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姐姐有妖气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校
    “这是......学校?”

    丁一夹着烟的手都开始哆嗦了。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丁哥,有这么怕吗?”他身后的王仁川表示无语。

    “我又不是怕鬼!”丁一骂了一句,惆怅道:“我只是回忆起了被班主任和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确实,这学校走廊分明就是他当初上小学那会儿学校走道的样子。

    “你小学那会儿?那才是九十年代吧。”王仁川笑道,“看来还是我们那时候幸福,学校操场都换了草坪足球场,跑道也从黄土沥青换成了塑胶跑道,就连教室里都装了空调。

    唯一不爽的就是黑板上装了监控。”

    “那确实比我那时候爽。”丁一感慨万千,“我倒是倒了血霉,小学毕业学校就换了新设备还取消了早读,初中毕业学校就重新装修,高中毕业......高中毕业我就出国打工去了。”

    几人边走边聊,原本诡异恐怖的场景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十五分钟后,几人已经走遍整个走廊又回到了进来的位置。

    这层楼应该是在顶楼,因为东南两处尽头皆有朝下的楼梯。

    而这个走道是“l”型的,从一班到十九班共有十九个班级,不过这一层只有六年级的所在。

    想必......这里就是六楼了。

    “所以刻意停在七班门口就是为了让咱们从这儿开始吗。”丁一深吸一口香烟,说道:“那就进去看看吧。”

    陆三葬点点头,右手提着汉剑,左手小心翼翼地推门。

    门并未上锁。

    随着“吱呀”一声,已经有些锈掉的合页上传来有些刺耳的声音。

    门缓缓打开了。

    陆三葬拿过丁一递来的手电,一边小心戒备一边走了进去,几人鱼贯而入。

    这是一间略显陈旧的普通教室。

    进门正对着的是一层靠着黑板的台阶,台阶前放着一个漆上暗红色油漆的木制讲台。

    在讲台的两边各放着一张土黄色带桌斗的单人课桌,一般这种位置都是留给调皮的学生用的。

    而在下面正对着讲台的教室中间摆着六七排两个双人课桌并成四人的课桌,课桌两边是走道,走道两边靠着窗户和墙的同样是六七排双人课桌。

    而窗户上不出所料的用木板封死了。

    在黑板正中央的上方挂着一个圆形钟表,钟表两旁没有标语,而是两个黑色的广播喇叭。

    丁一拉住陆三葬的手,让他手里的手电照在背板右下角

    那里是值日生的值日表。

    上面用白色粉笔写着几个名字,不过都已经被黑板擦轻轻擦掉几乎看不出来。

    “这地方好像没什么不同。”丁一眉头紧蹙。

    他发现王仁川紧紧盯着黑板上方的钟表。

    “小王,怎么了?”

    王仁川牙关打颤,他一指那块钟表:“丁哥......那表在走!”

    丁一霍然抬头,只见方才还是十一点五十八分左右的钟表此刻已经来到了十二点整。

    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小王!小张去哪儿了!”

    “啊?他不是一直在我身后吗?”王仁川一怔,尔后边说边转身。

    在他身后站着的已经不是白t恤黑夹克的张落羽了那是一个一直低着头且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

    丁一拿过陆三葬手中的手电照了过去。

    那人缓缓抬头,露出一张青黑色的脸,还有那双翻到看不见黑眼珠的眼睛。

    嘭!

    教室的门,自己关上了。

    ............

    时间倒退一段,张落羽跟在三人身后走了一圈回到六(7)班外,就在三人踏进房间而他也迈开步子的瞬间,他忽然感觉背后有人在看自己。

    猛一回头,背后什么也没有。

    在回过神准备进门的时候,他愣住了这里不是六(7)班。

    现在门上的牌子写的是四(4)班!

    而他前面也没了丁一三人。

    微微抿嘴,张落羽的直觉告诉他这间教室......不能进。

    此时,身后疑似被什么注视着的感觉再度来袭。

    他微微侧头,瞳孔猛缩

    在他背后走道尽头的拐角处,一抹红色身影一闪即逝。

    张落羽回头看了大门紧闭的四(4)班一眼,一个箭步朝走道尽头冲去。

    在冲过去的路上,他已经取出黑桃三黑桃四中的两把武器重制版消防斧以及一把剔骨尖刀!

    一个鬼步,他冲过拐角。

    尔后,他停下了脚步

    在走道尽头的楼梯口处,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正站在走道中间。

    她低着头,长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只是......她身上红色连衣裙还在往下不停滴着鲜血。

    滴答......滴答......

    ............

    六(7)班内,陆三葬甩掉剑上的血渍,皱眉道:“怎么会有血?”

    丁一点上一支烟,看了眼地上被五马分尸的尸体,猜测道:“这玩意儿好像没有自己的意识,他应该是跟着咱们从外面来的。”

    他指了指地上从门外延伸进来的血脚印。

    王仁川绕过尸体拉了拉门:“门能打开。”

    说罢,他来开了门之后侧身躲在一旁。

    陆三葬跟他对视一眼点点头,尔后大步走出教室。

    “脚印是从六(6)班出来的。”

    丁一两人跟在他身后,只见隔壁六班的屋门大开,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哪怕手电照进去也同样如此。

    而地上果然有一双血脚印从里面延伸出来,刚好连到七班屋内。

    “要不要进去?”

    “别横生枝节。”丁一喷了口烟,说道:“当务之急,先找到小张再说。”

    嘭!

    楼下忽然传来一声爆响,三人面色一变,跑到尽头顺着楼梯就往下跑去。

    在他们身后,两只手臂拖着尸体的躯干和双腿爬进了六班屋内,一颗脑袋也咕噜噜地滚了进去。

    尔后,六班的教室门关上了。

    楼梯上对此一无所知的丁一三人冲到五楼,他们飞快的跑了一遍整层楼层,一切如旧,张落羽不在这里。

    “还在楼下!”

    三人马不停蹄地又朝着四楼冲去。

    刚过拐角,一道黑影闪了出来拔刀就砍!

    陆三葬瞳孔微缩,提前汉剑就挡住了砍下的剔骨尖刀!

    “原来是你们,吓老子一跳!”

    面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失踪的张落羽。

    他踏前一步,孰料丁一三人齐齐后退数步。

    “怎么了?你们不会又玩儿什么‘谁是卧底’的游戏吧......”

    “不是,我们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就是小张。”丁一表情凝重,指了指他身后,“不过那是个啥?”

    张落羽叹了口气:“一个小调皮罢了。”

    此刻,那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儿正骑在他的肩上搂着他的脑袋,就好像女儿骑在父亲肩上一样。

    只是这其乐融融地画面在这个场景之中看来......分外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