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吴语修真记 > 第一百五十三章·晋级
    这日一大早(防.盗.章.节,稍后替换,谢谢支持!),族长和团队首领们组织着人马到附近的村庄去寻找落脚点。r?an w?e?n w?ww.ranwen`com

    在此之前,族人们暂时住在这里了,不再需要赶路了,都可自由行动。于是闵敏想趁着这个闲暇时间上山去挖灵芝和人参,这可是她计划的拜师礼。

    吃过加了一把大米的丰盛早饭,闵敏拉着罗老爷子准备进山。

    罗老爷子准备了挖药草的药锄和背篓,还有一捆带铁钩的绳子。他一直把这些吃饭的家伙什放在闵族长家的车上,如今都搬到了闵敏家。老爷子让闵敏把一身衣袖都扎紧扎牢实,又给俩人浑身上下都绑了几包驱毒虫的药粉,还带够了伤药,以防万一。

    而闵敏则把她的武器都带上了,弹弓和枪,还拿了一把弯弯的镰刀。

    俩人准备妥当后,就精神抖擞的出发了。

    进了林子深处后,一路往山上走,老爷子就一路洒药粉。这是准备回来时的退路。有了这些药粉,还真没有蛇虫敢上前招惹爷俩,都远远的就避开了。

    路上碰见盘旋在树上的蟒蛇,小闵敏拿出弹弓盯着蛇七寸和蛇脑袋一阵猛打。可怜的蟒蛇被那药粉的气味熏得不敢近前,想逃开又已经来不及了,就被她当靶子打了,最后连脑袋都被打烂了。

    老爷子见此还不放心,拿起镰刀过去,在蛇的七寸砍了好几刀,确保这条拦在空中的大家伙死得透透的才罢手。回来时爷俩还会原路返回走这条山路的,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之后俩人继续前行,一段山路后,老爷子发现了党参,他指着一丛药草跟小闵敏介绍:“党参呢,品相也好……”然后开始教她怎么辨认,还有党参的药用和常用到党参的药方。

    现场教学完毕之后,老爷子继续挖党参,闵敏就在附近逛……

    这深山里树木参天,树枝茂密,地面比较潮湿,空气中的负离子很多,她可是一路上都贪婪的呼吸着。突然听得一阵煽动翅膀的声音,和断断续续的嘶嘶声。她循声望过去……居然是一条翠绿的毒蛇和一只老鹰在打架。

    她连忙收敛气息旁观:啧啧,厉害了,这条毒蛇居然能在老鹰的铁爪下撑这么久。

    老鹰见久攻不下,佯装飞走,却半途折回,飞速进攻。这蛇也是狡诈,根本没上当,冲着老鹰的头部就飞射出去。

    但结果是令人惊讶的,强悍的老鹰居然死了。

    闵敏暗赞:好蛇,好毒的蛇!这毒性也忒强了。

    不过,这蛇居然没有离开战场,它慢悠悠地爬到一旁,看样子也中了老鹰一爪,受伤不轻啊。

    闵敏心想,趁你病,要你命,一会儿罗爷爷在附近挖药草如果碰到这蛇了,就呵呵了,什么药都难救了。

    她果断拿起弹弓,装上石子儿,嗖嗖的出击,一阵石子雨过去,直接把它脑袋打烂了。然后她快速跑到正在挖药草的罗老爷子跟前:“爷爷,那边有一条很毒的蛇,把老鹰都给毒死了。我担心它会爬过来,就把它打趴下了,爷爷您过去看一下吧。”

    罗老爷子闻言,很毒的蛇,有多毒?!他收起药锄就跟着闵敏走。

    待看到那条蛇旁边的东西时,老爷子激动得满面红光了,手都抖起来了:“这是太岁!”

    “蛇还没有死透呢!”闵敏怕老爷子过去中招,蛇脑袋废了,它也不一定会死呢。

    老爷子拿起镰刀几下就着蛇七寸斩下,又挖了一个坑把它埋了,太毒的蛇不能留在地面上。然后他又拿起药锄小心翼翼地挖出了那一团长得像菇像灵芝又明显是变异的东西。

    罗老爷子抖着胡子说:“这可是数百年难遇的太岁灵芝!”

    这东西,老爷子还真没教过敏敏,因为老爷子都不曾见过这传说中的“天材地宝”的真身,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

    闵敏以前也不认识,还真不知道,问道:“这太岁比灵芝还珍贵?”

    “一百颗灵芝拿来换它也不够。”

    闵敏也乐了,这可真是挖到宝了,真正的天材地宝啊!

    罗老爷子闪着星星眼看着闵敏:“还是我们敏丫头运气好!”

    可不,这应该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吧!

    老爷子拿装药材的袋子装好太岁,又继续挖药草。难得来一趟,要多多的挖药草。

    ……

    有了刚才一出之后,闵敏就充当保镖,眼睛呈地毯式八方扫描,确保遇到有毒虫她能及时反应过来。她仍然心有余悸呢,这深山老林的,这么毒的毒物,万一咬到人就不妙了。尤其是天材地宝附近多有毒虫出没,那是一定要看好的。

    然而不久之后,在她的幸运光环加持下,她又发现了一株灵芝和两根人参。

    灵芝长在一处枯死已经倒掉的树桩旁,是她在“扫雷”的过程中发现的。而且理所当然地发现了一条毒蛇,她一阵石子弹过去再补一镰刀就了结了它。

    闵敏甚至有点儿觉得,今天她就是来跟蛇过不去的。

    人参很大,是她在一处山涧的缝隙里发现的。山涧颇深,洞口又狭窄,还是她绑了绳子,被罗老爷子放下去,指导着挖出来的。

    人参挖出来后,罗老爷子奉若至宝一般捧着,小心又小心的把它的根须都卷好,激动地说:“这至少是两百年份的人参了。”

    看着老爷子的星星眼,闵敏心里已经无语了。

    ……

    俩人沿原路下山,一路顺遂,可谓是满载而归。

    到了营地已是太阳西斜了。闵敏立刻就去找她董师傅去了。她得问清楚武林中人拜师的章程,原谅她不懂这个。

    董明一听闵敏的问话,怔了怔,笑着道:“拜师的礼节?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繁琐了。如今这个时期一切从简。到时候,你娘,罗大夫,旁观见证就可以了。喝过茶,磕三个头,呈上拜师礼,就算全了。”

    说完章程又道:“徒儿准备了什么样的拜师礼啊?”

    他可知道这丫头一直憋着一股劲呢,之前信誓旦旦地让他等着她厚重的拜师礼呢。

    小闵敏恭敬的回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一定会让师傅满意的。”多的就不说了,她就是想卖个关子。

    得了答复后,闵敏就回去准备去了。

    她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让闵氏烧了开水,但没有茶叶。又拿一个藤编的盖子当托盘用,准备把太岁,灵芝和人参放在里面,一会儿拜师时用。

    又去族长那里打点好了,一切都准备好后,才去拉她董师傅过来。

    这次,董家三口都到齐了。罗老爷子和闵氏站着旁观,隔壁还有两个萝卜头探头探脑地围观。至于坐椅是没有的,如今营地里谁家都没有一把像样的坐椅。

    闵敏接了闵氏递过来的一碗白开水,上前一步恭敬的递给弯腰来接的师傅:“师傅,您请用茶。”

    董明呷了一口水,点头说道:“徒儿请行拜师礼。”

    小闵敏短腿一弯,砰砰砰磕了三个头:“徒儿闵敏拜师!”然后闵氏起身把放在一旁装了“拜师礼”的藤编盘子递过来,闵敏扶着盘子送到董明跟前。

    没办法,她担心托不住这等天材地宝,怕有个闪失,还需要人帮忙。

    董明看了一眼盘子里的东西,神色大惊,指着太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问罗老爷子:“这……可是太岁灵芝?”

    罗老爷子捋着胡子“嗯”了声,点了点头。他老人家甚是满意,连董明都没有见过这么珍贵药材,甚至还失态了!

    董明定了定神,拉过一旁沉默着观礼的儿子,缓缓说道:“实不相瞒,我儿身体孱弱,之前一直在十堰武当山养身修炼。我们夫妻二人也在武当山附近陪伴他,……顺便找寻补身的药材。这次是打听到北方有珍贵的药材可以医治我儿,所以这才冒险北上。但是不幸遇到劫匪,万幸又遇到你们,现在又遇到这等珍贵的药材了。实在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罗老爷子也替他欢喜:“这也是你们师徒的缘分。令郎合该有这一场造化。”

    董明拿了那太岁灵芝对着闵敏道:“这的确是我们的缘分,为师受你这拜师礼。闵敏入我门之后,须谨守门规,不得违背,否则就会被逐出师门。之后为师会给你详细解读我派门规。”

    小闵敏绷着一张小脸回道:“徒儿闵敏一定孝敬师傅,谨守师门门规。”心中暗道,哎哟,还挺江湖范儿的。

    然后她又给师娘和师兄行礼,又对着她新出炉的师傅道:“还请师傅帮一个忙。”

    然后跑到罗老爷子面前,拉着他的衣袖让他老人家站到她师傅的位置旁边,“还请师傅帮我旁观见证,我还有一位师傅要拜。”

    这时候,双胞胎拉着闵族长也过来了,他俩是闵敏事先安排好的,武林拜师跟闵族长没关系。但是拜罗老爷子为师,是一定要族长见证的。

    罗老爷子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他一直拿闵敏当自己的孙女儿,教学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想到拜师这一茬。

    他一手捋着胡子,一手指着闵敏,笑着说道:“敏丫头,个小人精。”内心却真是挺高兴的,敏丫头对他这位师傅也挺上心的。

    待闵族长站定后,闵敏也照旧先上茶水,磕了三个头,然后拿着重新装了“拜师礼”的藤盘递上前道:“罗爷爷,我的命是您救的。您也一直待我像您的孙女儿,您对我的关心我都知道的,我娘也很感激您。但是,我家里穷,拿不出什么拜师礼了。就连这拜师礼也是您挖来的,就暂时当拜师礼了,以后有了好的再补上。”

    罗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也毋须以后补,就请你董师傅把太岁割一点给我泡水喝就成。”他老人家就这点要求了。

    何况他挖了这么多年药草,也没遇见灵芝和百年人参啊。能有个气运值超高的徒弟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儿。他打定主意了,以后挖药草都带上敏丫头。这丫头简直就是个天材地宝的人形指南。

    董明从刚才起就一直很激动,终于找到肉灵芝这样的天材地宝了,他闻听此言立刻说道:“这有何难,虽说是拜师礼,但这本就是你们找到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