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二十五章 谣言止于智者(下)
    四皇子在贤妃处用了早饭,就和贤妃闲聊起来:“母妃,上次儿子给您的香用着可好?”

    贤妃由丫鬟服侍褪下腕上的镯子和手指上长长的金镶八宝护甲净手,温柔的笑着说:“那香可真不错,香气清新独特不说,越久香气越浓,气味久了和开始时还不同,我用着不错,上次同皇后娘娘问起娘娘也说不错,直夸你比老三有孝心呢。”

    “我哪能和三哥比,三哥那是鸿鹄之志,我只要以后当个闲散王爷能到处玩就好了。我...母妃,我打听到这制香之人是个小姑娘,听说她还会好几种香的制法呢。”四皇子擦擦额头的汗,险些自己把话题带跑偏了,唐要是知道肯定又说他是草包了。

    贤妃到没有多大的兴趣:“哦?居然是个小姑娘啊,家里是制香的吧。”

    “不是,她是官家小姐,是前工部侍郎赵大人家的外甥女。长得白白嫩嫩像个小包子似的,很可爱。”

    贤妃皱眉,微眯眼睛看来是个有心计的孩子,对李又笑道:“既是赵大人家的外甥女,那应该是闺阁小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是,你又是如何得了这制香的方子的?”

    李全然没察觉出贤妃误会了,只是一个劲自顾自的说:“哦,是三哥捡了她的香囊,我闻着香气独特就去寻赵大人要了方子,三哥还赞了她呢,说能制出如此雅致香的人定也是如兰之人。”

    不知李的话触动了贤妃哪根神经,她对宝之大感好奇:“这么说这个女孩子是个极聪慧的了,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技艺,真想见见她。”

    李以为还要和母妃迂回一会儿呢,没想到这么顺利母妃就对宝之提起兴趣了:“母妃既然想见她何不将她宣进宫来。”

    贤妃故作沉思,嘴角挂着笑:“这要去问问皇后娘娘才行,我哪做得了主。”

    “那咱们现在就去问问娘娘吧。趁着还早把她宣进宫来,大家瞧瞧。”贤妃不悦,这么想让她进宫难道有什么事不成,但自己以后还要指着儿子,母子俩关系不能闹僵,只要不出大格,她就都依着他好了,堵不如疏,且如了他愿去找皇后娘娘宣她进宫,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花样。

    重新梳妆一番母子俩就带着一众宫女太监往魏皇后的坤宁宫去了。

    坤宁宫中魏皇后正和她母亲安国公夫人还有进宫请安的王氏说着话,李给魏皇后问了安就乖乖的到一旁站着,魏皇后笑吟吟对着贤妃道:“镇西将军夫人来了,我正想让人去叫你呢,可巧了你就来了。”

    “臣妾是个不爱清净的,听说您这来人了就急巴巴的赶来凑热闹了。姐姐您不要见怪啊。”贤妃温婉的道。

    “将军夫人正和本宫说最近宫外的趣闻呢。你快过来坐下。”魏皇后笑着指了下首安国夫人对面的位置让贤妃坐下。

    贤妃眼波流转凑趣道:“说到趣事,臣妾这里到有一件。”

    “哦?”魏皇后示意贤妃说下去。

    “四皇子今儿个同臣妾说,他上次给娘娘进的香,竟是从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那里得来的方子。”贤妃注意着魏皇后面上的表情,“臣妾本觉得没什么奇的,制香之家出个会调香的孩童倒也算正常,但没想到啊,这小姑娘竟是官家的孩子。”

    魏皇后点头:“哟,那这小姑娘倒是个秀外慧中的,老四,是哪家的孩子啊。”后半句是问李。

    “回娘娘,是前工部侍郎赵大人家外甥女,现在就住在赵大人家。”李在魏皇后面前一改在外面的张扬跋扈,毕恭毕敬的答话。

    “赵大人?是前些日子去丁忧守制那个赵大人吗?”魏皇后想了想。

    “正是那位赵大人。”

    贤妃接口道:“娘娘,臣妾觉着这位小姑娘有趣,不如叫进宫来,娘娘瞧瞧。”

    魏皇后也觉得不错:“恩,本宫觉着不错。”就让内侍大太监德海带人去宣宝之进宫。

    王氏满脸惶恐赶紧接口道:“娘娘可使不得,臣妾听说这位姑娘是百年难见的天煞孤星,此等灾星怎能进宫。”

    贤妃显是一愣,魏皇后皱眉:“还有此事?!”让贴身宫女去追回德海。

    “娘娘有所不知,宫外皆在传此女先是克死其父,近日又克死外祖父,实乃不祥之人。”王氏面上镇定,心下却忐忑也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万一弄巧成拙,反倒坐实了宝之不详之事。

    贤妃却精神一震,一双妙目转了几转,笑道:“娘娘,护国寺的方丈住持慧通法师不是在宫里为皇上讲经吗,我看不如把他请来给那位姑娘算算,若是能化解,这也是善事一桩啊。”

    元后、魏皇后和贤妃是皇帝还是太子时娶的,皇帝即为至今也未再充盈后宫,元后去世后皇帝扶魏氏即后位,二人恩爱非常,魏皇后没什么皇后架子,为人及温和,平日除了处理宫中琐事就喜欢吟诗作画,素来及给贤妃脸面,加上在深宫之中着实无趣,今日有这等奇事,魏皇后也觉得颇有趣,看了下首的母亲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便依着贤妃的意思同意了。

    “德海去看看慧通法师有空吗,宣那位姑娘进宫。”对王氏温和笑着,“将军夫人也一道瞧瞧吧。”

    宝之低着头目不斜视的跟在宫女身后,一路被领进坤宁宫,出来个一脸严肃的宫女,看穿着应是皇后身边的掌事宫女,宝之对她行了福礼,宫女欣然受了,对宝之说:“章姑娘,待会进去见了娘娘少说话,小心冲撞了贵人。”

    宝之应诺,跟随宫女进了正殿,依着这几日和柳嬷嬷学的规矩,给皇后贤妃行了礼,低着头只用余光看到上首坐着一位白白净净长相极美的女子,下首一侧坐着一位目光炯炯的老夫人,依着前世的记忆这位应该是魏皇后的母亲,安国公夫人旁边坐着的事王氏,魏皇后另一侧坐着一位柳眉细眼的女子,四皇子在她身后站着想来就是贤妃了。

    皇后问了她几句话,她都镇静规矩的一一答了,皇后暗暗点头看来是个懂规矩的孩子。安国公夫人这才正眼看了看宝之,小小年纪进到宫里能这样镇定,样貌也不错,只是家世差了些,不禁暗叹了口气,贤妃看宝之的行为举止微眯着眼更加觉得这个女孩不简单了。

    一会儿就有内侍来禀慧通法师到了,魏皇后让请进殿内,与慧通法师客气了几句就进入正题,“这孩子与本宫有缘,偏得了个天煞孤星的名儿,烦请法师给看看,有何破解之法。”又对着宝之道,“你将生辰八字写给法师,抬起头来,让法师瞧瞧。”宝之忐忑抬头对上慧通瞧来的眼睛。

    慧通法师念了句佛,定睛看了看宝之,随之满面震惊,低低念了几句只有他自己听到的话,随后道:“施主并非天煞孤星,将来会有福报。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只能说这么多了。”

    王氏笑道:“恭喜娘娘。”

    皇后不解道:“将军夫人不恭喜章姑娘,为何却来恭喜本宫?”

    贤妃笑着接话道:“娘娘,将军夫人这是恭喜您挽救了这孩子的一生啊,脱了这名头,以这孩子的聪慧定是有后福的。这可是大大善事啊,娘娘您与这孩子真真是有缘啊,不如留她在宫里作伴。”

    王氏和宝之刚舒了口气转瞬又紧张起来,进宫?这不是她们计划的一部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