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六十七章 又有人过寿啦
    云卷云舒,转眼便到了忠义侯的生辰。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这天一大早,宝之便被玉桂摆弄着梳妆打扮,上着海棠色遍地散金缂丝对襟半臂,下配洋红百褶妆花裙,浓密的黑发挽成娇俏的飞仙髻,头戴赵老太太前日赠的赤金累丝嵌红宝石头面。

    不得不说玉桂在穿着打扮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这一身收拾妥当,与赵氏步入鹤鸣居,赵老太太便将宝之拉至身前,左瞧右瞧,直夸玉桂为宝之打扮的好。

    星辰表姐则是一惯的富华气派,银红色的百蝶穿花褙子,头戴赵老太太前日赠的莲子米珍珠头面,配上她高挑的身形,煞是娇艳动人。

    时候差不多了,她们是亲家不好太晚到,宝之星辰便随着孙氏坐上马车,往忠义侯府去了。

    一路上孙氏不发一语,她瞧见宝之就心里发堵,那日她也随赵大舅进宫拜寿了,也瞧见了宝之与公主的表演,一府而居竟从不知这丫头有这般能耐,听到皇上对她的重赏后,她险些昏厥过去。当初真是小瞧了她,如今有了皇上这层眷顾,自己更是动她不得了,如何能叫她不气。

    今日的忠义侯府到处洋溢着一派喜气洋洋,大门开敞,临街的墙上挂满密密麻麻的大红鞭炮。宝之等人下了马车便换上软轿,又行了半盏茶的功夫进了二门,众人下了软轿,又随一早候着的婆子向正堂去。

    星辰在宝之身侧轻声道:“也不知今日寄颖来不来。”

    宝之看了孙氏一眼,显然颜姨妈是不会想叫孙氏知道马府那团污糟事的,悄声与星辰道:“寄颖表姐有身子,应是不会来的。”说完扯扯星辰衣袖,示以她别再往下说。

    说着话,便到了正堂,她们来的虽早,但也早有那善巴结逢迎的,更早到,屋内传来阵阵说话声和笑声。

    宝之与星辰随丫鬟领着,进到屋内,与忠义侯拜寿,忠义侯宝之前世也是这个时候见过一次,不同于赵大舅的中庸之道,他是个浑身上下透着精明的男子,想来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如今勋贵没落的关口,在暗潮汹涌的朝堂中挣得一席之地,是忠义侯府成为仅此于齐国公府的握有实权的勋贵。

    “亲家夫人到了。”忠义侯夫人缓步走过来,拉着孙氏亲亲热热的与众人介绍。

    宝之与星辰上前与忠义侯拜寿,恭恭敬敬行了礼,拜寿词不论哪里都是差不多的,两人照着事先商量好的,朗声道:“祝亲家老爷福如东海,日月昌明。”

    忠义侯受了礼,忠义侯夫人忙让丫鬟给她二人送上两个绣囊。

    女眷来的多了,忠义侯便不在内院呆着了,大步流星朝外院去了。

    忠义侯夫人伸手拢过宝之二人,向众太太介绍:“这便是我们华姐儿的娘家妹妹。”

    一个太太谄媚的道:“刚刚进门我便想着,这是哪家的小姐,出落的如此标致,您一说是咱们华姐儿的妹子,那便不用大惊小怪了,她们一家子人个个都出落得天仙似的。”

    这句话说到忠义侯夫人心坎里,她待洛华这个儿媳是真心的喜欢,模样性情处处没得挑,关键还给她生了两个伶俐俊俏的孙儿。

    “这位便是前儿个天长节上,与公主奏琴献寿的姑娘吧。”一位夫人,一眼便认出宝之就是当日全场献寿最受注目的闺秀。

    宝之腼腆一笑,头上的红宝石流苏一颤一颤,显得人更是娇俏可爱。

    “刚我便觉着姑娘眼熟,被刘姐姐一说,可不就是,真真儿是蕙质兰心,也不知往后哪家有福气......”后面话当着未出阁的姑娘不好说,这位夫人便拐了音调,不再往后说。

    如果赵氏在,定会为宝之的婚事着想,把两个孩子支出去,与太太夫人们聊聊哪家有适龄的青年才俊,给宝之说说。

    偏偏孙氏装作未听见般,在座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她才没那么好心,给宝之找个好人家。

    忠义侯夫人倒是想管,可早得了忠义侯的话,宝之这孩子的婚事管不得,便也没做声。

    唐与母亲王氏姗姗而来,一番引荐寒暄之后,宝之三人便被支下去玩了。

    她们前脚出去,刚刚被那位夫人提名的刘夫人,便用刚好让在座众人都能听到声音对徐太太道:“徐家妹妹,那位章姑娘的亲事,您还是别做想头,那是皇后娘娘给三皇子瞧上的。”

    在座众人先是有些吃惊,而后迅速了然,怪不得那样的家世,能进宫与公主作伴了。

    宝之她们出去,随着丫鬟领着往另一处专事僻出来招待各家小姐闺秀的院子。

    “因为这场表演,我娘和祖母算是来了劲,非要挖掘出我琴乐这方面的才能,这几日,我都快叫她们给弄疯了,我都想直接提前跑去军营算了。”唐颓丧的向宝之抱怨。

    这些日子星辰与唐呆熟了,两个性情相近的女孩倒也算是合得来:“你还真要去军营啊?女孩子受得了吗?”

    宝之道:“你瞧她手上练枪磨出来的薄茧,便知道她为了有朝一日能上阵杀敌付出了多少血汗。”说完深深看了唐一眼。

    离她及笄还有不到两年,很快了,她的心愿就能得偿。宝之为她高兴。

    星辰真的拉了唐的手瞧,唐的手很好看,纤细匀称,虎口处有一层薄薄的茧,不细瞧倒也不显。

    “我娘为了我手上这茧,和我爹吵了多少回,寻了多少方子,才成了今日这样。”唐虽说的随意,但宝之知道她其实也是不想王氏为她担忧的。

    随后唐将颓丧一扫,重新换上往日的爽朗:“你们之前跑到马家闹了一场?我都听说了,真是大快人心。”

    宝之本想告诉她的,可没两天便要进宫,一忙乱就忘到脑后了。幸好唐不似永宁,不会为这种小事计较。

    “你从何处得知?我本想和你说的,一直没机会说,此事还有谁知道?”

    “放心,周乙打探来的,外面除了我没人知晓。”毕竟关乎宝之声誉,便是外头有了苗头,她也要想办法压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