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三十四章 寄颖的亲事
    颜姨妈这几日心情很不好。

    家里倒还太平,只是寄颖婚事太让人闹心了。

    颜姨妈歪在竹编的贵妃椅上,头上戴着湘色云纹锦缎嵌宝抹额,微闭着眼,圆胖的脸耷拉着,不时深呼吸一下。

    季嬷嬷从小丫鬟手里接过茶,给颜姨妈放到桌上试探的轻轻叫了声颜姨妈:“太太。”

    颜姨妈有气无力拿起茶盏抿了口:“哎,本来我还看不上他呢,若不是李夫人一直同我说那小子的好处,我怎会应下。可真真是气人。”

    “太太您消消气,当心身子。”季嬷嬷给颜姨妈轻抚着后背。

    “我本就嫌他不如洛华的婆家门第高,不过是看在他爹好歹算个二品官,再说这个马元书香世家的孩子不爱读书,不思进取的,虽说捐了个官,我也是看不上的,李夫人把他夸得天花乱坠,我看就是个无能之辈。”颜姨妈越想越气,自己家女儿嫁不出去了是怎的,非要上赶着他。

    “太太,您越说老奴越糊涂了。”那天太太还夸户部尚书家小公子人品相貌样样皆好,想年前就定下了,好端端的怎的又变卦了?

    “哼,那我到户部侍郎家做客,提了提这事,谁想到,李夫人支支吾吾,似是难以启齿,我再三追问,才吐了口。”颜姨妈怒从心起脸上微微潮红,端起茶盏喝口茶才接着道。

    “原来马夫人一早相看了贾翰林家的姑娘,只那家一直不吐口,李夫人与她提起咱们家,她觉得不错,现在那家有些松口的意思,她又回头去找人家,奈何李夫人是他家的下级,不然也要恼的,哼,她拿咱们家当什么了?”

    “如此说来,这马夫人确实有些不知好歹。”季嬷嬷又给颜姨妈按按头,“太太也莫急莫气,咱们姑娘的好姻缘在后头呢。”

    颜姨妈舒服的吁了口气。

    又过了半个月。

    颜姨妈最近又有几个人选,可个个无论家世还是相貌都比不上马元,颜姨妈左看这个不顺眼,又看那个还差些。

    平日嘴上说着不稀罕,实际心里极为惋惜。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家的家世实在是差了些。想给女儿觅得个能及得上忠义侯府的还真是难。

    西平进来禀说李夫人到了,颜姨妈让忙请去花厅看茶,自己进到里间,东平伺候更衣梳头,收拾利整了才慢悠悠过去。

    李夫人一见颜姨妈登时笑容堆满了脸,站起身迎上来:“我的好姐姐啊,我是来给你报喜的。”

    颜姨妈不明所以,报喜?“李夫人,不知何来之喜啊?”

    “哎呦,瞧我,拙嘴笨舌的,说话都说不明白。”李夫人这番作态,弄的颜姨妈心里发毛,这怎么一回事啊?

    “马尚书夫人邀你和颜姑娘过几日到法源寺吃斋菜。”李夫人得意的拍拍颜姨妈的手。

    颜姨妈略略皱眉,难道?不对啊,那两家不是听说都要下定了,怎么又转回到她这来了?

    李夫人赶紧道:“哎呦,贾翰林家老太太还想多留姑娘几年,马夫人不乐意,而且这不想着咱们家姐儿人品样貌都比那贾姑娘强,就又求到我这了。”

    颜姨妈冷笑,哼哼,这是在人家那碰了壁,又想到她们了,如意算盘打的可以啊,真当她家寄颖嫁不出去,抬手端了茶就要送客。

    可转念再一想,以自家的条件,错过了马家可就不容易再寻比他更合适的,又将茶盏放下,想再听听李夫人怎么说。

    颜姨妈的举动尽数落到李夫人眼里,她也不容易,马尚书是她丈夫的顶头上司,马夫人之托,她无论如何也要办妥了,所以又摆上笑脸:“马夫人也十分惭愧,本就觉得咱们家姑娘好的,谁知道贾翰林与马尚书有些旧,你也知道,咱们女人哪好越了丈夫去,就闹了这么一出笑话。”

    颜姨妈顺坡下驴笑道:“谁说不是啊,女人家更应该互相理解才是。只是...”

    “我知道!我知道!”李夫人轻怕颜姨妈的手,“你心里肯定不舒服,马夫人说了,若是成了,定会下厚厚的聘礼。绝对让咱们姑娘有面子。”

    说的太急了李夫人喝口茶接着道:“你不知道,他们马家在金陵可是出名的大户,钱财厚着呢,咱们姑娘若是嫁过去,别说是穿金戴银了,我看就是你哥哥家的姐儿嫁去的忠义侯府也是比不上的。”

    这话说的虽多少有些夸大,但也确实不假,马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财,马尚书入仕,他弟弟经商,这么些年来,家业越做越大,这也是圣上命他任户部尚书的原因之一。

    “要说这马家小少爷的事我之前也都和你说的差不多了,我想你他的品貌你私下里应该也都有所了解了,马夫人那就等着你定日子,两家想看想看。”李夫人急着回去复命。

    颜姨妈再三思量,到底还是被那句忠义侯府也及不上的话打动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让寄颖过上好日子,不能再像自己一样,节衣缩食,被婆婆算计去了不知多少嫁妆。

    这次她可得为女儿擦亮眼睛才行。

    她家到底是女方家,还是要矜持点,颜姨妈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最近家里事多,恐是不能赴马夫人之约了。”

    李夫人见颜姨妈这幅作态李夫人哪有不明白的,笑道:“马夫人倒时给你亲自下帖子。姐姐这回保你里子面子都全了,到时见面你再略拿捏她一二,这事就算成了。”

    颜姨妈觉着李夫人这话在理,面上也不露:“你我姐妹多年,我也不为难于你,到时便让马夫人来下帖子吧。”

    二人又叙了些家常话,李夫人便告辞,前往马府了。

    李夫人一走,季嬷嬷就上前道:“太太,老奴看这亲事还需谨慎。”

    颜姨妈叹口气道:“我当初想的太过简单,这些日下来才发现,似咱们颜家这般的家世,错过了马家,再想寻个能与忠义侯府相媲美的可就不易。”

    何必非要与忠义侯府相媲美呢,只要姐儿能过上好日子,高嫁低嫁又有何不同,季嬷嬷这话在脑子里过了几遍,终究没说出口。

    第二日,马夫人便派人来给颜姨妈下帖子。

    与她相约这下月初一到法源寺用斋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