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杜锦瑟
    不久,车子重新启动,驶向武昌城。?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

    杜剑南看荠菜,地菜,都是一脸羡慕的望着车子。

    干脆也把两个小孩子带上了车子。

    刘小蕊和两个小孩子坐在后面,杜剑南驾车,王远横被刘小蕊赶到副驾驶座位。

    又北行了大约6里公路,进入车水马龙的南昌城。

    虽然李家距离南昌城并不太远,然而全家一年四季都为了一口吃得劳累,再加上自尊心,一年也进不了一次南昌城。

    “荠菜,荠菜,人好多啊!好多东西!”

    “地菜,地菜,炸油条,炸油条!啧啧,你没吃过吧?咯咯,我也没吃过。”

    “嗯,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杜哥,你心真硬呀,这都不停车去买?”

    后面的刘小蕊,一脸的嗔怪。

    “姐姐,我们不吃,我们就是看看,觉得好好吃。”

    “姐姐,出门妈妈说了,不许要东西。”

    两个小丫头,连忙哀求的望着刘小蕊,不要让她叫空军叔叔停车买东西。

    “毛邦初那货催的太急了,走得时候忘带钱包了。”

    杜剑南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有,我有。”

    王远横憋了一路,终于找到了刷存在感的地方,一脸兴奋的掏钱包。

    “稀罕,不用你的。”

    刘小蕊毫不领情的拒绝,望着杜剑南的后脑勺说道:“还不停车?”

    “嘎”

    杜剑南停下轿车,笑眯眯的扭头望着刘小蕊说道:“一个人得到了一对象牙筷子,就觉得破碗和他的筷子不相配,于是买了”

    “得,得,我知道,求求你别说了好不好?”

    刘小蕊捂着小耳朵说道:“临行杨倩姐给了我几根金条,你说够不够?今天,我给两个小丫头从上到下,全换新的!”

    一听说金条,杜剑南就想起了桂永清的事儿,望着王远横说道:“桂永清这货想玩我们是不?等回到武汉,兄弟们去抄了他的狗窝!”

    一说这事儿,王远横顿时就蔫败了。

    在5月27号的兰封空战中,桂永清的家属为了让9大队在27军攻击兰封城的战役里面,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许下了每架一根4两重的‘小黄鱼’的帮助交换。

    不过杜剑南提出每架两根,王远横欣然答应。

    然而等到事情结束以后,王远横的表嫂何妇女,过河拆桥,只认一架一根4两‘小黄鱼’的承诺。

    杜剑南和9大队当然不接受。

    然后没过一天,就传来了桂永清被老蒋罢免27军军长的消息。

    何妇女则是直接进一步的提出,这‘一架一根’是专指轰炸机,对于9大队35中队的10架驱逐机,不能算在里面。

    顿时就把整个9大队的飞行员,机组们,给气笑了。

    不过9大队后来忙于机场受伤伤员的护理,以及接收南湖机场的诸多事宜。

    一直没有精力来搞这件事情。

    就这两天在船上,9大队的兄弟们一说这事儿,感觉被涮了一道就特别来气,私下里背着杜剑南,总是不断冷嘲热讽王远横。

    “杜老大,桂永清这货要是不拿出来,我,我”

    “我个屁的我?你给那边打个电话说,老子不和老妇女一般见识,等桂永清回来,我带着兄弟们驾着搜索车,平了他的宅子!压死活该,残了算他运气!”

    轿车在这条街上一停就是快一个小时,买油条,糕点,鞋子,衣服,头绳,

    而且刘小蕊根据目测的李大嫂的身材,也给她买了两套衣服,两双鞋子,并且和店里说好了可以换不能退。

    看着两个小丫头欣喜又怯弱的神情,杜剑南既高兴又辛酸。

    在这个年龄,本应该是无忧无虑,高高兴兴当个小公主上学的时候。

    却不得不忍受着饥饿和贫困,艰难的求生。

    而这,东洋的侵略到现在还没有实质性的渗透到他们的生活中,贫困的原因就在于连年的军阀混战,还有**的苛捐杂税,地方乡绅势力的鱼肉乡民。

    车子继续前行,杜剑南问着路,很快就到了《华光时报》的门前。

    “哥,你怎么过来了?”

    得到传声,娟儿很快就从报社出来,手上,脸上,还带着墨水的痕迹。

    眼睛里面全是惊喜。

    娟儿本来就读数识字,古文和文字功底都非常的好,在准备报考秋季长沙大学的时候,何莹华就把她介绍到报社,做一些文字矫正方面的工作。

    假如说一开始报社有着考虑到杜剑南的原因,暂聘这个姑娘的话。

    在以后娟儿强大的学习能力,扎实的文字功底,则是让众人刮目相看,都赞赏说不愧是杜剑南的妹妹。

    “路过南昌过来看看你,现在忙不忙?”

    杜剑南看到娟儿的脸上有一团墨迹,掏出手绢给她擦了一下。

    “不忙,先到我宿舍去歇歇吧,就在报社后院,小蕊,王中尉;这是谁呀,这么可爱的两个小丫头?”

    娟儿这才看到刘小蕊和王远横,以及被刘小蕊强迫着全身上下换了一身新衣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荠菜,地菜。

    “我们都是空气么。”

    刘小蕊朝着娟儿诡秘的笑笑,笑得身穿背带裤,短袖衬衫,扎着一头秀发的娟儿的俏脸,微微一红。

    美丽的秀眸,就躲闪开了刘小蕊的调戏。

    “你不是住在何莹华家么,”杜剑南听了微微一愣,皱眉问道,“宿舍条件怎么样?”

    “和一个女孩子同住,挺好的,她留学过美国,让我开阔了很多。”

    娟儿一脸的惬意神色:“莹华姐上月就调到了武汉,虽然她和她的父母一再挽留,可是还是住在报社上班方便。”

    “何莹华在武汉?这个毛邦初,活傻了么!”

    杜剑南一脸的吃惊,就像对于毛邦初提出让何莹华去欧洲,当随行记者一样吃惊。

    “嗯,上月就去了,现在我做,岑哥,这是我哥杜剑南,这是他的战友刘小蕊,王远横;报社才做得决定,我跟岑哥一起跑采访。”

    就在娟儿说话间,杜剑南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了出来,娟儿顺着杜剑南的目光才看到。

    连忙介绍。

    “杜剑南。”

    “鄙人岑利峰;杜队长,久仰大名啊!你可能不记得,在4月初回武汉的火车上,我和楚楚,就是楚慧蕴,还给你照了一张照片,刊登出来引起了很好的反响。”

    岑利峰兴奋得握着杜剑南的手直摇。

    这么一说,杜剑南就记起来了,还想起了那个被自己的大腿狠狠擦过高高的胸脯的青花旗袍美女。

    “何莹华,就是杜锦瑟的朋友,本来在武汉《华光时报》分社,这次说是有任务要暂时离开武汉。报社委派楚楚过去接替,楚楚推荐了杜锦瑟取代她的位置,报社领导立刻同意,我也感到十分荣幸。”

    岑利峰满脸红光,‘痴情’的笑望着杜剑南说道:“杜队长,假如您不介意,能不能允许我们做一次专访?”

    “杜锦瑟。”

    杜剑南心里默念,知道这是娟儿给自己起得名字。

    不过这妮子,为什么不在信里面给自己说说?

    虽然名字起得挺有诗意,不过假如让自己参考,一定能够起一个更加牛比的名字。

    “咯咯,杜锦瑟,名字真好听,而且贵在内涵深刻,韵味悠远。”

    刘小蕊笑盈盈的望着娟儿,赞扬着。

    听得娟儿的俏脸,又是微微一红。

    不敢接刘小蕊的话。

    “可以,不过假如你们不介意,一起到青云谱好不好?给9大队做一个专访。”

    对于娟儿的事业,杜剑南当然是举双手双脚支持,不过还是有些好奇的问娟儿:“长沙那边你还去不去?”

    “去,不过得等我成为一名合格的记者以后,再去上学。”

    娟儿俏脸微红,欣喜而自信的望着杜剑南说道:“上学也是为了工作,我要先工作后上学,发现自己在工作中的不足,再在学习中完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