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四十九章 出宫
    寄颖出阁的日子一眨眼就要到了,因着皇上寿辰还有些时日,魏皇后便让宝之暂且出宫,等皇上寿辰前几日再进宫准备。

    终于能回家了,宝之神清气爽的看着仲夏忙前忙后收拾着她的东西。

    “仲夏姐姐,就只将我当初带进宫的衣物装妥就好了,其余的别带了吧。”她过些日子还回来呢,这么多东西,要收拾到什么时候。

    “娘娘吩咐了,让我将您的东西都收妥了,别落下了。”

    永宁给魏皇后请过安,着急忙慌往她这跑。

    “你今日便要出宫了吗?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不走不行吗?”

    自打那天吵了架之后,她就一直粘着她,听说她要出宫,自己偷偷哭了一晚上,第二日一双眼睛肿的像核桃,把揽月宫一宫人惊得手忙脚乱,贤妃娘娘忙宣太医。

    永宁自己也被这么大的阵仗,唬的一愣一愣的,还以为自己得了不得了的病,结果太医来了一瞧,一问,就是小姑娘半夜哭的,开了剂静心凝神的药,也就作罢了。

    “不走当然不行,你日日与贤妃娘娘在一处,我也想娘啊。”

    一把将她从仲夏那抢过去的行囊夺回来,拍拍上面挤压出来的褶皱。

    永宁站在那泫然欲泣:“你心里定是想,出了宫便能摆脱我这个麻烦精了,你一走定是不回来了!”

    这祖宗一哭定是惊天地泣鬼神,再把贤妃娘娘和皇后娘娘招来,那她说不定真走不了了,赶紧上演彩衣娱亲的戏码。

    手舞足蹈,在永宁跟前晃:“咱们不是说好了,皇上寿辰,我引蝶,你跳舞的吗?”

    “等我回来,给你讲我姐姐出阁的事,好不好?”

    永宁得了承诺,便不再哭了,反倒跟前跟后,帮着仲夏收拾。

    仲夏拿眼看宝之,章姑娘快把公主哄出去吧,有她帮忙今日恐怕是出不了宫了。

    “,我刚刚收拾的时候,发现几柄素白的扇面,是之前三殿下送来的,你来瞧瞧,画什么好,等我回宫时,咱们交换。”

    永宁立刻来了兴趣,不再给仲夏添乱,过来看扇面。

    “这不是之前三哥去南边办差得来的吗?听四哥说及珍贵的,我都只分得了一柄,怎的三哥都给了你?”

    闻言,宝之才细细拿起扇面把玩,没看出哪里珍贵啊,若是真有永宁说的那般好,三殿下怎么会拿出来送她。

    “你瞧,你瞧,这扇骨可不是寻常的香樟木,这是檀香,再看这柄,这是牙骨的,你再看上面用绢,也不是一般的,仔细看上面有金线,这还不是难得,顶难得的是,每柄扇子的扇柄下面都有一颗南珠。”

    小小一柄素扇,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学问,三殿下好端端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做什么。

    “不过,,香樟与檀香气味接近,我都没分辨出来,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母妃告诉我的,我母妃很懂这些的。”

    贤妃娘娘懂香?

    永宁拿起扇子,一柄一柄把玩,拿了把牙骨的放在近前,双手托腮:“我画工不是很好,画这柄牙骨扇,凭白可惜了,可是既是送你,就定要顶顶好的,才行。”

    看的出永宁是真心喜欢她,重生以后,人缘都变好了,从前她没有朋友,只有娘亲和哥哥,没想到,现在一个两个都愿意同她一处玩,有人喜欢自己的感觉真好。

    “你只管放心大胆的画,无论好坏,我都会珍藏的。”宝之真心道。

    拜别了魏皇后,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在宫门关闭之前出了皇宫,赵府的马车一早就等着宫门外。

    左盼右盼的姑娘总算出来了,随车的婆子,连忙一左一右上前从小内侍手中接过宝之的行囊。

    来时不过一个包袱,走时却多了这大包小包一大堆,拜别时,皇后娘娘又赏了一套莲子米的珍珠嵌红宝头面,让她在寄颖姐姐出阁那日戴。

    左思右想,都没想到自己曾做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值得皇后娘娘娘娘如此抬爱。

    想不明白就先不想了,没的自己头痛。她自认为这是她最大的一项优点。

    上了马车,等待婆子将东西归整好的当口,车壁响起“扣扣”的敲击声。

    撩起车帘一瞧,映入眼帘的是三皇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又在不自然的抽搐。不会笑就不要笑,真的很吓人好吗。

    他知道宝之今日要出宫,本想早早去坤宁宫和她说两句话,多看她几眼也是好的,没想到,父皇今日叫他去养心殿议政,一拖就拖到现在,幸好仲夏乖觉,拖慢了时辰,不然现在她肯定已经走了。

    “你...多保重。”憋了半日就说出这么句不疼不痒的话。

    “多谢三殿下,家中外祖母与母亲恐已等候多时了。”快些放行吧。

    是啊,她是回自己家,肯定比在宫里舒服。虽有不舍,还是退了一步。

    此时车夫和婆子们都已经收拾妥当了,“驾!”的一声,马车就骨碌骨碌向远处行去。

    如果此时熟悉李的人在这,一定会震惊,平日举手投足都散发这雍容大气,冷冷清清的三皇子,竟然盯着一架绝尘而去的马车入神,久久没见动作。

    宝之终于回到久违的家,被外祖母搂在怀里,一番心肝儿肉儿的关怀,又吃了一大碗,娘亲亲手做的面,最后在俊彦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一副审视猪肉肥不肥的样子下,回了自己房里沐浴更衣。

    由着玉桂她们忙前忙后给她捏腿锤肩,擦头发。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古人诚不欺吾也。”宝之眯着眼不由发出感叹。

    “姑娘进趟宫,回来愈发有学问了。”

    宝之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你的意思是说,姑娘我以前学问不怎么样咯?”

    小画眉缩着头,忙道:“不敢,不敢。”

    “姑娘,宫里是什么样的?宫里的贵人是不是都和画上的神仙一个样?您见到皇上了吗?皇宫里是不是真的有龙?.....”

    小画眉一张小嘴,突突突,问出了不下十个问题,赶紧伸手让她打住,再不停恐怕要问皇上是不是有龙尾了。

    “停停停!你当我去的是天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