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二十七章 春去秋来
    几天后皇后娘娘宣宝之进宫让慧通法师批字一事在京中传得沸沸扬扬,有说宝之旺夫旺家的,有说她是百年难见的福星,更有夸张的说宝之是天上王母娘娘身边的仙女下凡,一时间宝之成了京中贵妇们的眼中的心肝宝贝,家中有适龄男子的争相打听宝之有无婚约,幸好碍于赵府现在还在孝期,不然媒人要踏破门槛了,不过这也都是些小官家庭,真正有权势的大家世族就算宝之命再好也是看不上的。

    这些传言起先是由唐派人散播的,不过听说宝之最不想提起的那个人也帮了很大的忙,比如说进宫当天为什么安国公夫人也在场还有流言速度传播这么快版本如此之多,也多亏了他,俊彦对楚曜赞不绝口,近来和宝之谈话中三句不离阳曦怎样怎样,每每宝之刚将话题岔开,俊彦说几句就又绕回阳曦怎样怎样,另宝之头大不已。

    事后俊彦和宝之将事情始末对赵氏和盘托出,赵氏震惊之余对始作俑者孙氏恨得咬牙切齿,她也不准备带宝之去庄子住了,她不能让孙氏得逞。

    春去秋来,宝之已经在外祖家过了两个年头,这期间星辰表姐又回来了,洛华表姐给她们姐妹寻了位大名鼎鼎的先生,听说是崔姐夫给寻来的,孙氏逢人便要夸女婿一通,足足说了有半年多,星辰若是在场总要用凌厉的丹凤眼白她几眼。

    这天姐妹三个下了学堂到鹤鸣居用饭,还没进屋就闻得孙氏在屋里叽叽喳喳:“要说还是咱们华儿有心,每每得了好东西总不忘家里这几个妹妹。”

    三姐妹对视一眼撇撇嘴脚步没停由着丫鬟掀了帘子进屋,赵老太太笑呵呵的招呼几人坐下:“今儿个日头足,热坏了吧。”有让翠满去给她们盛冰镇酸梅汤,“这酸梅汤虽消暑可也不能多吃,到底是女孩子,贪凉了不好。”

    “外祖母您这小厨房做的酸梅汤味道比大厨房做的好喝。”宝之喝了几口放下说。

    赵氏笑道:“你这个小馋猫,外祖母这的什么都是好的。”

    寄颖也笑着道:“宝丫头这嘴向来是刁的,一道菜上来放的糖放的蜜一口就能尝出来,不过外祖母的小厨房做的吃食确实都是及好的。”

    “说来宝丫头倒是随了我了,当初在娘家时我就极是口刁,我爹特特为我寻了厨师,许多年下来还寻到不少秘方之类的,出嫁都随我到了这,这酸梅汤就是用当年寻来的方子熬制的。”赵老太太最爱给孩子们讲曾经的故事,几人里宝之最爱听外祖母讲这些。

    孙氏看众人话都说到吃食上去了,急着把话题转回来,笑眯眯说道:“颖姐儿,你们洛华姐姐让人给捎了现下时兴的琉璃花簪,你们姐妹三个一人一支。”

    寄颖颇讶异:“琉璃花簪?首辅千金办花会时我看到她头上就带了支琉璃花簪,听说金鎏斋的琉璃簪买到几十两一支了,如此贵重的东西我们怎么好意思收。”几十两的簪子洛华姐姐说送就送,她要如何才能及得上。

    孙氏得了这话,面上更是得意:“你们洛华姐姐什么时候得了好东西不想着你们了,你们姐姐这回是有喜事了,你们可要好好准备谢礼了。”

    星辰转转眼珠:“喜事?难道洛华表姐有身孕了不成?”

    “是呀,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华姐儿成亲几年了才...”赵老太太轻咳了几声,打断了孙氏的话。

    赵老太太皱眉道:“在几个小姑娘面前浑说些什么。”

    孙氏赶紧收住话头让丫鬟拿着首饰盒让几个姑娘挑起簪子,宝之看到首饰盒里躺着的三支花簪不禁赞叹,一支是粉色白色琉璃做出的花瓣堆叠成的一朵朵桃花在檀香木簪上像一支刚刚折下桃枝,另一支是中间一朵大大白色的宝相花四周分别嵌着蓝色红色的琉璃可以想见寄颖戴在头上会是怎生的温柔端庄,最后一支是堆满小朵小朵红色海棠的坠流苏花簪活泼小巧很适合宝之,看来洛华表姐已经为她们三个想好了,三支花簪都依照三人气质性格选的。

    三人很有默契的选了适合自己的花簪,宝之笑着向孙氏道谢随后对赵老太太道:“洛华姐姐送的这花簪太美了,回去我就要收到匣子里,等唐来让她眼馋眼馋。”

    星辰不屑撇嘴道:“没什么眼界的,不过是支琉璃花簪,真是会说话。”她一向不喜欢溜须拍马,觉得好也不会说出口,一句话从嘴里说出来怎么都不对味,曾经宝之见了星辰就怕的连话都不敢说,现在渐渐明白星辰的为人并不坏,听她说话大多是左耳进右耳出,不与她计较。

    孙氏却不乐意了,她女儿给她们送来东西不知道感谢还说出这种话来,果然是没教养的野丫头,她到底是长辈若是同着婆婆的面教训她几句恐怕自己又要惹婆婆不喜了,遂将愤愤之气暗自咽下。

    赵氏见宝之一直摆弄那支花簪便招手让宝之过去,拿过发簪给宝之别在头上:“我看这花簪配你那件银红色的百蝶穿花锦衫最好不过了。”

    赵老太太笑眯眯看着宝之,几个外孙里她最疼的就是宝之了,怎么看怎么好:“老早做的衣服了孩子长的这样快怎么还穿的下,我看干脆开了库选些料子给几个孩子做几身夏衣秋装。”说完就叫孙氏去着人开库房找料子去,“只找那好料子,留着回头招了虫反不美了。”

    孙氏硬着头皮应是,这大热的天,老太太想一出是一出,那些好料子不留些给将来的孙媳妇竟给这些外人。

    寄颖道:“外祖母,我们每天在这吃在这住的,怎么好再让您给我们做衣裳。”

    赵老太太不喜大女儿连带也不怎么喜欢寄颖,这番话若是他人说就会觉得懂事乖巧,寄颖说她就觉得是扭捏作态欲拒还迎,皱眉道:“那你就少做几件,等改天再让你娘给你做。”寄颖登时闹了个大红脸。

    星辰没绷住噗嗤笑出声来,和宝之咬耳朵:“看看,马屁拍错地方了。”宝之无奈。

    赵氏忙打圆场:“要说她们几个孩子就寄颖最懂事,这两个傻孩子得了外祖母这么多好处连句谢都不会说。”

    宝之和星辰忙上前谢赵老太太。

    孙氏擦了擦往下淌的汗叫几个粗使婆子把找来的布匹搬来,赵老太太挑了几匹贵重的缭绫,绡纱来让孙氏给洛华送去,说:“她有身子了做几套宽大的衣裳穿,虽说侯府不缺这些,可到底是咱们的心意。”

    孙氏摸着贵重的缭绫满意的笑了这些布料可都是老料子了有钱都一定买的到了:“那我先替洛华谢谢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