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一百零一章 放手
    次日,李下朝后如常到坤宁宫请安,只是这次请安后没有即刻就走。?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从正殿出来直接转头向偏院走去。

    宝之托着腮暗自发愁,楚曜嘱咐她若非要事,不要随意出坤宁宫,不出坤宁宫还如何堵李,不碰到李如何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这还真是难倒她了。

    仲夏唤了宝之几次,她才回过神来抬头望向仲夏。

    “三殿下在院中等您呢。”仲夏轻声说。

    简直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不过他为何而来。

    宝之赶紧起身,让仲夏帮她整理衣饰,头发。

    李仰头看着天空,背对着门负手而立,远远望去,站在风中的他显得失意萧索。

    听到身后响动,李缓缓转过身,眼圈微微泛红,声音有些沙哑:“...你昨日遇到太子了和阳曦了。”

    宝之点头:“是...”

    “你,明日便可出宫了,往后...母后也不会宣你进宫了。你...”李头一次发觉一句简单的话,竟然这样难说出口。

    他听闻昨日宝之在御花园碰上太子,晚些时候阳曦又来寻他,同他说了太子可能想借与宝之来拉拢赵大人,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像前几日一般,那样自私,觉得她在宫里自己即便不见她,但与她的距离这样近也是幸福的,他应该保护她才对。

    于是今日下朝便到坤宁宫来,同母后解释自己对宝之关心只是受阳曦之托,实则对她未作他想。

    魏皇后想从李面上瞧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左看右看却什么都未瞧出来,知道儿子自来有一说一,断然不会蒙骗自己,加之听闻昨日宝之在御花园先后碰上太子与楚曜的纠缠,魏皇后沉思后答应李,不会再宣宝之进宫了。

    宝之从话里听懂了,他在告诉自己,他不会纳她为妃,他们今后不会再有交集了,但是李的语气为何听起来叫人如此心疼。

    “你不必担心。”

    望着李勉强扯起嘴角,露出的当初觉得古怪,今日看上去却令人心疼的笑容。

    宝之沉吟片刻道了声“多谢...”便转身步进屋内。

    直到宝之晃进屋内,再看不见她粉白的衣角,李才像失了魂的木偶,一步一步缓缓出了坤宁宫,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今日一别,再见时便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宫人见惯了面无表情的三皇子,见到这样的他,也未发觉异样,只像往常一般行礼避让。只有小石头担心的步步紧随李。

    紧张忧心了几日的事,一朝解决,宝之以为自己会心情舒畅,可看到李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时她却觉得胸口堵胀,与前世发现楚曜倾慕唐婉不同,那时的她是心口绞痛酸闷...

    “你觉得儿所说可是真心?”魏皇后捋着未有丝毫散乱的鬓边,问道。

    花嬷嬷叉了块苹果递过去,恭敬答道:“老奴也是从小看着三殿下长大的,依着他有一说一的性子,想必是出自真心,况且老奴从仲夏那里问来,楚公子待章姑娘确实不太寻常。”

    “也是,听说宝之进宫那日,那魔星便星夜进宫了,皇上还在早朝上专门问了。言语间对齐国公颇有微词。”

    花嬷嬷道:“可见楚公子待章姑娘却有不同。”

    魏皇后听完笑道:“那混世魔王正眼瞧过谁,本宫真是喜欢那孩子,再看看若真有那意思便成全了他们,也当是给柔福帮个忙了。”反正不能叫太子娶了宝之去。

    花嬷嬷在一侧凑趣,盛赞魏皇后心善仁慈。

    午后,冬至便过来告知宝之,魏皇后怜她思家心切恩准她明日出宫。

    仲夏知晓其中缘由,不慌不忙为宝之收拾起行囊。

    期间永宁风风火火跑来一趟,抱怨宝之又要扔下她,再见又遥无定期。

    刚坐下没多久,便被揽月宫的宫女叫回去了,贤妃娘娘要查她琴艺。

    永宁塞给宝之些吃的玩的,又风风火火随宫人跑回去了。

    太子派人来宝之送了幅水墨画,是昨日二人在承乾宫前所见的景色。画技娴熟,却给人一股苍凉之感,宝之觉得太子似乎将昨日的寒风也画入画中了。

    第二日,永宁没派宫女来告诉她,贤妃娘娘布置了不少功课,她赶不及来送她了,叮嘱她日后常通信。

    马车走起没多久又停了下来,车外响起楚曜的说话声:“我奉命护送章姑娘回府。”

    宝之暗惴,骗鬼呢,她有多大的脸能由他护送。

    赵府的车夫却不疑有他,又架起马车,与骑马的楚曜并行。

    宝之瞧瞧掀起车帘,朝外望去,对上楚曜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楚曜冲她咧嘴一笑。

    皇上私底下问起他此次连夜进宫可是在外受了委屈,他不想骗舅舅,可也不能说出实情,掉转话头,说起边疆之事。

    第二日早朝,舅舅当众暗示父亲该立世子了,父亲向往常一般想支吾过去,不想却被几位以忠义侯为首,惯会揣摩上意的官员齐齐弹劾,只得当场上奏,希望早立世子,舅舅丝毫未见迟疑,下旨他为世子。

    他有时候实在不明白,为何做皇帝的舅舅都比自己的亲生父亲对他上心。

    “我亲自护送你回去,外人才不会因为你突然出宫而说闲话。”楚曜悄声说道。

    原来如此,昨日宫里突然到赵府传旨,关注宫内动向的人家,势必会做他想,觉得宝之失了皇后圣心,此后定然会对她白眼相向。想不到他竟如此为她着想,她却误解了他,宝之闻言深感自责。

    作为回礼,宝之冲他甜甜一笑。

    楚曜被宝之这一笑,心神摇曳险些掉下马来,真是红颜祸水的狐狸精。

    “口脂可用了?”楚曜缓过神来,压着嗓子沉声问。

    这次换宝之红了脸,垂下眼睑:“用料不明,不敢用!”

    唰的放下帘子。

    楚曜望着晃动的车帘,呵呵傻笑,小狐狸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他起了逗她的心思:“不是附带写了方子,缘何用料不明?”

    宝之拿起车里放着的水杯,朝窗外扔去。

    未听见杯子落地的清脆声,车外却响起一阵欢快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