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五十七章 不能要
    这场宴会最终以不欢而散告终,谢韫道明曾于家中一本古籍上看到,记载‘啼莺’的文字,这张琴的‘啼莺’是由前朝武皇帝亲手刻于琴的底部,当时的文字流传应是小篆,而唐婉的琴身上的刻字则是在琴侧,并且字体是隶书。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并不像平空捏造,况且隶书确实不是武皇帝时期文字,是以一番话说完,一片哗然,唐婉听完,一双大眼迷蒙,当场昏了过去,众人只好离开唐府。

    “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星辰听小画眉绘声绘色将今日众人的表现描述了一番,笑道。

    “不回来,还待如何?住下不走了?”宝之有气无力的道。

    这半日闹得她头昏脑涨,这哪闺秀啊,一个个心怀鬼胎,就是一群有些文化的泼妇。

    “你应当留下来看看她是不是装昏倒。”

    “小是她堂妹都走了,我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她是不是装的,都与我无关。”

    从镇西候府出来,唐便没回家,径直坐上赵府的马车,与宝之一同回了赵家,可一路上却不发一语,紧抿着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她的琴是假的喽?”星辰面露好奇问小画眉。

    “那个谢姑娘是这么说的,还说什么小篆小隶的什么什么的。”小画眉挠头。

    一直没说话的唐突然眼睛一亮,抓着宝之的手道:“我想起来了,宝之给我瞧瞧你琴!小画眉快去将你家姑娘的琴取来。”

    说完又似想到什么,拦住小画眉:“不不,我们过去,你小心别磕碰了琴。”

    在场的除了宝之外,皆是一头雾水,宝之猜到唐定是想起她那张琴与唐婉的相似了。

    “我那张琴是后世仿制的,不可能是真的。你别急。”

    “先瞧瞧再说!”

    说完拉着宝之,宝之拉着星辰,三人就往芷汀院快步行去。

    唐小心搬起琴,仰着头搜寻琴底有没有刻字,果然有字!

    “是小篆!宝之,宝之,你这张定是真的‘啼莺’!”唐激动万分。

    宝之无奈道:“不可能的,唐婉费这么大劲寻来的都是仿制的,我哥哥还在读书,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寻张真古琴,况且就算他入仕,也和镇西候比不了啊。”

    唐被她说的有些动摇了,宝之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张古琴定是极难寻,唐婉才会冒着被抓包的风险弄张仿制的。

    “我看也说不好,就是真的,这种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星辰道。

    星辰轻轻抚过琴弦,拨了两个音,对宝之道:

    “既然都拿出来了,宝之给我们弹一曲吧。许久未听你抚琴了。”

    今日听唐婉奏琴,宝之就有些技痒,“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净手,焚了一炉香,随即拨弄琴弦,唐与星辰眯着眼,甚是享受,仿若置身百花丛中,香气萦鼻,悠扬悦耳的琴曲,泉水叮咚,溪水清澈,又有一股清新甘甜,一曲毕,众人缓缓睁开眼睛,意犹未尽。

    “宝之,你的琴音配上这香气,太妙了!没想到还可以如此。”唐道。

    宝之被夸的红了脸:“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还有些其他想法,待日后再试一试。”

    门外传来一声男子轻咳,想是俊彦来看她,按理唐与星辰不宜见外男,应当起身避到屏风后的,但这二位都不是寻常女子,上树掏鸟长大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宝之也对此见怪不怪了,可俊彦却迟迟未曾进门,几人不由奇怪,纷纷起身走出去瞧,却见,俊彦身侧立着一位,高挑健硕,一袭玄色绣暗纹衣衫,头戴赤金冠,眉目俊朗舒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眯着,似笑非笑的嘴角。

    真是无礼!一个男子竟随随便便进到内院,哼,这种事也就只有他能做的出来!

    发觉宝之气怒,俊彦不自在的轻咳了声,挠挠头,解释道:“阳曦兄来寻我,我们去给外祖母请安,我想着来禀告母亲一声,未曾想到,你在抚琴,便驻足听了会儿,是我思虑不周,扰了你们,抱歉。”

    宝之只是低垂眼眸别过脸去,她不怪哥哥,她只是不想与这个人多语。

    星辰无所谓道:“有什么大不了的,见了外男难道还能掉块肉不成?正巧我们有事问你。”

    唐连连点头,“竹卿,你为宝之寻的‘啼莺’可是真的?”

    俊彦一头雾水,什么‘啼莺’他什么时候送宝儿鸟了?

    唐叫小画眉去将琴抱出来,俊彦见了琴,却是笑了笑,望着楚曜。

    “这,你们还是要问阳曦,琴是他帮着寻来的。”

    楚曜一直盯着宝之,心中纳闷,怎么每次见她,总是一副气呼呼,凶巴巴的样子,难道在宫里他凶她,还记仇呢?不对呀,打头次见,她就这副模样。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她这副奶凶奶凶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唐叫了他两遍,才回过神来,又叫小画眉复述了一遍今日在镇西候府发生之事。

    楚曜笑道:“‘啼莺’只此一张。其他的都是假的。”

    宝之不由怔愣,如此说来,她的琴不是哥哥寻来的,而是楚曜寻来的?!佛祖老天爷,怎么这样与她玩笑,他是她的仇人啊!她竟整日用着仇人送的东西。

    “当初我见宝之练琴日益精进,便寻思着为她找师傅制张好琴,阳曦听说后,二话不说便寻来张琴来,没想到竟是传世古琴,阳曦兄,有你这样的朋友真诚相待,张某,真是无以为报了。”

    “这琴在我家库里收着也是招尘,宝剑赠英雄,今日听得令妹弹奏这一曲,实不枉我将这琴赠与。”

    唐击掌道:“不错,也只有宝之当配得这琴。”唐婉的琴艺与宝之比,在她看来,差的远了。

    “这琴,我不能要。楚公子还请拿回去罢。”久久不语的宝之突兀的说了句。

    “我是女子,怎能随便收受男子之物,虽是楚公子一片苦心,但还请将琴收回,哥哥做的,也不甚妥当了,望日后不要再将他人之物赠与我。”宝之硬邦邦的说完话,福福身,转身回了房。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