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11章 所谓走正道
    “啊,让我来分析分析,”华熏衣一本子正经的说道,“你和她从小认识,她又有些依赖你,跟你关系不错,恕我直言,你其实并不用害怕如果表白的话,连朋友都没得做什么的,像她这样对你的,你约她出去浪上一天,晚上泡个吧,说不定都全垒打了。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小魔女伸手勾了勾魏常乐的下巴“你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嘻嘻。”

    哭笑不得的望着小魔女一脸调戏的样子,魏常乐被这小妖精一般的行为闹了个大红脸。大麻与麦皮的!小爷长这么大都没有调戏过妹子,倒是被姑娘反调戏了……

    鼓足勇气一把握住华熏衣白皙的嫩手,那一握之下传来惊人柔软的触感使得魏常乐心跳都快了半拍,望着对方那依旧是撩拨的俏脸,朝着自己的手努了努嘴:“要不要你帮它脱离苦海?”

    华熏衣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魏常乐的意思,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白生生的小腿踢了踢地面,身体虚化,从魏常乐的大猪蹄子里抽回小手。就在魏常乐一脸懵逼的瞅着空空的两手,盈盈的笑声和着淡淡的香气从书桌前传来:“想要姐姐,你还早三千年呢!这会儿怎么不觉得我们魔族是邪魔外道了呀?”

    “咳咳!言归正传!”魏常乐抬头看见那淡紫色短裙裙摆下,伴随着姑娘双腿摆动而时隐时现的‘衣襟’,强行将脑袋里的一探究竟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可是荷尔蒙的分泌却使得他说话上显得有些磕磕绊绊“话说,刚才那个除魔师为什么会发现魔力的残留?凭借你的境界,想要抹掉魔气的痕迹应该不是难事吧?还是,你的境界并非如自己所说那么高深?”

    “嘿嘿!被你发现啦啊?”小魔女轻掩着红唇娇笑道,“我不过是做个实验而已,想看看两千年后的今天,你们占星界的修士对于魔力的感知上有什么新的发展。”

    “看来让你大吃一惊吧!”魏常乐眯起眼睛,“差点被他发现,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让我们两个都玩儿完!”

    “别生气,别生气嘛~”小魔女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胸脯,“反正你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还敢调戏我了不是?再说了那个阴阳怪气的除魔师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哦?”魏常乐疑惑地望着华熏衣,“何以见得?”

    “我在交给你那两把由魔力构成的长剑时,由于魂魄行出石牌与外界直接接触,也就是说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外界,但是那个人却没有什么反应,眼神也注视在你手里的剑上,”小魔女飞到了窗边,将纺织着棕色树藤条纹的窗帘微微撩开一条小缝,紫色的眸子里淡淡的不屑被魏常乐捕捉到。

    “他这只是依靠某种器物才看知道了我的魔力,但是也仅仅是察觉到了魔力。而并非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嗯,除魔师的话,应该随身携带着灵力检测仪,你的魔力因子要是被灵力检测仪检测到的话,也说得通,”魏常乐喃喃道,旋即将视线转向双手支在窗沿边的华熏衣身上,“刚才在天台上,谢谢你了。”

    “吼?没想到你这人还挺讲道理的呀,我当你跟其他占星界的家伙一样,视我们魔族以洪水猛兽的说。”华熏衣迈着小步子,走了过来,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直勾勾的平视着坐在床上的魏常乐。

    “那么小弟弟,要不要跟姐姐签订契约啊,我保你可以达到你现在都不敢想象的境界的呦~”华熏衣偏着头,十分可爱的抛了个媚眼,右手做了个比心的姿势。

    “你可不要认为小爷感谢你,就是相信你了,”魏常乐说道,心理却是捏了把汗,真担心这小丫头突然间诘难自己,那高深的魔力,就算是达不到魔圣搞死自己和家人却是绰绰有余的,“人、魔本殊途,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坠入你们的魔道?我可是向往着这辈子当个好人,下辈子生个好人家,要是入了你的魔道,怕不是连灵魂都丢掉了?”

    “呵呵,说得到好听,”华熏衣双手抱在胸前,眼帘垂了下来,望着一脸正气的魏常乐“你遵循所谓的‘正道’,十八年了,你得到了什么?你的‘正道’又施舍了你什么?”

    “我……凡事是不能急于求成嘛……你,这就跟修炼一样,只要一心向道,早晚都会有个好结果的。”

    “好结果?”华熏衣嗤笑道,“我在治愈你的身体的时候,略微查看了一下你的记忆……不要把眼睛瞪得那么大,你们这种人就算是一百八十年,记忆的内容也大相径庭。好好想想吧,你这十八年来,有一天好日子过么?”

    “……”

    “小时候,为了博得父母的认可,就算是不想做的事情,也说自己喜欢,但偏偏什么也没做成,还被父母拿着别人家的孩子取笑。长大了以后,秉着正义的原则,从来不敢干坏事,考试也不敢作弊,对喜欢的姑娘因为早恋也不敢表白。结果就是,成绩一塌糊涂,还被教训;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跟着别人走了!你还有什么用?拿着正义,端着品行,开口大义,闭口是非。你知不知道,一无是处的弱鸡是没有资格说是非的!乞丐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女人不赌博,那他很伟大么?胡扯那是他无能!”

    “你还在麻痹自己么?”华熏衣几乎是于魏常乐面贴面了,魏常乐能感觉到她如兰般的吐息,以及某种自己不敢相信的怒气,“人活一口气,尤其是男人。你现在还不够糟糕么?你还能更糟糕一点么?”

    “够了,哪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魏常乐底气不足的喊道,旋即小声喃喃道,“上天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我又没有什么好的天赋,上辈子也没积什么大德,做个小市民也没什么不好,朝九晚五,其他人不也在这样么?而且,你说这么多,不也是为了骗我跟你签什么鬼契约吗?”说到这里魏常乐突然声音大了起来,“我就是这样子的,你别难为我了!我不把你供出去已经是对你很好了,你是魔!我虽然渴望一飞冲天的机遇,但不是永坠魔道的变强,那是错误的!”

    “好好,你是人,我是魔,”华熏衣气得杏眼圆瞪,两只手,一只指着魏常乐,一只指着自己“你说你那些‘正义之士’‘正道之人’很光明?很伟大?是吗?”

    “是啊,怎么了?常言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是个狼心狗行之辈,也不会被人民抬得那么高。”

    “到此为止吧,小弟弟。”华熏衣伸出一根手指抵在魏常乐的嘴唇上,神情没有了愤怒,反而爬上了一抹玩味儿“我不会再说什么契约的事情了,你也有眼睛,你也会看到,坚持住你的信念吧!现实永远比说辞更令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