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六十三章 阴险狡诈
    李停住脚步,望向宝之,面上的笑容敛去,:“以后不要叫我殿下,也无需行礼道谢,我不喜欢。?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不叫殿下叫什么?难道像永宁一般叫三哥?

    “殿下何等人物,臣女怎敢直呼殿下名讳。”

    李还欲再说,便闻得远处有人大声唤着“三哥。”只见李快楚曜几步,向她们这边追来。

    “三哥,叫我好找。”说完才看见宝之,“原来是你进宫了,我就说我三哥怎么会同宫女站在这说话呢。”

    李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找我何事?”

    “哦,我和阳曦找你商量父皇寿宴之事。”

    “不是交由太子督办?你瞎搀和什么?”说完李,又拿眼看向楚曜,“你也由着他胡闹?”

    楚曜无奈笑言:“太子风寒了,舅舅刚刚将我们俩宣去,好一顿说落,怨我们不顾兄弟情,没帮衬着太子些,刚刚拟了旨,寿宴改由你督办了,我们俩协助,太子养病。”

    “为何没将我宣去,独叫了你们俩。”

    “我看舅舅也是专捡软柿子捏,我和李好说话,便专挑我们俩训。”李暗自咋舌,皇帝的坏话,整个大周也就是楚曜敢说。

    “臣女先行告退了。”宝之见他们说话,也不想和三个男子在一处呆着,何况还是一个未来谋逆犯,一个仇人,一个从犯,当然有机会便要能躲多远躲多远了。

    “你等等,我听永宁说,父皇寿宴她要跳舞你帮她焚香引蝶是吗?”李叫住宝之。

    “是。”宝之恭敬答道。

    “你要焚香引蝶?换为奏琴如何?”楚曜道,趁此机会将琴再送给她。

    “焚香引蝶一事是皇后娘娘应允的,况且臣女已经答应永宁公主,不好随意更改。”宝之依旧眼观鼻鼻观心,语气中除了恭敬,没有半分波澜,很好,她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平静的面对他了。

    “你还会奏琴吗?我看既引蝶又奏琴好了。引蝶不就是焚香吗,焚好香,奏琴,不是正合适吗。”李越想主意越不错,自说自话安排起来。

    李却看出宝之的不情愿,问道:“你不愿意吗?”

    没等宝之答,李道:“千载难逢的机会,京中多少闺秀抢着表现都来不及,有什么不愿意的。”

    宝之翻了个白眼:“臣女才疏学浅,还是只为公主焚香吧。”

    “我看就这么定了,焚香,奏琴,永宁跳舞,甚好甚好,父皇一定满意。”

    这人怎么就如此不听人说话呢,怪不得小总是要凶他。

    “老四!章姑娘都说不愿了,你休要胡闹!”李训斥道。

    “可是,三哥...”李颇有些委屈。

    永宁回了揽月宫发现贤妃娘娘并未寻她,再想找刚刚那个传话的内侍却是找不到了,永宁只好暂且作罢,又回来寻宝之,走了一半珍珠眼尖发现宝之正与两位皇子并楚公子在园子说话呢,赶紧知会了永宁。

    “三哥,四哥,曜表哥,你都在啊,我正找宝之。”说着揽过宝之胳膊。

    “你们刚刚说什么宝之不愿意?宝之他们欺负你了吗?”微微向那三人露出不满。

    “没有,不过是商量皇上寿宴的事。”宝之答。

    楚曜怎么能白白放过这送琴的好机会:“李提议你跳舞,宝之为你焚香奏琴,她不愿意。”

    永宁听了来了兴趣,欢欣雀跃:“宝之,你为我奏琴吧,咱们一定能配合的很好!”

    宝之顿时头大,这个楚曜果然阴险狡诈,知道投其所好,偏她拿永宁的眼泪没辙,她只要拒绝,永宁肯定登时就大哭。

    “可是,我琴艺了了,实是配不上你的舞姿。”瞧,她刚说了句谦虚的话,永宁眼中已经积蓄泪水了。

    “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你若是将我当朋友,怎会与我如此生分!”

    “好好好,我弹,我弹。”惹不起,躲不起,只好答应。

    “如此甚好,宝之在家时定有用惯的琴,明日我便寻你哥哥将琴取来。”楚曜迫不及待。

    宝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奸诈小人!

    楚曜只装作没看见,李却将此举看在眼中,宝之待他从来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没有丝毫逾矩,可这份恭敬却带着疏离。

    此事便就此敲定,三人与宝之永宁别去,商量寿宴之事,宝之则被永宁拉着又回了坤宁宫。

    “贤妃娘娘不是寻你,怎的又回来了?”

    “也不知是哪个,竟然骗到我头上来了!叫我找着了,定要他好看!”永宁气恨的咬牙切齿。

    宝之细一想,莫不是三皇子?转念又赶快打消这个荒唐的想法,三皇子怎会做这种事。

    永宁接过珍珠递上的书,塞到宝之手里:“我在这本书看到从前有位公主,她的轿撵四面坠着五色香囊,所行过之路,皆芬馥满路。你知道是什么香吗?”

    宝之思索片刻,说道:“我也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此香名曰辟寒香,是传说中的香,书中未有提及制法。”

    永宁有些无精打采:“连你也不知道啊。”

    宝之不愿见她失望:“不过,咱们或许可以试试看,制一种属于咱们自己避寒香。”

    “真的吗?”原本无精打采的小脸登时又变得神采奕奕。

    “咱们现在就着手准备吧,需要什么,我叫四哥去寻。”

    宝之写下所需的一些香料药材,交给永宁,永宁“噫”了一声:“你的字怎么与唐婉有像啊?那你是不是也会模仿他人的字迹?”

    宝之摇头。

    “我们有次一起玩儿,她一气模仿了我们好几人的字迹呢,便是从前没见过的,只看一眼,便也能模仿的七八分相似。”

    “也不怪人说她是当朝才女了,的确厉害。”宝之心不在焉道。

    她正想着崔绍杰的事,如何才能在洛华表姐不受伤害的情况下,让他不落入前世的后尘,贤妃娘娘到底知不知晓安富候的这些动作,永宁与四皇子不像是心机深沉之人,他们又在前世的谋逆案中扮演的什么角色呢?

    这些都令宝之一个头两个大,自重生以来,压在她肩上的担子太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