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四十三章 宫中生活
    是以,四皇子殿下在揽月宫正殿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宝之的身影,心情不免急躁,喊了宫女问:“从坤宁宫到揽月宫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你去看看,怎的还没到?磨磨蹭蹭,莫不是掉到荷花池里了?!”

    宫女素来习惯了李没来由的大喊大叫,见状倒也不惧,偷偷看了眼贤妃,得了贤妃示意,退下去,传宝之觐见。

    贤妃真是被自己儿子闹的无法了,反正人在她眼皮子底下,想来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宝之规规矩矩给贤妃娘娘磕头问安。

    “免礼罢,几年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大姑娘了。”贤妃温和的声音一下又被李那傻蛋的声音给盖过了。

    “母妃,我瞧着她倒比永宁高出些许。”

    贤妃心里不快,永宁是随便哪个都能比的?面上却不露分毫,依然和煦的笑着命宫女赐坐:“那日,儿向我提起你,我便去求了皇后娘娘,宣你进宫。在宫中可还住的惯吗?”

    宫里贵人都太和善了吧,一个,两个都担心她在宫里住不惯。宝之就将之前回太子的话略做删减添加的对贤妃复数了一遍。

    面对宝之的乖觉,贤妃只觉这女孩果然不简单,看看她的永宁,何时这般的巧言令色过。

    “你不是会引蝴蝶吗,引一个来瞧瞧。”这傻蛋,又开始了。

    宝之心中腹诽,面上却恭敬的回话:“回四皇子殿下,并非臣女会引蝴蝶,而是依照前人所制之香,点燃才可引来蝶儿。”

    “哦?不是听说香是你制的吗?怎的又生出个什么前人后人的。”

    “此香确为前人所制,臣女不过在根据书上记载,而略作添减,实不敢贪功欺瞒娘娘与殿下。”

    “如此看来,章姑娘确实如外间传闻一般,是个才华横溢之女子,改日禀了皇后娘娘,届时再由章姑娘给我们表演一番。”

    天气寒冷,又没有舅母将蝴蝶养在暖房里,到时候别说引蝴蝶了,就是蜜蜂恐怕都引不来。

    李笑道:“对!到时候母后和母妃定会赏赐于你。”

    贤妃无奈道:“好了,好了,你先下去玩吧,我与章姑娘再说会儿话。”

    小鬏鬏也见到了,看样子还不错,他还要赶紧出宫去给唐复命,便不再多呆,风一般的出宫去了。

    贤妃摇头,太子和三皇子都日渐成熟稳重,独他还小孩心性,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啊。

    午时,贤妃留宝之一道在揽月宫用膳,亲切和蔼如春风般和煦,让人不自觉的放下戒备,放松下来。

    待宝之走后,贤妃挥退了捶腿的宫女,由桂嬷嬷接手,说起话来。

    “娘娘,依老奴看,这小丫头确实不简单。”

    “此话怎讲?”

    “无论娘娘您与她说什么,她皆是一脸镇静,言谈举止与这年龄的女孩实是不符。”

    贤妃懒懒支起身子,桂嬷嬷很有眼力的将茶盏递到她手中,“来日方长,让她在宫里再多住些时日。我再好好探探她的虚实。”

    “只是,娘娘,恕老奴多嘴,四皇子待她确是不一般,咱们殿下何时对除公主以外的女孩和颜悦色过,那年同镇西大将军家的姑娘都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呀。”

    “当年那事都闹到皇上跟前了,我如何不记得。”贤妃陷入沉思。

    送宝之回去的宫女回来,在贤妃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你是说,来时遇到太子了?”太子...太子...对呀,她不是想要荣华富贵吗,那就成全她!

    宝之一直纳闷,在贤妃娘娘那总觉得怪怪的,常年侍弄香,她嗅觉十分敏锐,若隐若现总有一股药香,午膳用的汤里菜里也隐隐有股中药的味道,看贤妃娘娘的样子也不像身体不好。

    许是宫中贵人都喜用药膳调理身子也说不定。

    宝之来到宫里三四日了,皇后娘娘就见了一面,反倒是三皇子总往坤宁宫的偏院跑,帮她给家里、给唐送送信,从宫外为她捎些吃的用的,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母后整日处理后宫大小事务,是以没空召见你。”

    宝之点头:“我晓得的,只是不知我何时才能出宫回家?”

    “可是太过寂寞了?”我日日都来看你....不...好.吗?这后半句终是有些问不出口。

    宝之笑道:“只是有些想家了。”他娘把她宣进了宫,就放在一边不闻不问了,起码让人知道为什么来吧。

    一家子怪人!

    “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宫的。”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太奇怪了,弟弟是个傻蛋,他自己是个冰块,也就那日见的太子还算正常,不过看这两兄弟这样,那个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幸好,幸好,皇帝应该是正常的,不然哪来的国泰民安。

    等等,她既然来了,是不是就应该查查前世这冰块为何谋逆?如果自己能够阻止他,是不是就可以不似前世一般,家破人亡了?

    她不得不佩服自己,先下手为强从源头治水,可比围追堵截强多了!

    “儿最近常到本宫这坤宁宫来,果真是长大了,知道孝顺母后了。”魏皇后叉了一块进贡的蜜瓜,递给李。

    李:“...”

    “只是我听宫女说,你总到偏院去?可是也对那小姑娘新奇啊?”

    李默了片刻,道:“不知母后将她宣进宫是为何事?不若让她出宫去。”

    “你当母后凭白宣人家小姑娘进贡,就是为了新奇?那年我就瞧着她是个好孩子,如今京中传的风言风语都道她是个精怪,当年慧通法师都没瞧出什么异样,我宣她进宫不过是为了保她周全罢了。”

    “但,为何...”

    “本宫为何保她?”魏皇后嫣然一笑,“想来她与我有缘吧。偏就有些喜欢她。”

    母后也喜欢她,果然她就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小姑娘,嘴角微微有些翘起。

    “不过,你还是少往偏院去,免得生出些闲言碎语,传到你父皇耳朵里,又要挨训了。”魏皇后板着脸教训道。

    李:“儿臣告退了。”母后说喜欢她,母后也喜欢她。显然魏皇后后面说的话他全然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