眨眼睛,还以为把她叫住有什么事,原来只是打招呼。

    她眼眸微弯,伸出手跟他握了握,笑道:“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何矜夏,以后请多多指教。”

    罗定新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忽然有些恍神,说:“你跟苏清婉真像。”

    何矜夏脸上笑容微收,轻轻摇了摇头:“不,我和她不像。”

    罗定新说出那句话后就有些后悔了,以他跟何矜夏的关系,还没这么快到能讨论演员与角色符不符合的地步,此时听到何矜夏这么讲,立刻弥补地说:

    “嗯,是不太像,我刚刚觉得像,是觉得你的性格跟她像,看着都是温柔腼腆害羞的类型,但你比她要坚强多了,有大毅力。”

    罗定新明显说的是她减肥成功那件事。

    何矜夏笑了笑,继续摇了摇头:“苏清婉也很坚强,因为坚强,所以才能在新婚夜即使被丈夫抛弃,也没有选择逃离回娘家,更没有选择跟慈明嘉佑和离,而是选择承担这一切,承担外边世人的冷眼,承担慈明家的鄙夷。

    要不是后来无意间看到了那些书信,知道了慈明嘉佑去边疆不是逃避,而是去寻找苏清盈,苏清婉还是会一直承担下去的。”

    她偏了偏头,遥遥地注视着远方,幽幽道:“我跟她一点都不像,我不像她这么能容忍,也做不到向她那么决绝。”

    爱一个人能爱到什么地步?

    即使慈明嘉佑的心不在苏清婉身上,让苏清婉独守空房,受尽鄙视谩骂,但苏清婉仍心怀期待。

    期望有一天,慈明嘉佑会身披昂扬的盔甲,骑着骏马,带着胜利的战旗归来,然后跟她说一句:这些年,委屈你了。

    恨一个人能恨到什么地步?

    当苏清婉得知慈明嘉佑忽然去边疆战场,不是为了国家的黎民百姓,而是为了苏清盈时,那满腔爱意全都转变成了恨意。

    恨他们为什么还能潇洒地活着而自己却活的卑微!

    恨他们抛下家族忘恩负义!

    更加恨自己的懦弱无能!

    苏清婉就是在这种重压下走上了一条决绝的不归路,不惜出卖一切,也要让对不起她的人全都去死!

    她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幸运被苏家这种殷实之家收养,从小到大衣食无忧,不幸的是她过不了爱情这道坎。

    “矜夏,矜夏!”不远处程小花的声音传来,何矜夏回神,朝罗定新微微一笑,礼貌地说:“我先去吃饭了。”

    罗定新怔怔回神,忙道:“嗯,我也去吃饭了。”

    他深深地看着何矜夏渐行渐远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子,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他是老牌的二流演员,拍戏时自有一套规则,不会去吃剧组提供的饭,而是自己另外开伙。

    走了好一会儿,罗定新喃喃低语了一句:“如果我是慈明嘉佑,我选择的一定会是苏清婉。”

    程小花拿着饭盒来到了一处树荫下,打开看了看,眉头不由一皱。

    何矜夏挽起古服宽大的袖子坐了下来,见程小花这种表情,不由伸长脖子看了看,哂然一笑。

    “筷子给我,你肚子不饿,我肚子可饿了。”

    程小花一脸纠结地给何矜夏递筷子,道:“矜夏,要不我另外给你去外边打一份更好的快餐?虽然这个影视城是新开的,但饭馆还是有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矜夏眼里闪过一抹沉思,面上摇头道:“不用了,这样的伙食可以了,你有空给我去买几个水果就好。”

    何矜夏接过程小花手中的饭盒,夹着菜刨着饭吃了起来。

    剧组提供的伙食真的说不上好,比起那些精致的盒饭,这快餐怎么看怎么都有一股土味,比农家菜还要农家。

    青菜切都不切,一大把就扔进锅里炒,以至于出现在盒饭里的青菜都巨大一颗。

    青菜也就算了,关键是那肉,瞅一瞅,嗯,还是鹅肉,貌似挺好的,要是那肉上面别挂着一大坨油腻腻的油脂,就更好了。

    肉的分量算是给足了,但这卖相真让人不敢恭维。

    米饭也不见颗粒饱满圆润,放的时间久了,饭都变得有点硬了,里边还夹杂了些许黄色稻谷,壳都没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