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冷艳总裁房客 > 第0314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北阳隶属南方境地。r?a?  ? nw?en? w?w?w?.?r?a?n?w?e?na `c?o?m?

    按照以往气候,终年四季如春。

    但,今年的北阳市,却异常寒冷,萧索的风,宛若刻骨的刀子,刮在脸上,僵硬的疼痛感如影随形。

    严格来说。

    今年是一整个大华夏属地,都无比寒冷。

    反常的气候,让出行都成为难处。

    一座伫立在北阳市中心的大型商厦,也因为气候影响,人影单只,大部分都是工作在此地从业人员。

    天气太冷。

    出来逛街的人,自然呈断崖式下降。

    倒也没什么可惜,对这些从业人员而言,反而有了更多休整的时间。

    不过。

    这座名为天海星的商厦,这两天,出了一条非常轰动的新闻。

    隶属于商厦最高管理层的董事局,突然空降了一位年轻女子入职,职位不高,也就是部门经理。

    但,天海星商厦可是北阳魏家控股的第一集团。

    无论是地位,还是分量,又或者自身产值。

    均属于顶级行列。

    凡能在天海星拿到部门经理的位置,无异于登上青天,何况,空降的经理,还仅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此前,毫无动静。

    而这位容貌相当不俗的祁姓女子,也从未露面,过往非常神秘。

    可,一来就拿到如此位置,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至于管理层,关乎这位女子的具体来历,也没打算主动透露的迹象。

    并且,同样拥有不少股权的魏家三千金,对这个女子的出现,异常反感,前者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不满情愫。

    上层风云卷动。

    中层乃至底层的普通职工,自然就要津津乐道的一番臆测。

    有外传,祁姓女子是某个魏家中年人,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这次安排进天海星商厦,不过是为了讨美人欢心。

    毕竟,魏老爷子养育好几个儿子,除了出彩的三两位,余下的儿子,到了一把年纪,其实还在坐吃山空,玩|弄美色,整天花天酒地,鬼混度日。

    好在魏家有这份家底,不然这么败家下去,家产早就被掏空了。

    除却这些猜测,更靠谱的是,祁姓女子乃魏家第三代某个子嗣的女人。

    相较于前者。

    后一条猜测,终于在祁冬草入职天海星七天之后,得到了证实。

    魏家老爷子魏星城此生最宠溺的孙子魏康,曾不止一次出现在天海星商厦,并与祁冬草有过接触。

    更为关键在于,魏康等过祁冬草下班。

    可惜,美人似乎不领情,拒绝了三两次之后,魏康现身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了。

    不过,外界关于,祁冬草是他的女人的传言,却一度真真假假,甚嚣尘上。

    其实也不怪万众瞩目。

    谁不知道,魏康乃北阳第一大少,知名度远超沈家那位少公子沈鹤,为人豪绰,向来挥金如土。

    曾经为了博取某个美人一笑,半个小时花出去几百万,眼皮子也不带眨动一下。

    市井坊间,每每谈及魏康的‘风云事迹’,最大的感慨就是有钱正好。

    这次祁姓女子的空降,于天海星商厦的职位架构和既有体系而言,非但反常,并且形成了巨大的冲击。

    将其归列为魏康的女人,反而是最靠谱的猜测。

    何况,魏康从未公开场合澄清过。

    暧|昧不清,最令人想入非非。

    不仅普通人非常瞩目,初来乍到的楚轩,也表示出了莫大的兴趣。

    “按辈分,冬草的母亲,和魏康的父亲是亲兄妹,换言之,冬草和魏康,存在的血缘关系异常亲密。”

    “他的女人?坊间怎会有这种传闻?”

    缓慢行驶在公路上的商务车,因为风雪太大,临时合上了车窗。

    也正如此,车窗倒映出的那张年轻的侧脸,充满了无比森寒的杀气。

    祁冬草是他楚轩的意中人。

    如今回到北阳,竟然摊上了这等非议,如果这背后,没有魏康在耍一些幺蛾子,不至于出线这样的情况。

    “怕是这魏康,早就图谋不轨,这次正好顺水推舟。”易小川一针见血道。

    楚轩抚弄太阳穴,神色渐渐好转,不过口气,没有丝毫的缓和,“很久没杀纨绔子弟了。”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约莫数十分钟。

    商务车终于出现在天海星商厦门口,因为素来出众的外形条件,这边刚刚现身,正门位置就投射来一道又一道焦灼的目光。

    女子居多,精光闪动。

    注意力全部在楚轩这边。

    与此同时,一辆超级跑车,同样出现在商厦门口,并未主动现身,仅是本能性拉开车窗,露出一张年轻的脸。

    魏家第三代子嗣,现北阳市纨绔第一少,魏康。

    啪!

    打火机发出一道脆响,低着头点燃一根香烟的魏康,还没开腔,前方的司机,也是衷心走狗,立即嬉皮笑脸道,“魏少,这祁冬草在咱家族,连个下人的地位都不如。”

    “如今让她当个部门经理,还是魏三爷暗中发力,这女人,不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吧?”

    “给点好处,就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给您甩脸色,以我这意,不如用强。”

    言罢,搓动双手,再次怪笑道,“反正咱魏家没人拿她当回事,玩了就玩了,没人敢怪罪魏少您。”

    一直神色淡然的魏康,终于吱声了,“你懂什么?女人只有心甘情愿,一丝不|挂的跪在你面前,才有成就感,其他伎俩,都是旁门左道。”

    他垂涎祁冬草的美貌,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放在北阳这块地盘,他魏康,就不信,没办法将祁冬草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能量。

    呼!

    白茫茫的烟雾,在眼前形成一道珠帘。

    待视线再次恢复清晰明朗,魏康终于再次看见那个朝思暮想的美妙身影,出现在正门位置,正当他喜笑颜开的时候。

    魏康居然发现,祁冬草于大庭广众之下,扑向了另外一个年轻男人的怀抱。

    这一刻,他的内心,像是有着什么东西,砰然碎裂。

    眨眼间。

    整座车厢的气氛,如坠冰窖。

    “哪里跳出来的狗东西,竟敢染指我看上的女人!!!”

    魏康盯着楚轩的背影,一阵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