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宰执江山 > 54、义薄云天沈龙王
    听见小青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建功立业,沈浪冷笑道:“这狗屁朝廷贪官横行、鱼肉百姓,我沈浪一身本事,岂肯为虎作伥?”

    小青对沈浪的话深以为然。他见沈浪的两杆枪越来越凶险,又躲了一会后,小青实在懒得挪腾,干脆“扑通”一声坐到地上,耍起了无赖:“不打了,不打了!沈大哥你要是嫌不过瘾,干脆一枪刺死我得了!”

    沈浪看见,破口大骂道:“老子不怕天上带翅儿的、地上带腿儿的,就他娘的拿你这清新脱俗的驴打滚没办法!”

    小青嘿嘿干笑两声,恭维沈浪道:“沈大哥神枪盖世,您那三杆短枪耍的那是滴水不漏、如一线钱塘大潮啊,小弟自知不是沈大哥的快枪的对手,甘愿认输!”

    小青说就说了,还特地把“三杆短枪”的“短”字、“快枪”的“快”字拖了长音,表示强调。

    翠花听见小青的话,自己在那里嘀咕道:“不是两杆枪吗?哪来的第三杆?”

    沈浪可不像翠花那么“冰雪聪明”,自然能听懂小青在“夸”自己。他点了点头,趁小青没防备一枪朝他扎去。吓得小青赶紧朝一旁滚过去,狼狈至极。

    小青怒道:“不是说好不打了吗!”

    “我说了?”沈浪瞥着他冷笑道。

    小青咬牙。他拔出腰间宝剑,指着沈浪恨恨道:“这可是你逼我的!”说完终于提剑劈了过去。

    沈浪迎上,二人你刺我一剑我回你两枪,在那里上下翻滚乱打一气,好不热闹。

    两人打了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谁也没奈何谁,开始站在那儿用眼睛互相瞪着对方,似乎眼神也能杀人。

    这时翠花拎着半只鸡去而复返,见船板上的两个家伙正在那里“王八看绿豆”。

    翠花一边啃着手里的鸡一边打趣他们道:“我说二位‘散仙’,这一不小心都从早上打到晌午了,你俩饿了没有?”

    沈浪听到,对小青冷笑道:“吃完接着打?”

    小青也瞪着沈浪,满脸的不屑:“老子怕你?”

    说完二人把手里兵器朝船板上一扔,勾肩搭背嘻嘻哈哈道:

    “兄弟好身手!”

    “嘿嘿大哥承让!沈大哥的三杆短枪那才叫一个威猛无双!一寸短一寸险!快起来如雷霆闪电!”

    “好说好说!青兄弟的上路剑耍得稀松平常,倒是下剑练的那是一个炉火纯青。你耍得这手剑可不是一般的剑,实在是‘剑中至尊’啊。”

    翠花望着这对活宝,当真以为他们在那里惺惺相惜,还在那里感慨着人间自有真情在。

    ……

    酒入碗菜上桌,又是一顿推杯换盏。沈浪似乎逢酒必多,喝多后非要拉着小青拜把子。

    拉着小青还不够,他还非得带上杨素与翠花。

    可这个时候时翠花早就睡得跟死猪似的了,杨素又婉言拒绝,于是小青起身道:“沈大哥,拜把子啥的我一个就行了!一会把他俩都捎上就是了!”

    说完小青还真拉着沈浪摇摇晃晃地走出了船舱,对着春神湖双双跪了下来。

    “岳武穆在上,我沈浪……”

    “我小青代表自己与翠花、杨太白……”

    “今日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建功立业名垂青史……”

    “不行,给我把这句改了!你沈大哥还巴望着有一天能像岳帅那样保家卫国呢!不能名垂青史,活着还有个卵蛋意思!”

    “……”

    “应该是但求名垂青史、贪官死绝!”

    “……”

    二人拜完岳武穆,又勾肩搭背地回到舱里,接着喝起来。

    杨素在一旁听着两个酒鬼的酒话,不时摇头轻笑。

    这场酒宴从上午开始,一直喝到日过正南才结束。

    等到傍晚时分,众人渐渐酒醒,日头也开始西沉。

    夕阳把余晖涂抹在春神湖上,仿佛给湖水上了一层胭脂。

    湖面上,渔民们摇着桨、撒着网、唱着《春神四季歌》等渔家歌谣,惬意安稳。

    沈浪独自立在船头,守望着这方壮丽山河,嘴角轻佻翘起。

    杨素缓缓走到沈浪身旁,见沈浪目光幽邃,问道:“在想什么?”

    沈浪笑道:“你看这些渔家百姓,能像现在这般宁静祥和、自得其乐,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杨素摇头笑道:“沈大哥是想让我夸你几句吧?”

    沈浪被杨素戳穿了心事,不禁哈哈大笑。

    二人并肩而立,虽然才认识两三天,却默契心生。

    沈浪仿佛又想起了什么,突然盯着杨素道:“读书人讲究‘修齐治平’,我沈浪虽然落草为寇,却也在安一方百姓,这么看来,你我算是同道中人吧?”

    杨素点头:“算是。”他顿了一下,接着道:“你我目的相同,但手段不同。”

    “怎讲?”沈浪望着杨素道。

    杨素笑道:“读书人讲究名正言顺,注重吃相;沈大哥快意恩仇,善恶黑白,无过是手起刀落罢了。”

    沈浪哈哈大笑,对杨素的话深以为然。

    这两天刮的东南风,船就着水、帆借着风,很快就驶入了大江之中。

    沈浪欣赏着江北沿岸风光,问杨素道:“真不在船上歇一宿再走?”

    杨素摇头道:“叨扰沈大哥两天,心里早已过意不去。今晚再不走,想必又是一场通宵送别,如此就耽误明天的脚力了。”

    杨素道:“趁着天色未晚,我们正好能上岸寻一处渔家歇歇脚,明早好接着赶路。”

    听到杨素的话,沈浪会心大笑。

    这么明日复明日的,还真是难舍难分,倒不如这样说走就走。大老爷们儿本就该如此。

    这时小青与翠花也从舱里出来,听到二人的话,也来与沈浪告别。

    沈浪紧紧握住小青的手,二人互道了珍重。

    这时沈浪望向江岸,突然想起什么,嘴角翘起。他走到翠花身边,哈哈道:“其实你们三个兄弟里,我最佩服的还是翠花兄弟,那身手,简直就是一个神出鬼没!”

    翠花听到沈浪夸他,腰杆一挺,神采飞扬道:“那可不是,也不看兄弟我是干什么的了!”

    沈浪哈哈大笑:“不行,我得多跟翠花兄弟亲近亲近,好沾沾他身上的仙气儿!”说完他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翠花。

    翠花也紧紧抱住沈浪,沉浸在他的“深情”里无法自拔。

    可就在这时,沈浪趁翠花不备,双手突然发力,竟举起翠花,把他给扔进了江里!

    变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愣在那里。

    可怜翠花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遭了难。只见他在水里挣扎着扑棱着,脑袋后仰,拼命张大嘴,看着就让人欲生欲死。

    眼看着翠花就要撑不住了,小青赶紧跳进江里,手脚并用朝翠花游过去。

    “你什么意思!”杨素突然被沈浪摆了一道,终于怒道:“你究竟想做什么?!要杀便杀,给个痛快就是!”

    沈浪却哈哈大笑。

    杨素怒不可遏。见翠花与小青就要撑不住了,他心急如焚,一纵身也跳进了江里。

    沈浪见杨素也跳了下去,笑得更欢了。

    眼看着江里又要多一个淹死鬼,沈浪却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呦!我说江里的三位好汉……哈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这儿水又不深,劳烦三位站起来走两步行不行?哈哈哈哈……哎呦……我的肚子……哈哈哈哈……”

    听到沈浪的话,杨素在水里站直了身子果然,这里的江水不深不浅,而且江底平缓,连淤泥也是不多。

    杨素站直身子后,江水才刚刚没到他的胸口!

    杨素赶紧趟水来到翠花与小青跟前,把两个还在“垂死挣扎”的家伙给提了起来。

    翠花的脑袋被提出水面,却仍然扑棱着手脚。

    见杨素是站在他们身边的,小青也把脚踩在了地上江水也差不多刚刚没到他的胸口!

    小青喘了几口气,又吐了一会儿水,紧接着一巴掌甩到翠花脸上,尴尬道:“这么浅的水,也能给你淹个半死……丢不丢人!你能不能先站直了说话?”

    翠花听见小青的话之后睁开眼,见两个大活人立在自己身前,他一边呕吐一边用最后的力气把脚朝下面探。当他的脚尖触到江底淤泥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翠花比杨素与小青矮些,可江水也仅仅淹到肩膀而已。

    沈浪见杨素在给翠花拍着后背顺气,而翠花吐干净肚子里的水之后,也渐渐缓了过来。

    沈浪在船上笑道:“三位兄弟,这场送别不拘泥俗套、不哀不伤,是不是别出心裁?”

    小青朝沈浪怒吼道:“沈浪,我操.你八辈祖宗!”

    听到小青的怒骂,沈浪哈哈大笑:“我一家老小早就死了个干净,你怎么操?要不今晚你先别走,且容哥哥我沐浴换衣,然后把我的‘玉体’借你用一晚?”

    “你俩恶不恶心!”听到沈浪“恶心至极”的话,翠花一个哆嗦,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沈浪倚在船头,突然挺直腰身,像个书生一样,朝江里的杨素恭敬行了一礼。

    而后,他望着江里的杨素他们正色道:“三位兄弟,今日一别,惜别的话且烂在肚子里。大魏那谁谁说得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三位兄弟,咱们青山不老,后会有期!”

    说完,沈浪把三人落在船上的行头朝江里一扔,大手一挥,锦帆在翠花和小青的谩骂声里调头南去,渐行渐远、渐隐于江湖。

    望着沈浪远去的方向,杨素叹了一口气。

    只见江水东去雁水流、山水无忧人无忧,杨素喃喃道:“好一处怡然自乐的桃花源,好一个义薄云天的沈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