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五十八章 周乙
    向来温和的妹妹,今日是怎么了,看来自己真是思虑欠周,妹妹长大了自然不能同小时候一般。??火然文  w?w?w?.?r?a?n?w?e?n?a`com

    俊彦只得对着楚曜作揖,满含歉意道:“舍妹自幼丧父,在家里娇宠了些,说话做事实是有些任性,望阳曦兄不要见怪。”

    星辰道:“小包子向来是个死脑筋,她认定之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我看还是先将琴拿回去吧。”

    “当初我给李写信都叫她训了半日,她一惯有些迂腐,楚公子还请不要与她计较。”唐也替宝之道。

    楚曜呆愣片刻,旋即笑道:“不妨事,琴我先拿回去收着,将来有机会再送她。”

    原来她每次见他都横眉冷对,是因为他是外男,她觉得不合规矩,原来她只是有些迂腐,不是讨厌他,那就好,那就好,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明明碰了一鼻子灰,自己为何还如此高兴。

    用过晚膳,兄妹俩在院中谈天。

    宝之觉得有必要与哥哥说清楚。

    “哥哥,现在我所说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做的决定,希望你能听进去。”

    见宝之如此严肃,俊彦郑重应是,宝之才继续说。

    “母亲对给予很大的希望,希望你可以入仕为官,咱们便可以独立出去,而楚公子,他与咱们不同,他是天之骄子,他在大周的地位可以说丝毫不比几位皇子差,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我们耗尽一生气力才能得到的一切,咱们与他不是同路人。”

    “当然哥哥才学出众,将来定能成就一番功业,但以咱们的家世,势必要费一番辛苦的,我希望哥哥能与他这种成日花天酒地,笙歌燕舞的纨绔子弟,保持距离。”

    俊彦被妹妹一番大道理说的很是欣慰了,眨眼妹妹已经这般大了,知道为了母亲与他着想了。

    “宝儿长大了,懂事了,竟然自己想了这么些事。都是哥哥不好,凭白让你担心,今年秋闱哥哥一定考中举人,明年春闱及第,哥哥就入仕,到时就没人能欺负你了。”说着自己还别过头去,悄悄用袖子抹干眼中的泪水。

    “哥哥,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让你,不要与那个楚公子走的太近。”宝之怕俊彦误会了自己,凭白伤了心,赶紧解释。

    “阳曦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的学识恐在我之上,能与他相交实是我的福气,你在闺阁之中,虽天资聪颖,但对外界之事,还是不甚了解。”

    劝动俊彦不争这一朝一夕,只怪那人藏得太深,将所有人都瞒了去,都只当他是好人。

    “那,哥哥,你以后不要再将我为你制的香,赠他了可好?也不要再麻烦他为我寻东西了。”

    俊彦连连点头:“好,好,之前都是我做的欠妥了,日后定不会了,你放心。”

    得了哥哥的这句话,宝之轻吁了口气,总算还是有些成效的,慢慢来,总有一天她会揭穿他的坏心肠。

    这日,宝之与星辰寻了个借口,去镇西将军府,唐正在家等着她们。

    “我就知道这次有星辰跟着,你们定是来的快,快去给我祖母请了安,咱们收拾收拾出门。”

    二人跟着唐步进正院,丫鬟打了帘子,唐老夫人笑眯眯拉着宝之:“有日子没见你来了,长高了不少。”

    又拉过星辰,眯着眼瞧:“这孩子个子也高。”又转头对王氏道:“现在的女孩个子都高啊。”

    王氏笑着应道:“也就咱们跟前这几个孩子高,外头娇小的多了。”

    “哼,我瞧着还是高些的好。小个子心眼儿多。”唐婉就属于娇小型的,从小就总是耍心眼欺负唐直爽,闹得满京都皆道唐凶悍,唐老夫人的偏见其实就是对她。

    唐老夫人意中所指之人是谁,众人皆知,宝之抿了嘴笑。

    因唐已经与唐老夫人、王氏说好,三人要去和乐楼,王氏平日虽拘着她,但也不似文官家那般要女儿大门不出二门迈,加上她当初也是随军的,见惯了北方女子的豪爽,觉得女儿在家时还是要无忧无虑活泼些的好,将来嫁了人便侍奉公婆,身不由己了,便也不管束的太紧。

    三人此次确是去和乐楼,但不是为了到那用膳,而是唐邀了她三哥唐城飞的乳兄,周乙。

    “你三哥的这位乳兄,真的打探到马元明的事了吗?”率先步进和乐楼的星辰问道。

    “放心,周乙是很厉害的军师,要不是这次他刚好回京复命,咱们想打探,恐怕还要费一番周折。”

    周乙已经在包厢等着她们了,见到几人,不慌不忙起身行礼。

    见到这人,宝之有些意外,她脑中所描绘的士兵形象是粗犷不拘小节的,没想眼前人是个温文儒雅的书生。

    星辰拉拉唐衣角,对于周乙的能力表示怀疑,这样一个文弱书生,能做什么,还不如找霆钧表哥呢。

    唐悄声与她们二人说道:“你们别瞧他白白净净的,他功夫可好了,一点不比我哥哥他们差。”

    “周乙你快说说,查到了些什么。”

    周乙正色道:“这几日我一直跟着他,这人经常出入京中的地下赌坊,他那个妾侍,来头不一般,恐怕还要几天。小的还想多说一句,近日我都会在京中,小姐无论有什么事,都请吩咐小的,切莫擅自行动,小的觉得这后面似乎还有其他的事情。”

    “如此说来那个戏子,难道是故意接近马元明的?”宝之猜测道。

    “那她应该就不只是贪图富贵那么简单了。”星辰看了眼宝之道。

    “这还很难说,她背后的来头不小,我目前还没有查到。”

    简单几句话便能将问题想的如此透彻,周乙不由对这两个与唐一起来的小姑娘刮目相看。

    “他只是个家里捐的五品官,什么人要故意接近他,难不成目的是马尚书?”唐提出问题。

    宝之脑中忽的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与前世的谋逆案有关?不由眉头紧锁,沉思起来,事关重大,还需周乙再探查探查,才能下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