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17章 与死神擦肩而过
    ‘咚!~~~~~’

    红色的棕熊虚影十分轻松的突破了层层加持的刹明盾,那张宛如来自于九幽黄泉的嗜血巨爪,带着利如刀刃的劲风,最终拍在了魏常乐的胸口之上。r?anw  en w?w?w?.?r?a?n?w?e?n?a`c?o m?那宛如一辆大卡车冲击而来的力量使得魏常乐双眼一瞪,一股甜甜的东西涌上喉头,大口大口的鲜血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借着这股力量,魏常乐星海里的天秤座均衡星力发动起来,生生破开了那束缚住自己脚步的轨道偏移。整个人顺着地铁的车身,朝向车头跑去。

    “小魔女!魔女姐姐!怎么办!”魏常乐在心里喊道,现在的场面完全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得,手中的刹明盾已经被拦腰砍断,在修复之前恐怕没有了防御的能力,身后夹杂着戏谑的咆哮声又接近了自己。刚才的那一击令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颤了颤。现在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将自己暴露在逆星兽的攻击下,必死无疑!

    “你再坚持一下,我感觉到了四股力量正在朝着这里赶来,”华熏衣焦急地说道,“只要你没有一下子被杀死,我就可以把你完全治愈。听着,我现在发动时间干涉法术,届时这片空间的时间流速会变慢,但是这势必会被他们所察觉,你最好想一个好点的理由搪塞过去!”

    说罢,一股透明的力量以魏常乐的位置中心迅速扩散了出去,周围的群众只见那来势汹汹的逆星兽,以及飞速逃跑的魏常乐都像是被点开了减速按键,行动突然慢了下来,就像是电影武打片的慢动作,仿佛下一刻被冻结的时间就会放开,出招的武者会在对方的身上留下深刻的记忆!

    这突然出现的时间减速给了列车长和三名护卫足够的时间赶来,自从魏常乐拯救小萝莉的那一幕开始,列车长便已经发现了这见义勇为的青年,同时也从他那开海境的星力上预见了现在的一幕。

    从魏常乐拯救小萝莉到被棕熊逆星兽打飞出去只有不到三五秒的时间,然而棕熊逆星兽再次追上魏常乐并给他致命一击的时间恐怕也不会超过五秒!虽然列车长从车头杀死一件七头逆星兽拼命赶来,但是五秒钟的时间还是不够!

    这减速的法术,给了列车长足够的时间,同时魏常乐也在手上描绘出了无数法则符文做最后的抵抗。

    那巨大的熊抓突破了第一层防御符文,列车长距离魏常乐还有五米。熊抓突破了第二层防御符文,刚劲有力的爪子带起的能量冲击已经使得魏常乐双眼睁不开,脸孔上也掀起了条条血线,致命的气息传递给了魏常乐的大脑,心里似乎已经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双眼猛地睁开,那硕大的熊抓距离自己鼻尖只有半寸!

    嘭!~~

    魏常乐的眼神中一只血管如虬龙般扭曲的拳头,将那只夺命的利爪轰开,另一只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脑袋上加持了一道三阶的星力护盾。与此同时小魔女的时间减速法术解除,魏常乐重重的摔在了地铁的顶端,宛如拉风箱般大口大口的传着粗气,庆幸着劫后余生。

    那头妄图截杀自己的逆星兽在列车长的手下没走过三招就被对方一拳轰爆了脑袋,没有阵法加持的北斗逆星兽对于星胎已经达到意动境界的列车长来说,就是个小case。分分钟钟被秒掉。

    一群围观的群众见到没有危险了,纷纷涌上前来,围着列车长赞美不停。列车长默默地爬上了车顶。

    “小伙子,你身体还扛得住吧?”列车长那中年特有的磁性声音传进了魏常乐的耳朵里,平躺在车顶的魏常乐扭头望去,只见一张棱角分明的灰黄色脸孔笑着望向自己,虽然之前的战斗使得那高耸的鼻梁被打歪了去,但是那两道浓郁的眉毛依旧如雄鹰展翅般英气十足。

    “咳,谢谢您救我。”魏常乐扶着冰冷的铁皮站起来,胸口的暗伤已经被华熏衣恢复如初,但是为了不露出破绽,还是摆出一副受伤的模样。

    “等会儿我带你去医院,放心,你小子见义勇为,肯定不会让你白白受伤。”见到魏常乐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列车长裂开大嘴哈哈笑道“小伙子怎么称呼啊?”

    “魏常乐,一名大学生。没事,我这个人没啥子优点,就是命硬!”魏常乐顺坡下驴,接着列车长的话茬说道“不过你们的一位乘务员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伸手指了指之不远处的车厢上气若游丝的乘务员,“刚才他为了救一个小男孩,伤的很重。”

    顺着魏常乐的手指看去,列车长顿时收起了笑容,眉头一皱,一跃而起,跑到了那边。

    “看来这次有惊无险,”魏常乐在脑海里对华熏衣地说道,“谢谢你了,小魔女,你又救了我一次!”

    “算你还有点良心!”华熏衣幽怨的声音传来,“拜托你下次不要在这样冒冒失失了,一尸两命啊!”

    “嘿嘿,听你的,听你的!”魏常乐挠了挠头发,笑道。

    ……

    ……

    从三爻地铁口出去,再一次看到明媚的阳光的唐啸长舒了一口气,明明是很正常的上学路,为毛一波三折,还差点把小命给搭了进去……

    从背包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拨打了一个黑车师傅的电话。

    “喂!是秦师傅么?去文法学院,三爻你们有车不?”

    “有?!太好了,一个人,可以等,就在三爻地铁站门口。”

    放下手机,魏常乐站在路边等待着哪位黑车司机,无聊摆弄着手机的双眼突然间瞄到一条迎风飞舞的黑色长裙。

    长裙的裙摆下隐藏着一双黑色的靴子,白色的连腿袜包裹着灵巧修长的小腿,在前摆的掩盖下宛如黑夜的精灵般时隐时现。礼服上襟的底部,白色的束腰将那不盈一握的柔软勾勒的更加**夺魄,三朵蓝色的水蓝色的蝴蝶结均匀的竖立在衣襟的中央,黑白色的丝带一环连着一环,最终将那挺翘的部位完全收拢住,但是那宽广的幅度依旧如山峰般引人遐想。

    颀长白嫩的脖颈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再往上看去,便是一整张素面并娇媚的容颜。黑色的长发披散开来,有脑后的两小髻儿辫子束住,三朵黄底黑纹白蕊的三色堇生长在三千青丝的尽头。

    那姑娘红唇微翘,令人心生阳光明媚之意的笑容便紧紧的吸引住了魏常乐的眼球。

    “‘小亚瑟并没有死,我这双手还是纯洁无罪的,不曾染上一点殷红的血迹。在我这胸膛之内,从来不曾进入过杀人行凶的恶念’。”高挑的姑娘默念着词句,那伦敦的剧作家巧借王仆之口所展现的文辞,现在又由这身穿哥特式礼服的姑娘脱口而出。

    “呐,又是莎士比亚的名言警句?”魏常乐收起手机,望着那身穿哥特式礼服,却拥有着东方女孩柔美的姑娘“虽我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出自哪里,但是,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