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三十六章 怀璧其罪
    与几个姑娘们的兴高采烈不同,赵老太太眉间多了一丝愁绪,郑重向王氏嘱托道:“今日宝之用香引蝶之事,还请将军夫人与令嫒切莫与人道之。”

    王氏不解,转头细想了然应道:“老太太放心,我一定嘱咐儿。”

    孙氏也得了赵老太太的嘱托,严令下头丫鬟婆子,不许乱嚼舌头,若发现一律发卖出去。

    之后几个女孩子也都得了叮嘱。

    宝之疑惑不解,私底下向赵氏询问缘由:“怎的,平日制了香外祖母和大家都赞赏我,这次制了此奇香,却不让再提?”

    赵氏轻蹙眉头:“自来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你外祖母也是为了你好,咱们无权无势,你虽有哥哥却还未入仕,没有父亲护着,这才名于你并无好处,说不定还会带来祸事。”

    是了,才女之名于唐婉这种世家贵女来说是锦上添花,于她不过是招祸之缘,稚气的小脸露出坚毅之情:“女儿,明白了,今后再无翩跹之香,娘放心吧。”

    赵氏看着女儿小小年纪懂事的让人心疼,不由悲从中来,却又不想女儿见了难过,将眼中盘旋的泪珠逼回,强颜欢笑拥着宝之:“娘只愿你一生平安和乐。”

    宝之心底暗暗发誓,她这一世定护全家平安和乐,不再让爱她之人伤心。

    众人对宝之制香引蝶之事三缄其口,但那天震撼的情景,依然萦绕在孙氏心头。

    这日,俊彦下了学,和楚曜约好在和乐楼见面。

    楚曜仗着身份,硬入股了来年的河工,这可是生银子的大好机会,俊彦想着自己来年就参加春闱了,若是一举中第入了仕,想办法和母亲妹妹搬出来才好,若不能一举中第,常年住在舅舅家不是事。

    于是想央楚曜算上他一个,也投些银子。

    楚曜听了俊彦来意,笑道:“好啊,不过应是投不了太多,督办河工是一本万利的事,人家也不愿有人分一杯羹,你

    倒时将银子拿来,我将我的分你一份好了。”

    俊彦一听如此,那岂不是成了从阳曦手里抢银子了,那可不成,连忙摆手:“不成不成,此事还是作罢吧,我再想其他的法子。”

    楚曜正色道:“竹卿兄可是遇到难处了?我本也不缺银子,不过是凑凑热闹,分你一份于我也无甚关系,你莫要再推辞了。”

    俊彦还是不愿,楚曜有些恼了:“竹卿兄,我昔日认为你同那些迂腐文人不同,不想今日竟也如此这般。”

    又软硬兼施说了几句,俊彦才就此作罢,接受了楚曜的好意。

    楚曜举杯叹道:“不成想,现如今这送银子的反倒要求人收了。”

    俊彦念叨着:“惭愧。”举杯敬了楚曜一杯。

    “竹卿,这个是送给令妹的。”楚曜拿出一本古籍,递给俊彦。

    俊彦接过书,看了看,又还了回去:“谢过阳曦兄了,只不过...”俊彦顿了顿,“宝之今后不再制香了。”

    楚曜惊讶,那个小姑娘不是制香成痴,怎会突然不再制香:“这是为何?”

    “此事说来话长....”

    “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家母只想宝之能平安顺遂的过此生,不想惹出事端。说来说去,还是我这个做兄长的无能,阳曦兄,此事还请不要同第三人道之。”俊彦道。

    楚曜嘴抿成一条线,了然点头,轻叹:“可惜了,无缘得见此景。”将书收回袖内。

    秋装换冬衣,春节过后洛华顺利产下一个大胖小子,生的极为俊俏可爱,好似与洛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忠义侯夫妇对她这个媳妇人前人后皆是赞不绝口。

    “姑娘,我听来报喜的婆子说,大小姐生产时,姑爷急的都落泪了。大太太听了直念阿弥陀佛,说大小姐嫁对了人。”小画眉将从前面听来的消息,悄声禀告给宝之。

    玉桂坐在小凳子上打络子,听小画眉说这些不着边的话斥道:“你个小蹄子,平日与杜若在一起久,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小画眉噘嘴嘟囔道:“我只说给姑娘听,又没到外头乱说去。”

    玉桂气的直瞪眼:“待我一去回了宋嬷嬷,看不打你板子。”作势就要起身朝外走。

    小画眉直往宝之身后缩:“姑娘,您快给我说说情啊。”

    “好了好了,玉桂她与我说这些也是我授意的,无妨。”宝之拉拉玉桂,又戳了小画眉额头,“小丫头牙尖嘴利的,以后不许惹玉桂姐姐生气,不然,不论是打板子还罚月钱,我可不给说情了。”

    玉桂无奈摇头,小画眉委屈道:“姑娘,那我以后听来的事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啊。”

    宝之想想:“说,挑重点说,别净说些有的没的。”

    小画眉挠头,什么是重点啊,她看来少说哪句都不行啊,回头去问问杜若姐姐吧。

    外面有小丫鬟在外面轻声叫小画眉,小画眉打了帘子出去,再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瓷盅:“老太太让给您送来得,唐姑娘给您一封信。”

    小画眉递了信,手脚麻利揭了瓷盖,熟练的将一旁小碗里的蜜倒了小半进去,宝之最喜欢甜食,入了冬赵老夫人就每日差人给送一盅牛乳羹,还配一碗甜甜的蜜。

    唐信上约宝之上元节去看花灯。

    大周的上元节非常热闹,每到这一天,民间都会举办灯会,皇宫里也会举办宴会邀请三品以上的外命妇进宫赏灯,皇帝高兴了还会赐下几盏花灯给受重用的官家。

    平日里不能出门的闺秀夫人们都会在上元节这天外出观灯。

    前几年宝之一直有孝在身,便没参加过,今年除了服,唐立时坐不住了。

    宝之用过牛乳羹拿着信就去鹤鸣居找赵氏了,期初赵氏还有担心,不愿宝之去凑什么热闹,但舅母孙氏在一旁帮宝之游说了几句便也有些松口。

    “你若还不放心,便多叫几个婆子跟着,洛华出阁前每年上元也都是会去观灯的,咱们家在和乐楼有房间,倒时就到那去,能出什么事。”孙氏继续道。

    赵老太太笑道:“正是,正是,这花一般的年纪不出去走走,到了我这般大了,想走动也不行喽。”

    就这样敲定了宝之上元节同唐一起去赏花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