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列国浮沉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扬帆起航 (上)
    恕儿问道:“周乐王的儿子,后来怎样了?他可有后?”

    诸葛从容答道:“周乐王的儿子去做什么了,只有那时候在世的周乐王、素仙前辈和忘仙前辈三人知道。不过,据义父和收养义父的诸葛老爷说,周乐王的儿子为了躲避祸患,一生隐姓埋名。他的后人,至今在世。素仙前辈临终前,有三条遗愿。第一条,是与他爱而不得的周乐王同葬于一个墓穴。第二条,是让忘仙前辈以诸葛家的势力,保护周乐王的儿子一生平安,并且也让诸葛世家的历代继承之人,保护周乐王的后人。因此,周乐王的后人究竟是谁,只有历代岛主一人知道。所以,我义父知道,而我却不知道。”

    “素仙前辈的第三条遗愿是什么?”

    “素仙前辈的最后一条遗愿,就是无论忘仙前辈日后是否有自己的孩子,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继承诸葛家的财产,而要从小收养一个聪明好学的孤儿,细心栽培为继承之人。素仙前辈说,这样安排,是为了避免子孙后代你争我夺,挥霍了诸葛世家的百年基业。于是,历代璇玑孤岛的岛主,都并不姓诸葛,他们真的姓甚名谁,也全都查不出来,就像我一样,是完完全全的孤儿。”

    “可是你义父是卫国的太子,诸葛老先生收养他时,知道吗?”

    诸葛从容道:“这个诸葛老爷是知道的。不过他收养我义父,也是情非得已。当时的璇玑孤岛,其实已经有了一位继承人。但是他染了重病,半途夭折,诸葛老爷只好再出岛去寻另一个孤儿,正巧遇上了身负重伤的义父。他带着义父去药王山疗伤,义父就是在那个时候,结识了如今的药王山掌门薛久命。后来,义父痊愈,无处可去,诸葛老爷觉得他身世凄惨,想给他一个重拾新生的希望,于是带他回了璇玑孤岛,并决定把岛主之位传给聪明好学的义父。”

    “历代岛主的后人,又去了哪里?”

    “他们有的在岛上长大,成年之后改换姓氏,拿一些诸葛家的积蓄,到别处成家立业,承诺一辈子都不告诉外人璇玑孤岛的位置。而大部分岛主的后人是一开始就没有在这荒无人烟的岛上居住过的。因为历任岛主都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孤儿,都十分感念前一任岛主的收养教导之恩,所以他们也严格地遵守第一任岛主素仙前辈定下的规矩,不让自己的后人继承诸葛世家的财产,也不愿自己的后人像自己一样,自幼生长在一个毫无人烟的荒岛上。普通人家的孩子学习读书写字,自然是去书院学堂,而被当做下一任岛主的‘诸葛少爷’,则日日要去一座古墓里乘凉。”诸葛从容温柔一笑,继续道,“换做我,我也想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去外面的世界游玩历练,而不是在这静谧的荒岛上对着古墓数鸟屎。”

    恕儿心疼地问道:“你小时候,是常常一个人对着古墓数鸟屎吗?”

    诸葛从容哈哈笑道:“只数过一次,所以不是‘常常’。我很幸运,义父收养我时,他年纪尚轻,诸葛老爷也健在,所以诸葛氏的生意还基本都是诸葛老爷在管。那个时候,义父还不是岛主,而是像我一样清闲纨绔的‘诸葛少爷’,他那时候也不知道周乐王的后人是谁。等我稍稍长大,他便带着我周游列国,编撰书籍,密会齐卫旧人。”

    恕儿羡慕道:“你义父对你的确很好。就算我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却不知道若是和他一起长大,他会不会也带我周游列国。”

    诸葛从容安慰道:“恕儿,你要相信你娘。她为了报家国之仇,冒死行刺宋怀王,她不是寻常的女子,她心中的人,也不会是寻常人。你的亲生父亲,一定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等我们去紫川拜见过义父,再让蜀王和他的王后给我们做媒,你就嫁给我,你一辈子是我的主公,我一辈子是你的少爷。你又不能一辈子和你的亲生父亲过,还不是最终要嫁给我?而我的一辈子,也不会跟我义父一起过,更不会跟我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过,我要和你一起过。生同心,死同冢。”

    恕儿环抱住诸葛从容,心生一阵久久不能散去的甜蜜,笼罩上她多年不解身世之谜的难过。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许诺:“好,我一辈子是你的主公,你一辈子是我的少爷。生同心,死同冢。”

    二人在烛火摇曳的陵墓琴室中静静相拥,仿佛隔开了五百年的俗世喧嚣,许下了五百年的红尘诺言。

    ******

    两人来到另一间墓室,里面竟摆放了琳琅满目的厨具,但墙上却悬挂着各式宝刀宝剑。

    恕儿惊奇道:“这到底是一间兵器库,还是一个小厨房?”

    诸葛从容拿了几个金碗金碟,银筷银钎,又从墙上随手拿了一把寒芒灿灿的宝剑,笑说:“忘仙前辈写的《不得志》里有一句话,我很欣赏。他说,‘袖手旁观天下事,长剑终须做菜刀’。大概素仙前辈和周乐王就在这孤岛上过着如此那般的日子,放着天下烽烟不管,放着家族大业不管,在此焚琴煮鹤,宝剑插鱼。”

    恕儿也笑嘻嘻地拿上铜锅铁铲,两人走出周王古墓,小狐则贼眉鼠眼地一路尾随着他们。

    诸葛从容领路,绕过岛上的几许蜿蜒小径,两人来到一座亭台楼阁的大宅院,石头匾额上深深刻着“诸葛私宅”四个雄浑大字。诸葛从容推开门,有个年迈的老人领着两个十三四岁的的小厮走了上来,老人向诸葛从容行礼道:“少爷回来了。”

    恕儿心中暗想,原来这岛上不止住死人,也住活人。

    诸葛从容也向老人行了个礼,介绍道:“莫爷爷,这位是陈国的颜姑娘,也是蜀国西岭十门八派的主公,我未来的妻子。恕儿,这是看着我长大的莫爷爷,岛上的三代管家。诸葛老爷给他取了个好名字,叫做‘莫心死’。”

    恕儿听诸葛从容大言不惭地说她是他未来的妻子,不禁羞红了脸,匆匆行礼后,才反应过来这个莫爷爷的名字还真是不错。

    莫心死笑着对恕儿点头,见二人拿着金贵炊具,于是道:“几个孩子今早正好出海捕了几条上等的活鱼回来,少爷是否想要亲自做给少夫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