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二十八章 初遇
    星辰冲宝之努嘴,宝之回以一笑换来两颗白眼,道不同不相为谋,她这辈子也做不成星辰那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没底气的人还是多笑笑的好。

    赵老太太左挑右挑也没挑出几匹看的上眼的:“这些料子到底年头久了,料子是好的但花色都不太时兴了,库里没其他的了?我记得有匹烟粉的绡纱给宝之做罩衫配上这银红做的袄最合适。”

    李妈妈道:“我再去找找,毕竟是您的私库,太太不知道东西放哪也是有的。”

    随后李妈妈又带人搬了几匹料子来,赵老太太看看这才满意,又给寄颖和星辰挑了几匹,看赵氏在一旁又让她也挑挑,赵氏本来也是爱美之人,但毕竟孀居之人这方面也就淡了,摇头拒绝了,赵老太太叹了口气,给赵氏挑了匹雪青色双绉。孙氏端着笑脸从头等到尾赵老太太也没想起她来。

    一番折腾赵老太太乏了,众人都欢欢喜喜告退回自己院子了,唯独孙氏满腔的愤懑....

    这天午后,宝之在长廊正巧遇上散学回来的俊彦。

    “正巧这位就是我与你提起过的齐国公府大公子阳曦。”俊彦回头对同伴说“阳曦,这就是舍妹,诶,宝儿,宝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俊彦才发现宝之的异样,用手在宝之眼前晃了晃。

    宝之看清哥哥身旁的俊秀少年,脑袋轰的一声,呼吸一窒,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的容貌比记忆中青涩,个头也还矮上许多,但在同龄人里已经算高的了,是他,自己怎么会认不出他,怎么舍得认不出他,当年镌刻到骨子里的人,那个爱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的人,“我,我没事哥哥....许是天气太热了,有,有点透不过气,我,我,我回去歇歇就好了....”说完,转身逃也似的跑了。

    宝之不顾身后哥哥与丫鬟的呼喊,快步跑回自己的屋里,关上门的一瞬间大滴大滴的泪水成串地落下,仿佛上岸的鱼儿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口堵得发疼。

    这么多年过去了,心底对他的爱对他恨竟还是那么强烈,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对他的思念,以为自己已经能足够坚强的面对前世的种种,但是所有的坚持在见到那张清秀俊美的脸的瞬间如千里之堤般的溃败,他对于她还是如前世般那样致命。

    当年洛华表姐的公公忠义侯生辰,她本不想去的,娘觉得她整日待在房里不爱与人来往,就鼓励她出去见见世面交几个同龄的伙伴,她拗不过娘便跟着去了。只一眼,在人群中那个遗世独立的身影,俊美又坚毅的面庞,让从未见过除哥哥表哥以外其他男子的宝之被吸去了魂魄,从此再没忘却过。

    后来她总是想方设法向哥哥打听楚曜的事,随着从哥哥那里得来的消息她对这个少年的崇敬之情日益加深,她不知道哥哥有没有看出她的心事,她从哥哥书房偷过楚曜写给哥哥信笺,照着他的字一遍又一遍的临摹,她知道她是痴儿,她入了魔,后来他声色犬马荒唐度日,世人都不理解他,她知道他的痛苦,她和他一起心碎。

    再后来他托人给她送来两封信,她很讶异,楚曜怎会知道她,她一直都是在暗处默默的注视他,不曾向谁吐露过心事,但她认得他的字虽然与曾经看过的笔力稍显弱了些,或许是酒喝多了吧,宝之这样想。

    一封是给她的,信上寥寥数语交代她将另一封信交给舅舅身边的小厮,就是这封甜蜜的砒霜,成了舅舅和哥哥谋反的证据,让她家陷入万劫不复,她恨他,恨他利用她对他的痴迷,也恨自己傻,爱了一辈子的人竟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所以在得知家中男丁流放后,她选择自缢,她对不起爱她的家人...

    哭过之后,宝之渐渐冷静下来,哥哥已经和他这么要好了吗,都可以把他带到家里来。

    她如果要阻止前世的惨剧发生首先就要和这个人划清界限,一定要想办法让哥哥远离他才好,可哥哥对他推崇备至怎样才能让哥哥明白他的为人呢,站起来喊了杜若打水进来。

    “姑娘,您这好好的去老夫人那请安,怎么哭着跑回来了,还关着门,俊少爷差人来问了两回了,说是来拜访的楚公子听说您不舒服要使人去请太医,少爷怕大夫人会不高兴,没让去,又怕您真有什么事,担心的不得了。”

    “去让人告诉哥哥,我没什么事,就是刚刚憋闷的厉害,现在凉快了,好多了。”

    杜若刚走几步,又被叫回来。

    “别说我哭的事。”

    杜若应了,心里觉着姑娘今日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都怪自己懒姑娘教大伙习字念书时她总偷懒,都怪她没文化,若是玉桂姐姐在她肯定知道怎么一回事。

    宝之收拾收拾又往外祖母院子去了,她要做好准备如果哥哥执迷不悟还和他来往的话,她以后和他见面的机会还会很多,她不能每次见他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总躲着也不是事,她要强大起来,捍卫她的家人!边走边练习唐教她的深呼吸**,大口吸气大口呼气,几次过来果然觉得好多了。

    饶是做足了心里准备跨进鹤鸣居见到楚曜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时,宝之的心还是有片刻停止了跳的,四肢僵硬的行了福礼她后背的衣襟几乎都汗湿了,赵老太太察觉出宝之的异样忙伸手探问是否不舒服,俊彦趁机让外祖母给宝之请个大夫查看查看,宝之太紧张了一点小动作都做的不好,头摇的像拨浪鼓,想摆手却不小心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到地上,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提线木偶身体被控制住了不属于自己,好想抱头缩回自己的小窝去啊。

    楚曜盯着这个刚刚一见到他就面露恨意掉头就跑的女孩,现在又表情肃穆,紧张的手忙脚乱,自己哪里得罪她了,明明几次或明或暗的出手帮了她啊,此刻看她仿佛随时要抱头鼠窜暗暗鼓起腮帮子的样,不禁觉得好笑,之前只是觉得竹卿这人颇有才华值得深交,没想到他妹妹竟这般有趣。

    李妈妈旁观者瞧见楚曜目不转睛盯着宝之,灵光一闪悄悄在赵老太太耳边低语:“咱们宝姑娘长这么大哪里见过外男,现下这般只怕是不自在了。”

    赵老太太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就让俊彦带楚曜自下去玩了,楚曜一走宝之果然好了许多,赵老太太和李妈妈对视一眼果然如此,姑娘到底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