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索命之爱 > 第234章
    三人起身向外走去,刘冬说:“王队,你真不给嫂子打个电话?”

    “不打了,晚上就走,没得让她担心。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说真的王队,我觉得嫂子真不容易,嫁给你整天连人都见不着。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有王队破案,也是三过家门而不入。”

    张哲也说:“是啊,王队,怕是不好。”

    王安微微一笑,侧头向家的方向看了一眼,低沉的说:“等你们有了家就知道了,我不想她担心。”

    三人依旧是羊肉面片,一人一大碗,吃着热气腾腾的面,全身都热了起来。最冷的数九寒天就要过去了,这里有句顺口溜: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如今已到了五九,记忆中最冷的天气已经没有往日的寒冷,北风也没有往日的凌冽。还有十天就过年了,街上的人明显少了,家家户户的灯光明亮温暖。不同的饭菜香味从窗口飘出,让人回家的心情更为迫切。

    刘冬感慨一声:“有没有感觉年前的灯光更加明亮?”

    张哲笑着说:“人心亮了啊。”

    是啊,就要过年了,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尽量让自己闲下来,外出打工的人也收拾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而城里的年轻人们也趁着长假打算出去旅游,到处走走看看。祖国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王安第一次听到这话时,非常感兴趣,原来年轻人是这样诠释爱国的。作为爱国教育,王安觉得它比过去“我爱你祖国”这句话更容易激发出爱国的豪情来。听说国内著名的景点所在地的飞机票、火车票都早已抢购一空,还有自驾游,怕是各大景点都会人满为患。刘冬和张哲今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们忙着破案。跟着王安东奔西跑,劳心劳力。不过两人兴奋的心情远比出门旅游更盛。王安抬头看看高楼大厦,所有的窗口挡不住的温暖和幸福似乎要从屋子里倾泻而出。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年轻人,王安心中有些愧疚。

    王安柔声说:“过年怕是回不去了,可给家里说了?”

    “说了,我上星期给我妈打电话了。”

    张哲则笑着说:“我妈说如果我不回去,他们也想赶时髦,要去海南旅游,去传说中的天涯海角。”

    王安笑着说:“也是,辛苦了一辈子,趁着身体好的时候,到处走走,不错。”

    “嗨,就是那么一说,家里亲戚多,还不一定能走开呢。”

    “嫂子要回去过年吗?”

    说起妻子,王安眼里一片温情,嘴角上扬,带着温柔的笑意。王安眼前闪过妻子的倩影,还有回头一笑的妩媚。妻子似乎就站在自己面前,娇嗔的看着自己,噘着嘴。王安眼里的柔色更浓,轻声说:“她要去看看我父母。”

    “王队,你当初是怎么找的嫂子?嫂子人可真好,传授传授经验呗。”

    “一见钟情。”

    王安的话一落,刘冬和张哲便瞪大眼睛,眼睛里冒着八卦的小星星,一副求知欲强烈的模样。王安想起妻子,心情好,笑笑说:“走吧,为了打发这漫长无聊的一夜,我就牺牲牺牲自己的**,给你们讲讲我的恋爱史。”

    两个年轻人欢呼一声。有关王安的传说,公安局里各种版本,每个人都说自己说的才是真的,每一位年轻的警员来了,都会听到津津乐道的各种版本。年轻人心目中的王安不仅外表挺拔俊郎,刀刻一般深邃的五官,黑亮幽深的目光,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笔直挺拔的身材,无一不吸引人。再加上神探的名头,王安在公安局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现实版的教科书。每当王安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眼里直冒火星子。现在的女孩子又是胆子大的,敢恨敢爱。就有那胆大的直接放言要拿下王安,内敛一点的则是采取迂回战术,没事就在王安面前刷个存在感,吃饭时专门坐在王安对面,下班时特意等在王安必经的路上。女孩子们前赴后继,结果是一波一波败下阵来。王安从没有给过任何女孩子一点机会,总是一副深沉的样子,总是在女孩子面前给妻子打电话,语气温柔的能腻死人。久而久之,王安完美好丈夫的形象深入人心。刘冬和张哲如今是天天跟着王安,对于工作状态的偶像熟悉的不得了,两人更想知道的是王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尤其是去过王安家以后,那种想深入了解偶像爱情史的心情挡都挡不住。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今天王安竟然亲自答应了,两人差点跳起来。王安看着两人的样子笑着说:“不过你们可能要失望,故事情节一点都不惊心动魄。”

    刘冬笑嘻嘻的说:“凡是恋爱史,必定都是精彩的,尤其是王队的恋爱史,想不精彩都不行。”

    王安看看时间说:“走吧,去车站。”

    三人赶到车站,没等多久就开始检票了。随着拥挤的人流,三人上了车,买的是站票,过道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说话声、叫喊声、孩子的哭闹声,响成一片。

    火车开动后,王安说:“走,去餐车。”

    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到餐车里。餐车里明显人少。劳动人民的本质就是能省一分是一分,绝不浪费。餐车上有座位,但需要另外付费,所以人少。三人明天一大早过去就要忙,不能把自己搞得过于疲惫。王安早就想到这一点了,经常出差,买不到票的时候很多,王安可谓经验丰富,选择坐在餐车上,这样不至于过于疲劳。三人坐下后,服务员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说:“三位需要着些什么?”

    王安点了热茶,刘冬和张哲点了咖啡。不管味道如何,至少端上来时热气腾腾的。王安正好口渴,慢慢品一口热茶,味道有些寡淡,略有涩味,没有清香。王安没有说什么毕竟在车上嘛,条件有限,不能要求过高。刘冬轻啜一口咖啡,低声说:“味道真不咋地。”

    张哲抬抬眉头说:“你是来喝咖啡的。”

    “当然不是。”

    两人四只冒着星星的眼睛,求知欲极强的看着王安。王安慢条斯理的连喝几口热茶,似乎是很认真的品味着。然后慢悠悠的说:“从哪里说起呢?时间太久了,记得不太清楚了。”

    嘴快的刘冬说:“当然从你们第一次见面开始。”

    “第一次见面?也行,我们正式第一次见面,也算是那次,我救了她。”

    “哈哈,英雄救美啊!”

    “救是救了,不过当时是救的两个人。”

    “两名美女?”

    “她和她的男朋友。”

    “什么?”

    刘冬惊讶的同时,张哲差点把刚喝一口的咖啡喷出来。两人的情绪瞬间高涨,八卦的**暴涨。四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王安,目光炯炯。王安淡淡的说:“怎么?以为我第三者插足?”

    张哲艰难的咽下口中的咖啡说:“不算第三者插足,充其量是撬了人家的女朋友。”

    刘冬在一边猛点头,表示同意。王安隔着窄窄的桌子伸手敲了一下刘冬的头说:“瞎想什么呢?我可是在她跟人家分手后才追的。”

    “哦,原来如此。”

    两人似乎了然于心的点点头,拉着长长的尾音说到。王安懒得搭理他们,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开始讲述有关那年的故事。

    那时王安还很年轻,跟着队长办案。有次的案子需要蹲点,王安是新面孔,自然被派在繁华地段。所谓的繁华地段不是商业中心,而是谈情说爱密集的地方,就是电影院门口那条街心花园。每当夜幕降临时,看完电影的情侣们就会走在那条如同公园般的林荫路上。街心公园里没有灯,照明全靠两边马路上的路灯。那是一条长长的路,由东到西,大约有四公里,中间还要过三个十字路口。这条近似公园的路夹在两条路中间,种满了高大的洋槐树和松树。然后是花花草草,留下走路的地方很窄。如果是两个人并排走,就得靠的很近。一般情侣走在这条路上,男孩子都会顺势搂住女孩子。那时就有人感叹,这是谁设计的,简直就是专为情侣打造的。所以这条路有个让人心生遐想的名字:情人路。除了紧紧靠在一起走路,树的阴影里,年轻的情侣们躲在月光之后,躲在阑珊的灯光后,窃窃私语做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羞羞事,说一些让人听着死人的情话。年轻的王安就被派在这里蹲守。第一天,夜幕降临后,王安走进情人路。斑驳的灯光下,偶尔走过一两个人,那也是单身狗们嫉妒人家热恋中情人,特意路过这条路,不走旁边的正路,特意走进这里,听听情人们的私语。树的阴影里,草丛里不时传来各种响声,各种肉麻的情话。年轻的王安慢慢走在路上,路过一棵高大的洋槐树时,王安听到一对不同于众的情侣对话。

    “拉拉手也不行吗?”

    “不行。”

    “为什么?”

    “我们才见第三次。”

    “可是我们不是都挺满意的,决定相处了啊。”

    “但我们现在还不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