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生灭魂歌 > 第25章透明的大网
    魔族的境界里最低的是魔师,对应着人类的气旋境,再往上依次是大魔师、魔王、魔皇、魔尊、魔圣以及最高的魔帝,也就是人类的星尊境绝世强者!

    然而华熏衣所说的魔皇境界,对应着人类的神游境,在这个境界星修士凭借着成熟的星胎内成小天地,可以利用庞大星力,抵消地心引力,就算是没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或者是伯努利原理要求,依旧可以在空中飞行!

    “谨慎前行吧!”华熏衣说道,“再等一会儿,空间膨胀到一定程度,二阶、三阶甚至是更高阶级的魔物出现时,你想走也走不得了。r?a?  ? nw?en? w?w?w?.?r?a?n?w?e?na `c?o?m?”

    随着魔幻草的生长,学院的面积再次的扩大,眺望着远方寻不见影的北门围墙,现在的校园已经差不多达到了原本十倍多的大小,从五号楼到六号楼的距离从十米不到,扩展成了上百米的距离。

    学校的环装食堂南门外,位于餐厅进货口的小树林里,那被埋藏在底下的泔水坑边上,聚集了无数不安分的魔物,其中大多是以一阶的角魔鼠居多,它们在泔水坑旁边踌躇着,拿着尖锐的红色犄角不停地碰撞着身边的同类。

    泔水坑里面昨天晚上被倾倒而入的剩饭残渣还未来得及清除,那种油腻腻的腥气吸引了这些腐食性的魔物。它们跟妖族十分相像的地方就在于此,虽然借助异化力修炼,但是对于外界的食物,依旧有强烈的所求**。

    在推搡中,好几只角魔鼠掉进了泔水坑中,发出愤怒的‘吱吱’声,但旋即,又被那食物所吸引,张开细长扭曲的的尖嘴,咔嚓卡擦的啃食起哪些牙慧之物。

    ‘刷!’

    就在这群角魔鼠迫不及待的饱食来到现世的第一次大餐的时候,一只月白色的虚影从一旁年久失修的凉亭之上,一跃而下,尖锐的长爪从肉垫中‘生长’而出,狠狠地插进了几只目光被食物的所蒙蔽的角魔鼠身上。

    ‘噗!’‘噗!’

    被刺中了的角魔鼠,四只小爪子疯狂的挠动,最终还是抵不过那生机流失的速度,眼神中的光芒缓缓消散,被这达到二阶程度辉月白狼两口吞下了肚子。

    “嗷呜~~~~~~”

    舔了舔嘴角,辉月白狼发出贪婪的长啸,一旁的冬青光木丛猛然抖动着,一条接着一条的辉月白狼窜涌而出,聚集在这泔水坑边。那些被头顶上传来的震惊灵魂的长啸影响的角魔鼠,四散而逃。

    辉月白狼的嘴角裂开一道嘲讽的弧度,四只长爪在地上不停地磨动着,对于那些角魔鼠的逃窜速度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反之,这种充满了戏耍的意味,狩猎是这种欺软怕硬的魔物,最喜欢的事情!

    而现在,他们就是猎人,在前面奔跑逃命的角魔鼠就是猎物!

    “嗷呜!”

    长啸一声,刚才那只辉月白狼甩开矫健的四肢,追着远远逃开的角魔鼠而去。就在这时一道蕴含着穿刺力极强的水箭从一旁射出,那由开海境中期天秤座星力包裹着的水箭,灵巧的在空中变换着角度,最终射穿了那头以猎人自居的辉月白狼!

    猎人与猎物的次序瞬间调转,魏常乐从一旁墙角的阴影中缓缓走出,长剑一挥,将那辉月白狼心脏处的本命核心挖了出来,右手在空气中凝聚出一道水流,清洗着沾满赤红色鲜血的魔晶石。

    “一颗风属性的魔晶石!”魏常乐沾沾自喜道,作为下位元素中比较稀有的风属性,如果运用的话的话,可以给自己的攻击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新手段。

    “哎呀,怎么空间距离又变大了?”将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魔晶石丢进储物戒里,魏常乐扭头望着自己刚才隐匿的墙角旮旯,无奈的叹了口气,快步走了几步,将自己的气息收紧。开始描绘自己熟知的风属性基础法术咒文。

    因为异化力的关系,那由于满月而越发稀薄的星力彻底的与这片空间断绝了联系,就算是可以在胎息的帮助下吸收天地之间的纯粹灵气,但对于没有星胎做抽水机的魏常乐来说,那点点灵力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为了面对即将出现的更强大的魔物,他只能不停的狩猎新出现的更强大的魔物,将那魔晶石的元素能量封印在卡牌中,预防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事情。

    “这已经是第几个了?”华熏衣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从阴影的深处款款走来,芊芊素手捻起一旁魏常乐随手堆在地上的卡牌,喃喃自语。

    这张最初的水箭术卡牌在魏常乐星力的牵引、加持之下,耗尽了所有的水元素,那上面的淡蓝色波浪形条纹也消失不见。除非再一次浇灌当量的水元素,否则这仅仅就是一张打人都嫌轻的铁片罢了!

    “嗯?”思索间,华熏衣美眸闪了闪,刚才觅食的那群辉月白狼又回到了泔水坑边的灌木丛中,坚硬的巨爪将依旧泛着暗青色的夹竹桃拍扁而去,贪婪的黄色小眼睛望着正沉浸在刻画咒文中的魏常乐。

    “哎呀呀,这下子被怪物围城了呢!”华熏衣拉了拉魏常乐的衣领,对方有些不耐的望着脸上泛着玩味的华熏衣。突然,只见那一声声的狼嚎从那长亭的上面响起,一道道月白色的虚影对着那地上淡淡的血腥味,闻风而来。

    “见鬼!忘记了他们的嗅觉十分敏锐了!”魏常乐慌张的将地上的卡牌收尽了自己的储物戒里,长剑格挡在身前,左手捏住一张地属性的地刺卡牌,星力涌动,将卡片拍往地面。

    ‘哐!哐!哐!’

    一阵阵大地蠕动的声音,带起土黄色的光辉,尖锐的地刺从哪些奔跑而来的辉月白狼的身下兀然向上窜出,朝着前者那柔软的肚皮,就是绝杀的一击!

    辉月白狼身上的月白色光芒一闪,四肢被青色的旋风所包裹,本命核心中的风元素发动,再一次提高了自身速度的辉月白狼,极其敏捷的在地刺群中跳闪着。魏常乐封印的元素能量太低,法术咒文的等级也只有一级,根本无法做到地面全覆盖。

    然而这些空子被辉月白狼巧妙地运用,眼看着魏常乐那眉头紧皱的身影就在眼前。

    “嗷呜~~~~~~”

    辉月白狼长啸一声,四肢运动的幅度再一次加快,隐藏在肉垫中宛如刀刃般的利爪已经在酝酿,等下就要利剑出鞘,灭杀面前胆敢屠戮自己同族的凶手!

    “这下子玩脱了,早知道取了魔晶石赶紧跑路就是了……”魏常乐叹了口气,这么多从四面八方杀向自己的辉月白狼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搞定的了得。

    就在魏常乐想要再一次借助小魔女的力量时,一条肉眼不可见的丝线不知何处射向了魏常乐教前方的白杨树树干上,泛着金属光泽的丝线在魏常乐的身前化作一张大网,而那些辉月白亮就朝着这张大网而来!