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23章 妖怪吃我大宝剑!
    一只宛如脱氧核糖核苷酸一般的双螺旋状的生物在五号宿舍楼门前的某个乒乓球台上,蓝色与紫色的条纹不停的旋转着,散发出诡异的气息。?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魏常乐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奇妙的生物,看不见头,看不见尾。连作为生物的生命状态都无法参考自己见过的东西来判断。

    “那就是魔物?”魏常乐喃喃道,平日里的妖魔课,讲的都是些山妖、海妖,更能忽悠的老师,把逆星兽拉出来大讲一气,但是无论是那个老师,都没有讲过‘魔物’这一题材的课程。

    以前的魏常乐根本不会、也不用考虑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因为期末考试根本用不着,生活中也不存在。然而,当这些完全无法想象的生物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时。那种与生俱来的,对于陌生之物的恐惧涌上心头。

    这就跟深海恐惧症一般,那些未知的生物形成了恐惧的源头,将性格懦弱的人,轻易地打倒。

    “这还真是,没人看长的随便一点?”魏常乐吐槽道,“这东西,可以封印在卡牌里么?”

    “你的想法还真多!”华熏衣戳了戳一脸沉思模样的魏常乐,“贴稳了,我要上天了!”

    说罢,一股魔力从那线条柔顺的背脊上喷涌而出,一对紫色的魔气长翼凝聚在了华熏衣身后。在哪雪白的蝴蝶骨的正中央,两道魔气十足的紫色羽毛纹路缓缓涌现,翅根扇动,带起一道华丽的紫色旋风,在华熏衣的娇媚之上,平添了一抹神秘的美感。

    柔顺的羽毛擦过魏常乐的脸颊,那张懵逼的小脸从满了惊奇,只感到一股灵气从自己的身子底下冲天而起,便发现自已已经飞在了空中。不远处自己宿舍的窗户因为没有了华熏衣魔力的支持,已经被那重新抖擞精神的异幻草鱼贯而入,不知道那可怜的宿舍会被怎样的荼毒。

    不过,这天空的感觉真好!魏常乐心想,鸟瞰着广袤无垠的大地,只见那幽绿色的藤蔓不停地蚕食着那原本安宁的土地。其实,若不是因为这种植物实在是太过诡异,用来装点环境倒也不失为一种美妙的方法。毕竟荧光闪闪的光点,实在是有些梦幻的感觉。

    “呐,还真是越漂亮的东西,越危险啊……”魏常乐心想,抬头瞥了一眼长发飘飘的华熏衣,因为变身的关系,原本宽松的袍子换做了紧身的裙袍,只感觉那被白色束腰紧紧束缚住的柳腰更加的有诱惑力,翅膀在一挥一挥间,娇小的身躯在空中时而变换姿势,那令人遐想的柔软度,那惊心动魄的抖动幅度,更使得魏常乐感到浑身泛起了酥酥的感觉。

    脸颊正好贴在那小腰上,魏常乐感受到了那无与伦比的柔软,脖子微微扭动,鼻尖险些触碰到那紫色的裙袍。就算是如此,那宛如紫罗兰般淡淡的馨香,带着娇躯的热气,洋溢在魏常乐的脸上,受到刺激的他,在不经意间,悄然放开了自己的鼻息,想要一嗅究竟。

    “咳咳!”被华熏衣迷住的魏常乐差点忘接了环绕在周围的异化气息,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气体冲入入体内,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穴窍都在拼命的排斥着这会让人发狂的气息。清醒过来的魏常乐赶忙封闭了鼻息,转为胎息状态。

    “果然没有错啊……”魏常乐尴尬的挪了挪身体,“越漂亮的东西,越危险……嘶!”

    一只柔软的小手不知何时按在了自己的腰间,就在魏常乐还在感叹漂亮的什么什么时,一把揪住那腰间神经分布最多的位置,恨恨的扭动。

    “小乐乐,你心中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哦!”华熏衣冷漠道,旋即又换上了妖媚的娇笑,“只要有什么东西在考虑关于我的事情,凭借着我魔圣的修为,都可以预览到那人脑海里的所想的东西。”

    “喂喂喂!这样偷窥别人的脑子很不好!读心术什么的太犯规了!”魏常乐抗议道。

    “不是读心术,”华熏衣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意味,“只是强者对于弱者思想健康的人性关怀而已。”

    魏常乐:“……”好好好,你长得萌,你说设么都是对的!

    ……

    ……

    夜晚的校园道路,因为异幻草蔓延的缘故,所有的路灯都失去的光芒,配电箱已经被那幽绿色的小花完全占据,无孔不入的异化力干扰了电信号的传播与电子元件的运转。就算是渡过这场劫难,恐怕那维修费用,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哪越来越宽阔的道路上,已经有不少被异化力侵扰了的学生宛如行尸走肉般游荡。

    魏常乐一脸抽筋儿的望着几个动漫社的老宅,搂着灵梦抱枕,穿着大裤衩子,一边喊着什么‘同志们!二次元界虽然大,但我们身后就是幻想乡,我们早无路可退!这场战役已经打了三年,我们失去了太多的同胞……’‘千年杀~~千年杀~~~’的话,一边裸奔……

    “呃,真是可啪的效果啊……这种异化力还有促使人放飞自我的能力么?”魏常乐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被压抑久了的人而已,真可怜。”华熏衣收回了那魔力长翼,身上的紫色纹路缓缓隐入了雪白的皮肤之下,撩了撩几缕飘到额前的长发,指着一条扭来扭曲宛如蛞蝓模样的魔物,叫住了魏常乐,“那些被魔化了的学生写不要管了吧,你试着攻击这条小魔物,找找对付这些不合理生物的手感,这一只只有一阶妖兽的水平,你拿来练手还是咳可以的。”

    “哦?”

    闻言,魏常乐扭头望向身边一条在路障石墩子上不断蠕动的魔物,手臂长的蓝白色身躯不断分泌出某种液体,身子下的大理石墩子在这种液体的作用下,被腐蚀成坑坑洼洼的样子。

    见到这魔物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魏常乐迟疑了片刻,习惯性的想要劝说华熏衣不要惹事但转念一想,自己早晚都要碰上有攻击力的魔物,与其到时候头疼的求小魔女救命,不如现在先试试水。

    这样想着,魏常乐的手在储物戒上一挥,一把特质的红铜剑柄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身上的星力激发了位于剑柄尾部圆球中的阵法,折叠长剑的剑身咔嚓咔嚓的恢复了原样。

    手持利剑,魏常乐心中多少有了些许的定力,剑身的寒芒洋溢着天秤座星力的闪光,脚下马步一前一后的岔开。持剑的右手肘部高高举起,尖锐的眼神锁定了猎物,那扭曲的魔物蛞蝓就在前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杀气的释放!

    “呔!”魏常乐大喝一声,整个人高高跃起,银色的长剑朝着那魔物斩劈而下。

    “妖怪吃我大宝剑!啊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